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委托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012字
  • 2022-03-27 12:35:04

半趴着的流浪汉的身躯似乎在不断地颤抖,似乎在畏惧什么,但他的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他仍然在不顾一切地地朝着自己的口腔中塞着黑红色的事物。

就在那位警察想要再开一枪威胁他站起来的时候,地上的这个男子猛然抬头,露出来了被涂满暗红色的颜料的面孔,他的表情狰狞而凶恶,口中还在咀嚼什么。

这让两个警察又吓了一跳,他们两人连开了十几枪,直到打空了两个弹夹,直到地上的这人瘫在地上,彻底地失去了动静,他们才停止了开枪的动作。

最终,这两个警察没敢靠近,他们加快了步伐,三步一回头地朝着临近的警察厅赶去。

“这是恰好巡视到了这里?怎么来的这么快?东区的警察有这个效率?”

“还是因为最近的恶魔杀人案?加大了巡查力度?”

琼恩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疑惑道。

今日份的贝克兰德依旧还是多灾多难啊。

琼恩想道,接着,他就化为了一团阴影离开了这里,毕竟官方非凡者可能马上赶到。

……

第二天清晨,琼恩准时走出了自己的卧房,看到了客厅已经穿戴整齐的正在逗猫的赛琳娜。

“你先去老沃伦那里吃早饭吧,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琼恩说着,率先出了门,在乔伍德区的街边用过早餐以后,坐着马车,来到了斯图亚侦探的事务所。

斯图亚特的事务所并没有请额外的仆人,如果不是因为他存在什么秘密不方便雇用仆人的话,那就是经济拮据的缘故了。

“先生,有什么事吗。”斯图亚特正在低头看报,同时嘴里还咬着一块涂了黄油的面包,他看见了琼恩走了进来,那双浅绿色的瞳孔顿时眼前一亮。

他说道,“嘿,入殓师先生。”

说着,他站起身来,放下了手头的事物,邀请琼恩进屋坐下,同时打算给琼恩到上一杯咖啡。

“很高兴看见你,最近我忙着调查一件连环杀人案,也许你可能在报纸上注意到过这个消息,你知道吗,案发现场真的吓人,那位受害者被掏空了内脏。”

说着,他将一杯咖啡递到了琼恩的面前。

接着,他坐在了琼恩的对面。

“我也看到这条新闻,那可真令人害怕啊,毕竟已经连续发生八九起相似的案件了。”琼恩说道。

斯图亚特将他桌子上的报纸递了过来,他指着报纸上的头条新闻《大海盗齐林格斯被神秘人物击毙于贝克兰德》。

标题下面是对这条新闻的详细介绍,大致是说,齐林格斯秘密潜入贝克兰德,意图做些什么坏事,结果潜入没多久就被发现,被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赏金猎人发现,最终这位赏金猎人带着齐林格斯的头颅领了赏金。

“天哪,你知道吗,这个海盗居然价值2万金镑,你知道吗我办理的最大案件收获的委托金才一百金镑,并且那个委托我还没有成功解决。

而赏金猎人杀一个海盗居然能获得两百倍的赏金,现在我也想去当赏金猎人了,毕竟我觉得我的枪法还可以,要是我能逮捕一位海盗将军的话,我就再也不用担心我晚年会因为缺钱而流落东区了。”

斯图亚特惊叹道。

说着,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他补救到,“先生,我并没有瞧不起你住在东区,你知道的,你居住的地方虽然也在东区,但起码距离乔伍德区很近,环境还没有那么糟糕,而更加深入的地方与乔伍德区相比,那里糟糕的环境简直就是地狱。”

“不,你不想。”

听到这位侦探先生想要当海盗猎人的话语,琼恩嘴角抽搐一下。

他先回复了斯图亚特先生觉得冒犯了自己的问题,他微笑着说道,“你说的没错,东区的环境确实很糟糕,但我还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处理,处理完后,我也打算换个地方居住了。”

东区最大的方便之处是方便隐藏身份,因为这里是贝克兰德教会和警察管理的最宽松的地方。

然后琼恩接着说道,“赏金猎人可没有那么简单,他们赚的钱多,但他们不一定有命花出去,而且那些海盗将军手下众多,不是那么容易逮捕的。”

“当然,我只是想一想而已,我还不想漂泊在海上。”

看到琼恩想要打消自己当赏金猎人的念头,斯图亚特解释道。

“对了,说了那么多,你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斯图亚特问道。

“我需要一些几个月前的报纸,还有,我想要你带我去东区的警察局看一看卷宗,我想要查询一下你之前说的那个人头骨雕的卷宗。”

事实上,琼恩可以直接潜入警察局的档案室,但那样的话查找卷宗需要耗费不少功夫,毕竟琼恩又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对卷宗进行分类的,自己一个一个找的话,太耗费时间了,所以不如拜托与警察有合作的侦探们来办这件事。

琼恩说道。

“为什么?”

斯图亚特诧异道。

见此,琼恩拿出来他早已想好的措辞,“也许你应该注意到,我除了是一位入殓师之外,我还是一位作家,我写的那一本书已经完结了,所以我需要找一找创作的灵感,我现在对你说过的那个事件很感兴趣。”

“哦,你说你创作那一本《雾都孤儿》啊,我基本上快看完了,但遗憾的是,塔索克报似乎没打算将结局放出来,不得不说你创作的故事让我对东区的小偷群体更加了解了,也许这会对我以后的破案有所帮助。”

“斯图亚特先生,你不能把创作出来的小说当作现实来对待。”

琼恩笑了笑。

“但罗塞尔说过,‘现实总比小说更加荒缪’,毕竟现实不需要讲逻辑,而小说需要,不是吗?”

斯图亚特先生反问道。

“罗塞尔的话总是很有哲理。”琼恩微笑着,同时意图将话题移到正轨上,他并不想和斯图亚特讨论一整天罗塞尔语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