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伪装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208字
  • 2022-04-04 18:15:34

“也许可以钓鱼,把冷血者的非凡特性卖给别人,顺藤摸瓜找到恶魔,再收获一份非凡特性。”

“前提是自己要有顺藤摸瓜的能力。”

“不对,自己确实没有顺藤摸瓜的能力,但小乖有啊,她可是占卜家。”

琼恩摸了摸下巴,开始思考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要么就等阿尔杰从海上回来,把非凡特性交给阿尔杰,让阿尔杰找一个工匠,把它打造成非凡物品。

至于后者,那个暗夜幽影的非凡特性,琼恩还需要留它下来作为晋升的魔药,更不可能卖。

至于自己需要的序列6的魔药配方,他不觉得自己能在这里找到。

于是,琼恩就将需要购买一些猎魔子弹、罗塞尔笔记、教唆者魔药配方的要求写在了纸条上交给侍者。

至于其他的需要的,比如说小乖需要的小丑魔药的材料,由于琼恩还没有发现有人卖这个,所以他暂时不着急问,第一次来到这个聚会,没必要将自己想要的东西全说出来。

很快,琼恩就在侍者的帮助下购买到了两页罗塞尔笔记,还有一些猎魔子弹。

扫了两眼,确定罗塞尔笔记不是乱码,琼恩就付了钱。

这总共花了琼恩四十多的金镑。

又过了半个小时,随着聚会结束,琼恩给了佛尔思50金镑作为之前说好的报酬。

回到殡仪馆,琼恩无声叹了一口气,“今天又花费了近一百镑,等买完赛琳娜和小乖序列8的魔药,自己就没啥钱了。”

“该干活了!”琼恩叹了一口气,盘算着齐林格斯的赏金。

“他的人头赏金有2w金镑,当然,就算拿到他的赏金,自己能拿到一半就不错了,蠕动的饥饿至少也值2w金镑,到时候可以献祭给愚者,然后等世界先生出现,让他给自己报酬,毕竟蠕动的饥饿在没有变成不敢蠕动的饥饿之前副作用太大了,使用着确实不方便。”

……

夜晚。

琼恩顶着一副普通的容貌,一身黑色风衣,静静地站在一间卧房内。

他的身后,静静地躺着几个削瘦凶悍的高原人。

鲜红的颜料肆意流淌在卧室的地板上,溅射在灰白的墙壁上。

琼恩的目光突然明亮而锐利,环视四周,目光仿佛穿透了一切。

琼恩举起了枪,发出来了“砰”的一声,床头的木柜应声出现了一个缺口。

木柜里面没有其他结构,里面是空的,它镶嵌着一个保险柜。

琼恩不再犹豫,用手将木柜的缺口撕裂变大以后,再次开枪。

这一次,他射击出来的子弹与之前的不同,这颗子弹通红而灼热,只是一击,这个保险柜上的密码锁瞬间就被打爆。

即使枪弹发射药在爆燃时的温度有三千摄氏度之高,但正常子弹出膛时,它的温度大概只有四五十摄氏度。

但琼恩射击出来的这颗子弹,温度高达上千摄氏度,在命中目标的那一刻,这颗子弹甚至出现了汽化的趋势。

“‘高温’能力的本质是共振?”琼恩猜测道。

随着保险箱被打开,琼恩看见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打钞票,简单扫了一眼,琼恩判断里面的金镑应该有三百多。

第二日。

琼恩坐在殡仪馆的卧房内,浏览着罗塞尔日记的内容。

“三月一日,今晚舞会上的那位小姐身材真不错啊,可惜忙于应付佛洛纳尔夫人,我没办法过去搭讪,希望明天的舞会还能遇见她。”

“三月二日,巴蒂亚小姐的身材也很棒,可惜今天没有在舞会上看见昨天那位身材不错的小姐......”

琼恩皱了皱眉头,将目光转移到另一页日记。

“三月六日,泰隆为什么这么蠢,自从他晋升为‘空洞者’,他好像为了扮演丢失了所有情感,我已经提醒多少次了‘你只是在扮演’。

我越发感觉他不像是一个人了,我感觉他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我就不应该把刺客兄弟会的事物交给他处理,好像刺客兄弟会里面已经有人叛逃了,我猜就是因为泰隆这个头领的原因。”

琼恩下意识翻了几下日记,但是很显然日记到此就戛然而止了。

“空洞者是序列几?”

“看来过两天要去罗塞尔大帝的纪念展览看一看了。”

由于有些缺钱,琼恩先想到了投资,下午,琼恩根据报纸上的地址来到了圣乔治区萨奇街道。

签署了保密协议,琼恩跟着雷帕德先生看到了一个粗糙的,四轮状的机器。

琼恩没有指点他如何制造自行车,将这个机会留给了未来的莫里亚蒂侦探。

之后找了个律师,在律师的帮助下,琼恩投资了50金镑,拿到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接着就离开等着坐享其成了。

......

“琼恩,我发现你说的人了。”

“有猫猫看见有人杀害流浪汉,并且将流浪汉的尸体被一个手套状的事物吞噬了。”刚回到家,小乖就连忙跑了过来说道。

“在哪里?”

琼恩问道。

“就在贝克兰德桥区,靠近贝克兰德桥那里。”

听到小乖的汇报,琼恩带着她来到了殡仪馆。

“你要离开一段时间?”老沃伦疑惑地问道。

“是的,我家乡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需要回家一趟,大概需要一周的时间,这两天你照顾一下小乖和赛琳娜吧。”

琼恩解释道。

老沃伦见状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接着琼恩在小乖的帮助下,找到了齐林格斯上一次出现的地方。

琼恩点了点头,像是正常的路人一样带着猫离开了那里。

第二天,贝克兰德桥区附近多了一个流浪汉。

他衣衫褴褛,弯腰驼背,佝偻着身子,蓬头垢脸。

他那肮脏不堪的身子散发着一股子古怪的气味,一双混浊的眼睛掩盖在枯槁如杂草的刘海之下,布满污垢和皱纹的脸孔充满着麻木。

他一步一颤,干裂的嘴唇时不时发出阵阵咳嗽声。

没有人注意到他,这很正常。

流浪汉一直都是城市中的透明人,没有人会在意他们,除了驱赶他们的警察。

也许只有警察才会偶尔出现,根据《济贫法案》驱赶一下躺在公园的流浪汉群体。

他是那么可怜,那么无助,就算是真的乞丐经过他的身边,看到他,也只会同病相怜。

对于一名暗杀者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

琼恩问自己。

琼恩不知道别人是如何认为的。

但他认为是耐心,是克制,忍受所有恶劣的环境,与环境融为一体。

直到,猎物出现的那一刻。

直到,猎物稍稍放松警惕的那一刻。

......…………

推荐来了,但好像没有完全来,求一求追读(个_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