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献祭仪式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027字
  • 2022-03-24 12:17:40

关于入梦能力,琼恩觉得如果这个能力使用不慎,它可能导致自己不自觉地进入高序列的梦中,看到一些不可描述,不可诉说的东西。

如果能够把梦境中的事物记录下来,琼恩觉得“艺术家”的收获会有很多。

但这样的行为是可能导致“艺术家”遭受污染最终失控的。

面对这样的风险,自己似乎只有将污染转移给未来才能避免失控?

那么其他的“艺术家”是如何避免这个问题的?

毕竟他们又不像自己一样开了挂,可以将污染转移给未来。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创作”能力。

他们通过创作能来获取大量的锚来避免失控。

琼恩猜测着。

这样看来锚似乎对我的这条途径至关重要?琼恩猜测道。

由于刚刚晋升,琼恩索性不再多想,关于能力的运用方法,以及如何创作其他的艺术品,这些事情还是明天再考虑吧。

…………

上午,由于刚刚晋升,琼恩向老沃伦请了个假,他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努力回忆《雾都孤儿》的内容,想要将这本书尽快赶出来。

毕竟自己的“作品”事关自己的“艺术家”的能力。

自己现在没有任何“作品”,那么就算自己借助连接未来成为序列5的“艺术家”,自己也没有任何可以使用的能力。

毕竟“入梦”的能力只有被动触发才最好,就算主动触发,这个能力也不是战斗能力。

而一旁,懂事的赛琳娜正在拿着拖把,维持着地面的卫生。

琼恩抬头看了一眼时间,确定到了和愚者先生商量的献祭的时间,他掏出钱包,拿出了几张金镑,递给赛琳娜,同时说道,“你去乔伍德区那边的餐馆里买一点吃的吧,顺便帮我带一点,我要白面包,七分熟的牛排,剩下的钱你自己留着吧,还有打扫的工作你留着明天再做吧,不用太过辛苦了。”

在赛琳娜离开自己的房间以后,琼恩从衣柜的暗格中拿出来了被自己“防腐”的非凡能力保存的完好的齐林格斯的头颅。

此时齐林格斯的头发散乱着,染着鲜红色的污迹,他的眼睛还没有闭上,眼睛睁的很大,墨绿色的眼眸似乎在瞪着琼恩,似乎有些死不瞑目。

“你瞅啥。”

被死人头瞪的有些不适,琼恩不屑地撇了撇嘴,又拿着本来包裹他头颅的衣服盖在了他的头上。

接着,琼恩又将埃内科“冷血者”的非凡特性,齐林格斯“风眷者”的非凡特性,还有非凡物品“蠕动的饥饿”一一摆放在了旁边。

通过向“愚者”先生祈求,琼恩“回忆”起来了对应的象征隐秘的“无瞳之眼”和象征变化的“扭曲之线”组合成的神秘图案。

接着,琼恩又去赛琳娜的房间,拿到了赛琳娜在学校会使用的圆规、直尺等绘图工具,描绘出了“愚者”先生给自己的那个复杂的、神秘的象征符号。

紧接着,琼恩拉开抽屉,拿出来两根蜡烛,按照愚者先生讲解的“二元法”进行布置,一根放于“无瞳之眼”和“扭曲之线”糅合而成的象征符号之上,一根位于中央,表示献祭人。

接着,琼恩收拾了一下桌面的《雾都孤儿》的稿件、钢笔等等杂物。

然后又借助着仪式银匕,制造出了环绕书桌的密封之墙。

做完这一切,琼恩用灵性点燃那两根蜡烛,于昏黄的光芒里后退了几步。

用古赫密斯语发音标准地诵念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

“您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您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您忠实的仆人祈求您的注视;”

“祈求您收下他的奉献;”

“祈求您打开国度的大门。”

这古老的咒文回荡于灵性之墙内,激起了盘旋的烈风,带来了自然力量的震荡。

狂风愈发激荡,却不再酷烈,分别染上了银白和深黑两种颜色。

不断碰撞不断融合之间,这不同颜色的两种风投入了象征“愚者”的那朵烛火,膨胀撕扯出了一扇正常大小的虚幻之门,它表面铭刻的符号正是琼恩刚才描绘的那个。

接着,随着另一方克莱恩在灰雾之上另一侧的配合。

在虚幻的狂风那不够真实的声音里,那扇朦胧的,属于克莱恩的大门缓缓开启了。

琼恩不再犹豫,拽起齐林格斯的头发,将他的头颅递到了那扇虚幻之门前。

在那霍然冒出又瞬间消失的吸力里,琼恩的双手变轻,齐林格斯的头颅也消失在了琼恩的手里。

接着,琼恩又将一件件的非凡特性或者物品一一献祭给了“愚者”先生,让他帮自己保存。

献祭完成以后,琼恩猜测着克莱恩正在灰雾之上探头看着自己,为了不让克莱恩怀疑什么,他恭敬地低下头颅,一手扶胸,表达着自己对“愚者”先生的尊敬。

没过多久,琼恩的耳畔响起了“愚者”不断荡开的低沉嗓音:

“做得很好。”

…………

灰雾之上的恢宏宫殿里。

克莱恩刚接过琼恩献祭上来的齐林格斯的头颅,就看见齐林格斯那满是暗红色污迹的脸庞,还瞪着一双幽绿色的眼睛,似乎有些死不瞑目的在瞪着自己。

克莱恩顿时感到有些无言,一时间,献祭仪式成功的喜悦也被这个死人头的眼睛瞪的消失了一部分。

“‘入殓师’的能力挺方便啊,尤其在保存尸体方面。”克莱恩想到。

接着,他把玩了一会儿琼恩献祭上来的非凡特性和物品,之后将它们一一地放在了灰雾宫殿的角落。

…………

另一边,随着阿尔杰完成仪式的最后一步,即用灵性点亮那一根象征着自己的蜡烛,他在昏黄的光芒里后退了几步。

本能吸了口气,阿尔杰低下脑袋,用古赫密斯语诵念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

“您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您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您忠实的仆人祈求您的注视;”

“祈求您打开国度的大门;”

“祈求您赐予力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