第11章 没想到你好这口

萧战之所以留在这里,一是清楚加列毕和奥巴帕两人的秉性必然不会轻易放过那玄阶高阶功法,见纳兰嫣然是个小姑娘,指不定会起坏心思。

二是他也不想让他们两个家族拿到功法,萧家在乌坦城本就逐渐势微,若是让这两家任意之一拿到风卷诀,萧家都会处于更难的境地。

因此,他绝不能看着加列毕和奥巴帕的阴险计划成功。

萧炎看到门口的父亲,一时有些惊讶,但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不可能干出抢夺功法之事,于是继续跟在纳兰嫣然身旁,从几人身边走过。

看到纳兰嫣然腰间的风卷诀,加列毕和奥巴帕的眼睛顿时如灯泡般亮了起来,尤其是加列毕,更是直接伸出粗壮的胳膊想要扯下那风卷诀,毕竟在他看来,那个黑袍人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可怕,甚至可能还没人家小姑娘斗气等级高,指不定就只是个普通随从!

却不想,刚伸手呢,就被一旁的萧战一巴掌拍下,“干什么呢加列毕族长?伸个脏爪子,挡路!”

纳兰嫣然忍不住扑哧一笑,老丈人还真是有意思,还够意思!

她哼着小曲儿蹦跶起来,唇角挂着灿烂夺目的笑容,腰间的风卷诀也跟着一晃一晃,瞧得在场的人均是心痒痒,恨不得立马抢过来挂在自己身上。

萧炎无奈的摇摇头,这个童颜姑娘,还真是大胆。

结果头还没摇完,就听到“啪嗒”一声,他低头一瞧,好家伙,风卷诀被晃掉地上了。

他正要低头去捡,却发现有人比他速度更快,三大家族的族长几乎是如箭离开弓般的速度飞过来,然而最终还是萧战捷足先登,将风卷诀捡了起来。

看着近在眼前的父亲,萧炎一时有些紧张,他望着萧战,心里竟然突然有点奇怪的想法。

父亲该不会,真的想要这功法吧?

他知萧家如今的困境,另外两个家族虎视眈眈想要抢夺萧家的坊市,一旦有了这卷玄阶高级功法,萧家说不定就能再撑一段时间……

可,他还是愿意相信,父亲不会夺他人之物。

因为这是身为萧家人,最基本的原则!

果然,萧战叫住了纳兰嫣然,“小姑娘,你的功法掉了!”

纳兰嫣然回头。

【不,这是你的功法。】系统突然大声道。

纳兰嫣然:???

【怎样啊!】系统突然扭捏起来,【给我儿子他亲爸不好吗?】

纳兰嫣然:……

看了看萧战的脸,她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没想到你好这口。”

系统:???

感受到一点点龟裂的系统,纳兰嫣然忍住憋笑,她转过身,看着萧战手里的功法,语气带上了几分小女儿般的娇嗔与嫌弃,“这玩意儿怎么这么容易掉啊!”

“我不想要了!送你吧!”说完,像个娇气的小姑娘一样,哼了一声走了。

留下原地的萧战:???

加列毕、奥巴帕:???

恨我们刚刚慢了一步!

萧炎怔愣的看着父亲手里的功法,待反应过来后,他连忙跟上纳兰嫣然,“那功法……”

“怎么,你想要?”纳兰嫣然讶异道,“那功法估计不适合你,不过你若是真的很想要的话,我可以……”

“不,不是的。”少年连忙摆手,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那可是价值60万金币的玄阶高级功法啊!她就这么轻易送给他父亲了?

虽然她不知道萧战是自己的父亲,可他毕竟是萧炎,也亲眼看到了父亲受益,自然不愿欠她人情,想要找机会回报回去。

纳兰嫣然见他发呆,勾了勾唇,心中道,“小傻子。”

她设计这一出,可不就是为了让他欠人情?

萧炎啊萧炎,等三年之约那一天到来时,你露出让“我”迷恋的马甲那一刻,是否也会因为我的马甲,而对我手下留情呢?

我很期待,知道答案啊。

她轻声道,“你不用送我了,功法已经不在了,那些人也不会再追我了。”

她背着小手蹦跶了几步,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突然小跑到萧炎面前,以迅雷而不及掩耳之势对着他额上的斗篷亲了一下,然后嬉笑着跑开,转身朝他笑道,那一双绯红漂亮的樱唇,明晃晃的留下了最后的纪念,“拜拜咯,有缘再见!”

看着纳兰嫣然离开的背影,萧炎愣在了原地,等回过神时,他捂住砰砰快跳的心脏,再也难以平息这如震鼓般响亮、让他一度失神的心跳声。

“臭小子,心动了?”药老不由调侃道。

“我……”萧炎又羞又难堪的抿紧薄唇,眼前再度浮现起纳兰嫣然那张冷淡如水的脸庞,以及那位白袍少女绯红漂亮的唇,他缓缓握紧拳头,眼底不明的情绪积聚起来,“老师,我要尽快达到斗气七段!”

在没有结束三年之约之前,他,没有资格心动!

药老不由挑了挑眉,看来这小子,还是受纳兰嫣然的影响不小啊!

不知那个退婚的小姑娘,此时知不知道她想罩着的人,已经快要对另一个小姑娘心动了呢?

药老忍不住期待起来,希望那个纳兰小姑娘,上次不是只嘴上说说啊!

不然,这小子可就要被别人抢走咯!

当夜。

拿到萧战买给自己的筑基灵液,少年眼里有些湿润。

他何尝不知,父亲这三年来为了能够让自己修炼,在背后默默付出了多少,这次甚至顶着三个长老的压力,为他高价拍卖下这筑基灵液,为此还差点错失那卷玄阶高级功法。

“放心儿子,虽然花的钱不少,但今天我们萧家白捡一玄阶高级功法,60万金币呢!”萧战笑眯眯道,这让十分清楚真相的萧炎也忍不住破涕为笑,“是吗?父亲可真厉害。”

“害!不过是好人有好报罢了!”萧战也不再多言,拍拍儿子的肩膀,鼓励道,“炎儿,你好好修炼!等那三年之约赢了,我必定让纳兰桀那老东西,带着嫁妆求我撤了那休证!”

萧炎无奈的点点头,站在门口送走父亲后,他耳朵一动,无奈道,“薰儿妹妹,你还躲在那里做什么?”

古薰儿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由吐了吐舌头,从柱子后面如轻蝴蝶般飘过来,歪着小脑袋笑吟吟道,“萧炎哥哥,很敏锐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