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奇怪的人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067字
  • 2022-03-27 11:46:22

最终,琼恩确定了一节自习课。

那时候,杨尘趁着老师不在,悄然地翻开一本小说开始看了起来。

琼恩也开始以第三人称的方式开始“看”了起来。

当然,这里并不是要琼恩重新“看”一遍书,当琼恩“看”向这本书的“书名”的时候,琼恩的大脑开始自动浮现前世这一本书的内容。

他知道这一本书是什么了。

那时候,公众号等类似的新媒体已经兴起了一段时间。

那时候有一本书因为一句话在国内火了起来,这也是当时的杨尘会看这本书的原因。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来不及多想,琼恩突然感到了灵性被耗尽的枯竭感,这使得他面前的一幕幕破裂开来。

他维持不住序列5“艺术家”的状态了。

这时,琼恩从床上醒了过来。

琼恩感到自己脸庞上有水痕划过,他抹了抹,没有在意。

他看了一眼怀表,确定了时间。

刚刚那场梦才花费了琼恩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入梦”的能力消耗的灵性极少,大部分灵性纯粹是因为维持序列5“艺术家”的状态被消耗的。

琼恩确定。

这时,琼恩才开始回忆起自己“看”到的书籍。

那本书的故事情节,现在在琼恩的脑海中清晰可见。

那本书是毛姆的一本畅销书——《月亮与六便士》

“要抄这一本吗?”

琼恩思索着。

“不知道艺术家创作的能力是如何判定的,暂时先不着急确定写哪一本,毕竟我可以等待灵性恢复了再来一次‘入梦’,最好还是等到《雾都孤儿》完结了看一看这本小说为自己提供了什么能力在说吧。”

……

从下午开始睡觉,一觉睡到了凌晨,琼恩感到自己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

看了一下怀表,他发现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多。

所以他打算趁着黑夜出去游荡一会儿。

贝克兰德东区的夜晚十分宁静,清冷的绯红月光撒了满地。

但夜晚漆黑的颜色里总是浸润着不明的味道。

东区某些黑暗的角落里偶尔还有一两双透露着恶意或者麻木的眼神。

琼恩带着铁面具,披着黑色斗篷,化为阴影悄无声息地游荡在各个小巷,熟悉着整个东区的地形。

“救,嗬呃嗬嗬,救救。”

即将拐入一个小巷的时候,琼恩注意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

他潜入阴影,悄然望向小巷内部。

这时,琼恩却发现一个奇怪的,衣着破旧的男子正半趴在地上发出不明的低吟,似乎还在喊救命这个单词。

琼恩扫视一圈,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面前趴着的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人。

“一个酒鬼?还是突发疾病?”

这时琼恩发现他的手里似乎正在握着什么东西。

“暗夜幽影”本身自带夜视,所以琼恩很清楚地看见一只尾巴从他两只手掌的缝隙中露了出来。

那是老鼠的尾巴。

这个男人的两只手极其用力地握着老鼠,以至于琼恩看到了他手上的青筋。

接着他将老鼠缓缓地,一边颤抖一边把它往自己嘴中塞了过去。

这人好像有问题吧。

琼恩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接着,他掏出来了手枪,精准地开了一枪。

“砰!”

响亮的枪声刺破了寂静的凌晨。

那人两手中露出来的老鼠头砰然炸裂,化作了一团模糊的恶心的血肉。

琼恩并不害怕巡视的警察被引过来,他开枪的目的本身一是为了试探,二就是为了将警察引过来。

当然,只有一声枪响,引不过来警察也正常。

贝克兰德虽然作为万都之都,虽然警方还有官方非凡者看似很多,但贝克兰德真的很大,估计贝克兰德全体的警察都前往东区,也难以将这里有心隐藏的一个人找出来。

作为一个五百万人口的城市,也许放在现代不算什么,但在这个时代,以蒸汽列车和马车作为交通工具的时代,它的体量是超乎想象的。

在不出动高序列强者的情况下,警察和教会的人管不过来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在这个治安混乱的东区。

这人似乎并没有被枪声吓到,他头都不抬地依旧缓慢地将那一团老鼠头部的模糊的血肉往自己嘴中塞去。

“你在干什么?”

琼恩沉着嗓子压低了声调,发出来了有些低沉沙哑的声音。

这人猛地抬头,露出来了狰狞的面孔。

但他的声音却与他的面孔不符,他的声音极为微弱,几乎在用嗓子眼发声,“救……救”

“救什么,救你?”

琼恩俯视着趴在地上的这个男子,将手中左轮的枪口指向了他。

这个男子却不说话了,他将老鼠残破的身子塞进了口中,不断地咀嚼者,似乎在回味,又似乎在恶心反胃,这导致他完全咽不下去他口中的血肉。

老鼠身体内暗红色的血液在他咀嚼的时候溅射了出来,他依旧不断地往自己口中塞着剩下的半具尸体,即使他的口腔已经容不下这只老鼠的尸体了。

这使得他的脸上浸满了暗红色的颜料。

琼恩皱着眉头,眼前这个人不管怎么看都是普通人,但他的表现怎么看都不正常。

“砰!”

“放下武器,你在干什么!”

一位警察站在远处朝天开了一枪,在他的身旁还有他的一位同事。

在他们的视角中,一位穿着黑色斗篷的神秘人正在拿着枪指着一位可怜的正在颤抖着的乞丐。

虽然他们也经常拿着枪吓唬,驱赶东区占用公共区域的流浪汉,但他们是奉公行事,而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但接下来,这个神秘的人突然就如同蠕动的黑色的液体一般,在月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他与黑夜融为了一体,消失在了这个小巷中。

这让这两个警察背后的冷汗直流。

清冷的夜晚,冰凉的汗液浸湿了他们的后背的衣服。

他们一边后退着,一边警惕地环视四周,但除了那个半趴在地上的人,周围没有一个人影。

那人跑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

良久,其中一个警察壮着胆子对趴在地上的流浪汉大声喊到,“你,站起来,你趴在那里在干什么!”

———

ᑋᵉᑊᑊᵒ求推荐票与追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