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不法之徒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007字
  • 2022-04-04 07:46:25

自己甚至可以将信件写在没头脑的身上,让它去把自己写的东西呈递给收信人。

当然,如果不写在它身上的话也是可以的,因为没头脑可以把信件夹在书页之间。

没头脑虽然看起来有些蠢,但它还是能把送信这件事给办好的。

完成对没头脑的实验以后,琼恩又写了一会儿小说。

“可惜如果把没头脑身上的书页撕下来的话,它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要不然自己可以用它来语音输入。”

等等,我可以雇佣一个写字快的人,自己念《月亮与六便士》,他来抄写啊。

琼恩突然想到。

……

随着太阳西斜,琼恩收起草稿,乘坐着马车来到了辉利党的酒吧的内部。

夜幕降临前的时候,正是这群黑帮准备活动的时候。

“我想要你把辉利党交给我来掌管。”

琼恩坐在沙发上说道。

他平静的目光注视着萨利,但萨利知道,琼恩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萨利有些愤怒,但他不敢表现出来。

该死的,我不是你们的提线木偶……他愤然地想到,但他却低着头,不敢瞧琼恩一眼。

“为什么。”

房屋的暗门打开,一道虽然平静,但是却充满了威严的声音传来。

“你之前不是说只要我能够完成你们的任务,我想要什么,你们都可以给我吗。”

琼恩嘴角微勾,微笑着说道。

“现在我想要站在幕后,成为掌控东区的黑帮势力的人。”

琼恩继续说道,“我相信这样的感觉一定不错。”

“你先完成任务,我们才能给你报酬。”

一位被黄金面具遮着半张脸的男子走了出来。

“反正对于你们来说,谁掌管辉利党无所谓,只要他听你的不就行吗。”

琼恩说道。

带着面具的男子轻笑了一声,然后说道:

“辉利党的人可以听你的。”

“但你要听我的。”

“没问题。”

琼恩笑了笑。

“相信我,我们有足够的能力确保你不会背叛我们。”

面具男子的声音兀然带着一股压迫感。

他话音未落,琼恩突然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压迫力,只觉自家精神内似有一道道电流窜过,连成带刺的鞭子,不断地抽打灵魂。

这种“味道”又痛又麻,仿佛源自大脑深处,让人无法抵御,只能瑟瑟发抖,膝盖变软。

琼恩险些跌倒,忙撑住小桌,坐了下来,额角一阵一阵地抽搐。

这是“审讯者”的非凡能力。

带着这股压迫感,面具男子站了起来,俯视着琼恩问道,“你是否有背叛的想法。”

琼恩悄然开启扭曲魔眼,强行带来了理智,这使得这股压迫感缓解了不少。

至少不至于让他问什么,琼恩就回答什么。

于是他说道,“我没有。”

“你能否为我们保守秘密,并且认真地完成我们交给你的任务。”他继续问道。

琼恩好像察觉到了精神内的电流鞭子似乎正高高举起,以极致的疼痛预告让他不敢撒谎。

但还好的是,琼恩可以借助魔眼,摆脱这种状态。

“可,可以。”

琼恩借助魔眼带来的理智,继续说道。

“呵呵。”

面具男子轻笑一声,再次悠然靠在了沙发上。

“萨利这家伙现在可以听你的话了。”

随着这位“审讯官”轻笑了一声,琼恩顿觉庞大的压迫力和精神内的“鞭子”一起消失不见。

琼恩装作难受的样子,缓了一口气,将那个缝着剃刀刀片的帽子戴回到了自己头上。

“召集一下你的手下,所有的,只要是手底下管的有人的全喊过来,现在。”

琼恩漠然对着萨利说道。

萨利没有说话,只是对着琼恩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接着,琼恩喝了两口这里的啤酒,缓解了一下自己被“审讯”所导致的精神虚弱。

大约等待了半个小时,萨利走了进来示意琼恩他已经将手下喊来了。

琼恩扶了扶自己的报童帽,将帽子扶正,漠然走了出去。

由于酒吧这个房间是在二楼,琼恩刚走出去,就看见大约二十几个人围绕在了一楼。

于是琼恩微笑着从酒吧二楼走了下来,他的身后跟着萨利。

看到这个场景,老沃伦的儿子霍尔登走了过来,他有些犹豫,瞟了一眼萨利老大,最终跟在了琼恩的身后。

“不用担心。”

琼恩微笑着压低着声音说道。

同时,萨利走了上来,他对着这里围拢着的辉利党内部的这群不法之徒们声音不大不小的说道,“从今以后,这位先生,琼恩.雪诺就是萨利党内部的老大。”

闻言,这群部分不法之徒们顿时嗤笑了起来,他们没有在意,“萨利老大,你这家伙在开什么玩笑。”

瞬时间,笑声回荡在了酒吧内。

见状,萨利回过头来,他尴尬地笑了笑,对着琼恩说道,“他们都是一些不法之徒,不太好管教,你看?”

见到这样的场景,琼恩没有在意,他向前走了两步,站到了和萨利平行的位置。

他微笑着环视着四周。

“呵呵。”

萨利陪着琼恩尴尬地笑道。

哗啦

萨利的头被猛然按在了桌面上。

酒杯,啤酒瓶哗啦啦地碎了满桌。

“别,先生……”

萨利侧着头,他看见了琼恩帽沿上的刀片在煤油灯的照射下,泛着金属的光泽。

“我说,现在,你们都要听我的。”琼恩抬头对着这群人说道。

刺啦!

鲜红的颜料喷射而出,浸满了帽子。

“不法之徒?你很骄傲吗?真有意思,你早该下地狱了。”

琼恩压低着声音对着瞪大了眼睛的萨利说道,同时用力的按着帽子,将刀片狠狠地嵌入到了他的动脉处。

随着萨利无力地瘫软在了桌子上,琼恩随手将浸满了红色颜料的帽子扔在了地上。

“谁还有意见?”

话音未落,琼恩就看见有三四个满脸愤怒,口中骂着鲁恩脏话的混混的手向着自己的腰间拔去。

“咋种(意译),萨利是我亲哥……”

“该死的狒狒……”

……

砰!砰!砰!……

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