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卷宗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070字
  • 2022-03-28 08:52:20

“所以说,你有没有办法帮助我看到那份卷宗。”琼恩问道。

斯图亚特侦探站起身来,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翻找着存放文件的书柜。

“这个很简单,我可以用我想要查询连环杀人案的卷宗的理由来进入档案室,然后你只需要给那些管理档案的警察的口袋里塞上一点金镑就行。”

说着,他双手抱出了厚厚的报纸,“这是你需要的最近几个月的贝克兰德日报,还有塔索克报。”

接过了报纸,琼恩开始有意识地翻找着有着通缉专栏的地方。

但,琼恩发现,报纸上有着通缉犯人画像的地方大多被剪掉了。

“斯图亚特先生,这里的通缉人物的画像呢?”琼恩问道。

“哦,你说那个啊,我都剪下来了。”

说着,斯图亚特侦探从自己的书桌下抽出来了一份厚厚的相簿,只不过里面装的的不是相片,而是一张张来自警方的通缉令。

“斯图亚特先生,你不愧是一位专业的侦探。”

琼恩向他竖了竖大拇指,接过了相簿。

“哈哈,记住这些人的画像有好处的,说不定你就会因此收获一笔意外之财。”

斯图亚特侦探笑了笑。

琼恩翻看着相簿,斯图亚特收集的通缉令十分齐全,不仅包括贝克兰德地区的,还包括临近的比如阿霍瓦郡、廷根等地区的悬赏令,悬赏低的有价值七八个金镑的小偷,悬赏中等的有线索十镑,帮助捕捉就能获得一百金镑的兰尔乌斯,悬赏极高的更是有十几个,这其中还有一些海盗。

在这些悬赏中,已经结案的已经被斯图亚特先生用钢笔打了个叉号,没有结案的下面会标注着警方提供的信息。

琼恩翻看着记录,最终看到了在悬赏最高的地方看到了一个人物的画像。

这人的左脸嘴角咧着,似乎在肆意地嘲笑,但他的右脸却又皱着眉头似乎在哭泣,透露着绝望与痛苦的表情。

这个人物的画像下面有着来自警方的备注。

“发现线索,只要线索属实即可获得一百五十金镑,注意:目标人物有着极强的伪装能力,如果发现类似的人物请不要惊慌,不要表现出异常,请远离目标后立刻报警。注:目标人物存在心理问题,随时可能暴起伤人。”

看到琼恩注意到了这个人,斯图亚特解释道,“这个人已经被通缉了近十年了,一个多月以前在发现了那一具人头骨雕以后,这个人的画像又被挂了出来,他每一次被通缉的画像都不一样。”

这个人右脸痛苦的表情让琼恩想起了凌晨时自己遇到的趴在地上的那个流浪汉,但那个流浪汉的表情更加狰狞,并且没有这样的矛盾感。

“不会这么巧吧。”琼恩思索着,“还真有可能,毕竟有着非凡特性聚合定律的作用。”

“但那个流浪汉似乎被那两个警察打成了筛子,应该不至于能活下来吧。”

“等等,假设说对方就是个序列5点‘艺术家’呢,他的‘作品’正好给了他复活的能力?”

想到这里,琼恩好像明白了什么。

“但他的复活一定代价极大,这也是对方状态那么差,弱到了像普通的流浪汉一样的缘故。”

不知道如何阻止他的复活,要不然把他杀掉后却掉落不了非凡特性,这多坑啊。

喝了一口斯图亚特侦探提供的咖啡,琼恩无声思索着。

……

“就是这个。”

斯图亚特侦探将一份卷宗递了过来。

而在档案室值班的那位警察先生在被隐蔽地塞了几张金镑以后,他就漠然地守在了档案室的门口,丝毫没有在意两位先生正在东翻西找着档案室里的卷宗。

侦探们经常借用各式各样的理由想要看一看警察厅过去记录的卷宗,这对他们完成自己手头的不太方便让人知道的委托有所帮助。

对此,那些名气不大的侦探自然是想都别想,而对那些小有名气的侦探,这里的人会对他们“合理”的收取一定费用,而对于那些经常合作的大侦探,他们自然有着他们的特权。

“嗯。”

琼恩点了点头,接过了卷宗。

刚拿到档案,琼恩就看见档案上面写着未经允许不得翻阅的单词字样。

琼恩翻看了一下,卷宗上记录的大致是对那几个看到雕像的流浪汉和工人们的审讯记录,还有一些对现场的文字记载。

琼恩翻到了最后,看见了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是一座充满了不对称感和怪异感的骨雕,几百个的人头好像被随意地连接在一起。

这些人头有的被剔成了白骨,有的还留着血肉,它们被通过无数的肋骨、颈椎、股骨等等带着鲜红颜料的白骨串联在了一起,最终形成了一具庞大的雕塑。

琼恩仅是看到的那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感与震撼感。

但它不仅仅充斥着邪异感,它还充斥着一种和谐的美感,它好像不仅仅是一具死物,它仿佛有了自己的灵魂,它仿佛在赞美人世间的美好,它还在讴歌起生命的美好,歌颂着世间一切伟大的神灵,歌颂着它那伟大的创作者。

琼恩相信,就算它的作者中规中矩地用石头和木头进行雕刻,他也将是一位伟大的创作家。

这是琼恩本能的观感。

“只有一张照片?”

琼恩翻看了一下,发现卷宗的末尾明明写着本档案附有五十三张照片。

上面的备注写的是,本档案不仅包含了对现场的记录照片,还包含了目击者的照片。

但现在只留下了一张照片。

这时,斯图亚特侦探凑了过来说道,“照片都被这个警察分局的上级收走了,你看到的这一张是我从那个克劳斯先生家里找到的,应该是他私藏的,当时我在决定放弃调查克劳斯先生的死因以后,将它又还回了这份卷宗里。”

……

等到琼恩回到家中时,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

有些棘手啊,毕竟连教会的人都难以处理这个人,而我一个人调查他怎么可能容易调查出来。

唉,关于那个骨雕的创作者的线索似乎又断了。

我如果能问问魔镜就好了,我也想要舔狗镜。

琼恩感慨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