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成为纳兰嫣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今日不是你纳兰嫣然退婚,而是我萧炎休妻!”

“从此以后,你纳兰嫣然与我萧家,再无半分瓜葛!”

看着面前气得攥拳隐忍、眼眶通红似是被欺辱了的少年萧炎……

苏嫣然内心:……

真是X了狗的重生。

【欢迎进入《斗破苍穹》小说同人世界。】

【您的任务是:顺利走完悲惨女配的剧情,打压刺激男主的复仇心,让他成功逆袭!】

耳边响起系统机械的声音,其实不用它介绍,苏嫣然也十分清楚《斗破苍穹》的剧情。

《斗破苍穹》的世界背景是一个神奇的可以修炼斗气的大陆,这个神奇的大陆有一个神奇的设定,就是男方被退婚,会受到天下人耻笑。

而萧家的天才少年萧炎一朝沦落为废柴,被天才未婚妻纳兰嫣然当众退婚,之后又定下三年之约,三年之后萧炎若是挑战她成功,便可休妻并任由他处置,若是失败,就只能憋屈被退婚,一生都受退婚之辱。

然而所有人不知道的是,天才萧炎之所以沦为废柴,不过是因为他母亲留下的遗物——一枚古戒吸走了他体内所有的斗气,导致他无法吸纳斗气,修为一直在原地踏步。

而古戒内孕藏着一位斗尊大佬死去的灵魂,在吸足斗气后,这位大佬手把手教学萧炎成功逆袭,终于在三年后与纳兰嫣然生死一战,成功洗去废物之名和退婚之耻。

却不想,纳兰嫣然不但喜欢上了萧炎的某个马甲,更是在知道心上人就是当年那个她想退婚的废柴未婚夫后,难以自拔的爱上了萧炎。可退婚之耻难以忘,她的真心就这样被萧炎弃之如履,甚至没有进入后宫的资格,只能一生默默相望,爱而不得。

苏嫣然:……

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你让我重生在纳兰嫣然身上也就罢了,还要让我走原剧情。

其实纳兰嫣然之所以会退婚,并不是因为嫌弃小炎炎他菜,而是她所属的云岚宗宗主之位不可与异性有纠葛,她自小拜入云岚宗极度崇拜她的宗主师傅云韵,未来一生的愿望都是能继承宗主之位,若是有了婚约,定会失去继承的资格。

所以,退婚是必然会发生的。

唯一的错处,就是她不该当着萧家众人面前退婚,让萧炎蒙受了退婚之辱。

而现在,很显然,剧情已经到了纳兰嫣然说完退婚的部分了。

系统无情呐喊道:【请定下三年之约,让男主感受到你满满的羞辱!!!】

苏嫣然:……

想到剧情里,男主有青梅大佬保护、有宗主师傅爱慕,有美杜莎大佬献身、还有拍卖会御姐暗恋等等等等等……

苏嫣然,哦不,现在是纳兰嫣然了,她清了清嗓子,对着眼眶通红的少年回吼道,“好一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既然我想退婚,你又执意休妻,那么我们便立下三十年之约!三十年后,你若能上云岚宗打败我,我便任由你处置,随你休妻还是作甚!”

少女话音落下,萧家大厅陷入一阵沉默。

良久。

萧炎:???

系统:【???】

【是三年啊!!!不是三十年啊!你在搞什么啊!】系统无能怒吼,【三十年黄花菜都凉了啊!】

纳兰嫣然:要你寡。

萧炎清秀稚嫩的脸颊抽动了少许,最后忍不住道,“你认真的?”

“当然是假的。”纳兰嫣然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三年,我给你三年时间,三年之后你来云岚宗找我挑战,若是你输了,我便退婚,我们的婚事就此作罢!”

“赢了,我便随你处置!”

“纳兰侄女,你又不是不清楚炎儿的状况,你让他拿什么和你挑战?如此这般侮辱于他,有意思么?”萧炎的父亲,萧家族长萧战一巴掌拍在桌面之上,怒然而起。

他自是为自己的儿子打抱不平,炎儿这三年来,本就遭受着天才沦为废物的落差感,天天被族人耻笑,如今又多了退婚之辱,这样下去,他的骄傲还何在?

他作为父亲,怎能不心疼?

纳兰嫣然轻笑一声,对于萧战的示威丝毫不怯,“萧叔叔,你身为萧炎的父亲,便是如此看待轻视你儿子的?我作为他的未婚妻,尚且对他有所期待,信任他三年之后有足够的实力来云岚宗与我对战,你又何必对你儿子这般没有信心?”

