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咸鱼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010字
  • 2022-03-29 12:24:03

“不了,我已经跟不上你的步伐了。”

琼恩笑了笑,松开了她的手准备将她送到临近的客厅。

“很高兴能重新认识你。”

琼恩指的是她也是非凡者的事情。

“你的光芒照亮了我的舞会。”

琼恩保持着微笑,又恭维了一句。

这女人是个什么玩意啊,观众序列的非凡者吗?这么看来可以排除木薯信徒的可能了?

但现在接触心理炼金会也是麻烦啊,我又不是小丑,我只是一个想要cos百特曼的小作家,我又没有特别强的控制表情的能力。

琼恩无声感慨道。

“如果你是因蒂斯人,现在你应该尝试邀请我去休息室。”

安琪从侍者那里接过了一杯红酒,轻抿了一口。

“但我是鲁恩人。”

听到琼恩这样说,她轻笑着回复了一句,“我可没说过我是因蒂斯人。”

“可以告诉我你的地址吗?或者说留一个联系方式。”

她问道。

琼恩没有回答,只是保持着微笑,“下次见面我们再谈论这个问题吧。”

也许我应该先调查一下你的来历。琼恩想道。

轻抿一口红酒,她目视前方,顿了顿说道,“你的表演太劣拙了。”

“你适应舞步的速度太快了,快的就像你以前学过这种舞蹈一样。”

那是因为我魔药的能力和韦尔奇本身存在的肢体记忆……琼恩不动声色地继续听着她的话语。

“当然,这些问题都不大,毕竟基本上除了我就没有像我这样的有心人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动作细节上了。”

琼恩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舞厅的音乐还未响起,有少部分的先生们正在寻找下一位舞伴。

女士,你是在炫耀你是一位观众吗?

琼恩觉得自己可以判断出她部分的身份了,只是琼恩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将她自己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你不该来参加这个舞会的,我相信明天贵族间的圈子里就会传出一些对你不太友好的评价。”

安琪微笑着放下酒杯。

“可我只是一个小作家,我为什么要这么在意我的风评?”

琼恩问向她。

“如果你真的想要加入这里的圈子的话,你最好找到一个引路人,相信我,如果今天没有我的掩饰,你的社交生涯从第一步开始就会变得非常糟糕。”

安琪似乎不想回答琼恩的问题了。

叹了一口气,琼恩说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会再来找你的。”

问到了对方的地址以后,道了一声别后,琼恩再次朝着放着点心的餐桌走去。

在安琪这位疑似“观众”的非凡者面前,琼恩总有一种不适感,他感到自己像是被赤裸裸的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以前还没什么感觉,现在他有些理解“小心观众”这句话了。

“还好对方似乎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

琼恩思考着。

“唉,艺术家的生涯太难了,也许我可以试着找一个代理自己运营,替自己宣传作品的人,然后自己安心创作?”

琼恩感慨一声。

刚将一块小蛋糕填入嘴中,琼恩就看见角落处的一条慵懒的咸鱼拒绝了一位先生的邀请,然后正靠在沙发品味着这里的红茶。

琼恩眼前一亮,走了过去。

“佛尔思女士,你好。”

他坐在了佛尔思的对面的沙发上。

佛尔思正想着怎么又有人,却抬头看见了琼恩。

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选择这种场合来见面啊。”她想道。

不过她想到自己上一次确实没有留给琼恩.雪诺自己的联系方式,似乎他只有通过格莱林特子爵来联系自己。

所以她开口说道,“你好,琼恩先生,听格莱林特子爵说你找我有事?”

“确实有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去附近的休息室吧。”

琼恩看了一眼站在前方的侍者。

闻言,佛尔思站起了身,跟在琼恩的身后。

琼恩随意扫视了一眼附近,确定了没有有心的人注意到这里,随手关上了门。

见到琼恩坐下,佛尔思也坐了下来,同时背靠在了松软的沙发上,她问道,“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事?”

琼恩正了正脸色,“我确实需要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我需要你在你的下一本小说中推荐一下我的作品。”琼恩认真的说道。

闻言,佛尔思诧异地望了琼恩一眼,似乎在说,“就这?”

至于这么神秘吗,还专门把我约出来见面?她的内心顿时感到一阵对面前之人的不满。

“我还没说完呢,我需要的你尽快写一本新书,甚至你可以选择在报纸上连载小说的方式,反正我需要你尽快完成这个推荐任务。”

为了让我的作品尽快出名,只能阻止你继续过你的咸鱼生活了。琼恩在内心想道。

我的新书还没有一点头绪呢,佛尔思感到一阵无语,她正准备开口拒绝,却听见琼恩继续说道。

“我会给你一样你无法拒绝的报酬。”

“什么报酬?”虽然没打算接受这个麻烦的委托,但她还是问了出来。

什么报酬能让我无法拒绝?她的内心一阵好奇。

琼恩瞄了一眼佛尔思手上戴着的,只剩下两个石头的手链,他说道,“报酬就是,关于满月呓语的情报。”

他怎么知道我受到了满月呓语的困扰!佛尔思诧异地望向了琼恩。

“这并不难猜,基本上所有的‘学徒’都会受到满月的一定的影响,当然,只是程度会有所不同。”

琼恩微笑着。

“我可以提供给你一个摆脱满月呓语影响的办法,当然,如果你受到的影响并不大,并且不需要的话,就当我没说。”

琼恩说道。

他知道我是“学徒”?他怎么知道的?有人告诉了他我“开门”的能力吗?

有一瞬间,佛尔思产生了再次使用一次自己的手链的想法。

但她想了想,就算对方对自己有恶意,应该也不至于在这里动手,而且看对方的态度,也不像是有恶意的样子。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骗我。”

佛尔思警惕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