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凶手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035字
  • 2022-03-25 22:30:03

夜晚的警察厅仍然有人值班,毕竟这里可是乔伍德区。

琼恩带着猫化作一团阴影,绕过了这里的几个正在值班的警察,潜入到了警察厅深处的停尸房。

将铁门上的锁视若无物,琼恩化作阴影轻松地顺着门缝进入了上着锁的停尸房。

由于亚森男爵的案子尚未完结,所以他的尸体安静地停放在了房间内的床上。

此时,琼恩看到,亚森男爵的额头上有一个弹孔。

亚森男爵死亡已经有三四天了,已经超过通灵最佳的死后十五分钟时间了,但死亡时间只要不超过一个月,还是能得到一点浅薄的信息的。

“小乖,你尝试着通过通灵占卜一下他的死因。”

琼恩教过小乖通灵仪式,当然,小乖自己自然是没办法布置通灵仪式的,她需要琼恩的辅助。

由于连续占卜了多次,小乖都显得有些没精神了,但她还是同意了琼恩的要求,接过了琼恩递过来的纸张进行了一次占卜。

在布置完仪式以后,小乖在宁静幽远的香味和环绕它的阴冷之风中,默念出了占卜语句:

“亚森男爵死亡的原因。”

“亚森男爵死亡的原因。”

……

灰蒙蒙的雾境之中,小乖的视角来到了一个医院,在这里,她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他在夜晚中悄然打开了亚森男爵的病房,接下来,他径直地走向了亚森男爵的病床前,举起手枪,将左轮手枪的枪口对着亚森男爵的脑袋开了一枪。

小乖将视角前移,意图看清凶手的面孔。

随着视角接近,模糊的人影也变的清晰了一些,她看到了凶手狰狞的表情。

这时,她才注意到,凶手的面孔看起来十分年轻,大概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

并且,凶手的长相与死去的亚森男爵有一点相似,但由于“画质”太过模糊,小乖无法看清楚其他的特征。

来不及细看,小乖就察觉到通灵仪式即将维持不住了,因为亚森男爵本来就极其微弱的,残存的灵即将消散。

所以她主动破裂了这片迷蒙的梦境,睁开了她的眼睛。

她对着琼恩说道,“琼恩,我看见凶手和亚森男爵的长相有几分相似,而且他的年龄应该不大。”

“长相相似?不会是亚森男爵的儿子吧。”

不过小乖都能通过通灵占卜出来凶手的模样,只要官方非凡者注意到这件事情,就没道理破不了案件,自己似乎没必要继续追查下去了。

“那你们至于悬赏凶手高达一千多的金镑吗,我还以为调查到了我这位恐吓者的头上。

还是说凶手已经跑了?

明天借助侦探们的途径了解一下这个案件吧。

今天我这位暗夜幽影在暗夜里也游荡的差不多了,该回去洗洗睡了。

可惜的是自己的魔药并没有出现任何消化的痕迹。

不过也是,魔药哪有那么容易消化,暗杀者的魔药能够消化的这么快,纯粹是因为自己以一名序列八的身份成功暗杀一位闻名四海的‘飓风中将’,这才导致了消化的那么快。”

琼恩思索着。

…………

上午,殡仪馆,琼恩翻看着今日份的报纸。

报纸上飓风中将被杀死的消息还没有出现在报纸上,毕竟自己昨天才把人头“邮寄”给阿尔杰,这个时代信息的传递没有那么快。

将报纸翻过去,这时琼恩注意到了“智慧之眼”老先生聚会的消息。

琼恩想了想,虽然觉得这个聚会卖的东西都很低端,但自己还是有必要去的。

毕竟那里还是可能存在一些自己要求购的非凡材料的,自己甚至可以在那里定制一些装备,毕竟那里有一位女士的背后疑似有一位“工匠”。

同时他想到,也许自己可以雇佣勇敢者酒吧的非凡者来帮助自己调查一些事情。

比如说,毕竟勇敢者酒吧里可是有一位序列五的“怨魂”。

自己现在已经不缺钱了,毕竟齐林格斯的人头赏金马上就要到账,短暂雇用一段莎伦小姐来帮助自己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着急用钱的马里奇和莎伦他们的收费也不算贵。

想到这里,琼恩放下了报纸,和老沃伦打了个招呼,接着就坐着马车来到了贝克兰德桥区域的铁门街。

由于现在的时间是周二上午,勇敢者酒吧的生意不算火热。

琼恩推开了有些沉重地黑木大门,来到了吧台的位置。

“南威尔啤酒,谢谢。”

琼恩熟稔的掏出来了五便士。

一杯马尿下入肚中,琼恩抹了抹嘴角细腻而洁白的泡沫,打了个酒嗝。

接着,琼恩将酒杯推了回去,同时说道,“卡斯帕斯.坎立宁在吗?”

酒保接过酒杯,头都没抬地说了一句,“他一直在,三号桌球室。”

听到这句话,琼恩站起身,来到了三号桌球室,看见了正在打桌球的有着红红的鼻子的卡斯帕斯。

“卡斯帕斯先生,我找你有事。”

卡斯帕斯见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同时示意同伴出去。

“什么事情。”

他揉了揉自己发红的大鼻子,问道。

“我需要雇佣一位保镖。”

接着,琼恩又压低了声音,“我要的不是普通人,我相信你知道我在说的是什么。”

琼恩不自觉手里握住了一只桌球,他也有些手痒想要玩几把了。

毕竟现在的他除了撸猫,看报,基本上没有娱乐活动了,当然,进行艺术创作也即将成为他的爱好。

他虽然没有玩过桌球,但琼恩觉得以他序列七的对身体的协调能力和控制能力,只要他了解一下桌球的规则,熟悉一下球杆,他相信他能轻松碾压职业级的桌球选手。

听到琼恩的意愿,卡斯帕斯认真地审视着琼恩,似乎想要用自己的眼神来造成压迫感。

但很显然,琼恩不吃这个,他掏出来了一张金镑塞了过去。

“介绍费。”

看到金镑,卡斯帕斯满意地拍了拍琼恩的肩膀,说道,“和爽快人说话就是利落,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问问。”

说着,他拿过了那张一金镑的钞票,一瘸一拐地走出了房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