这话直接堵得萧战说不出话来,而原本剧情里,萧炎也认为纳兰嫣然退婚是因为他一届废物配不上天之骄女,因此怀恨在心,三年隐辱奋发,发誓要洗刷掉退婚之辱。

此刻见她开口说相信自己,萧炎不得不重新正视起来纳兰嫣然,“你话当真?”

纳兰嫣然以为他指的是三年之约,十分认真的点点头,“自然。”

“好!”萧炎握紧双拳,圆溜溜的眼睛尽是倔强,“三年之后,我必上云岚宗!”

纳兰嫣然笑了笑,她收起原主之前拿出来的三枚聚气散,那是给萧炎退婚的补偿,不过估计萧炎也不肯要,她直接挥动衣袖,将绿玉匣盒推给了在场的一位妙龄少女,那正是男主的青梅大佬,远古八大族之一的古族唯一千金萧薰儿。

萧薰儿原名古薰儿,如今寄宿在萧家,更是在男主废柴期间,一直鼓励男主别放弃,是丝毫没有看轻男主的女主之一。

“送你了,这位萧家小姐。”纳兰嫣然将绿玉匣盒推给她,看向还在隐忍耻辱的萧炎,她轻声笑了笑,“哦,对了。”

她脸上浮起一丝讽意,“你大可不必如此恨我。”

“你不是也有心爱的女孩吗?将来怕是非她不娶吧?若是与我有婚约,恐怕她只能伏低做小,你不忍心爱之人受委屈,与我退婚是早晚的事情。”

“而我不过是先你一步罢了。”

你有你的女主,我有我的事业,大家早晚都要一拍两散,大可不必这般仇恨,好像全是我的错。

话音落下,萧炎顿时直勾勾望向她,内心尽是被冤枉的烦闷感。

她凭什么认为,自己也会退婚?

萧炎自认为自己也算君子,更是奉行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是知道自己有未婚妻,又怎么会再去喜欢别的女孩?!

少年握紧拳头,忍不住想为自己争辩,“我没有什么心爱的女孩,更不会因此而退婚!你今日这般折辱于我,说到底不过是因为我修为尽废,辱了你的名声罢了!”

“我4岁练气,10岁斗之气九段,更是12岁时便成为天才斗者,而你当时呢?斗之气几段?”一向沉默的少年爆发开来,迫人眼神中的傲气与愠怒令人震惊,也不免回想起三年之前,那个天之骄子到底是如何的意气风发。

他步步紧逼,倔强的视线黏在纳兰嫣然身上,“试问,我如果还是那个天才少年,你还会与我当众退婚吗?”

她终究是,瞧不上自己罢了!

若自己还是那个天才,她怎敢借着宗门的由头,这般羞辱自己?

纳兰嫣然听到他这番话,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为什么他总是能扯到自己看不上他这个话题上?明明都说了,她是因为云岚宗宗主之位不能与异性有纠葛,才来退婚的。

若真是嫌弃他废柴,怕是三年前就来退婚了。

算了算了,毕竟还是个少年,总是有些自尊的,可纳兰嫣然自己还是个少女呢,又凭什么受这气?当下也不顾系统拼命阻拦,回呛道,“你这人倒是真有意思,那我问你,若今日废物的是我纳兰嫣然,容貌尽毁的也是我纳兰嫣然,你萧炎天之骄子、傲然众生,会娶我一个一无是处的丑八怪妻子吗?”

以他未沦落之前的张扬性格,怕是早就提出退婚,将正宫之位留给古薰儿了。

萧炎一时哑然,他不由心中问,若按照以前意气风发满身骄傲的自己,他真的不会退婚吗?

“凡事将心比心,萧炎,斗气大陆男方被退婚虽会被耻笑,可生而为人又何必在意他人的眼光?若是被天下耻笑你便怒气冲天好像全世界只有你最惨,那你这人的心胸,也不过如此,三年的隐忍负重,怕是白受了!”

少女清脆的声音愈发铿锵有力,“越是在意别人的看法和自己的名声,就越是活得束手束脚,你若因此而困造成心魔,也是你自己的问题,可别到时候赖在我纳兰嫣然身上!”

一顿嘴强输出强行灌下一碗毒鸡汤,纳兰嫣然怒甩衣袖,准备拜了个拜。

萧家果然是落魄了啊!接客的大厅都这么简陋,一下雨就是一股子闷霉味,她是真不想多呆。

然而这时,一道轻灵的嗓声突然响起。

“这聚气散,我不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