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杀人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600字
  • 2022-03-15 09:39:18

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作者,或者说只是半个作者,毕竟“写作”只是兴趣所致,只是有感而发,冒然参加一位贵族的聚会只会让他感到不适。

他并不想和一群人谈论自己创作《雾都孤儿》的经验,或者说他只是有些不想参与贵族们的社交场合。

参加那样的场合并不轻松,琼恩更喜欢和老沃伦、赛琳娜、斯图亚特侦探、罗森警官这样的普通人相处,而不是所谓的上流社会。

“好的,到时候你在文学沙龙里找到大狗‘苏茜’,她会带你来找我的。”

奥黛丽觉得自己的身份大概率是无法隐藏的,毕竟死神先生已经认识了苏茜,他只需要打听一下,比如说问一问那里的仆人们“苏茜”的主人是谁,就能得出“正义”的身份,索性也不再抱有隐藏身份的想法。

“他已经有请柬了?”

奥黛丽根据这件事稍作思考,但并没有在上一次的文学沙龙的记忆中找到与“死神”先生身高、发色、肢体语言等特征相似的人,只得作罢。

随着交流结束,大家就在愚者先生的意愿下结束了这一次聚会。

……

东区夜晚,绯红的月亮挂在了夜空的幕布之上。

一位衣着破旧的,大概有十四五岁的女孩从夜间学校回来,正在匆忙地向自己家的方向赶去。

突然,就在经过一个小巷的路口的时候,她被一个穿厚重夹克,戴灰黑鸭舌帽的男子从后面用手帕捂住了嘴巴,强行拖入了偏僻巷子的岔路。

这人强盗一般的臂弯让这个女孩无力挣扎,只得在手帕的掩盖下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

另一个做同样打扮的男子拿住她的双腿,与同伴一块将她抬了起来,走得飞快。

他们前行的目标是巷子外停着的那辆马车。

在这绯红的月光照射下,隐约间,这两人似乎听见了流浪猫的叫声。

在这寂静的夜晚中,流浪猫一声声的叫声显得额外明显。

不过他们并没有在意,无论是流浪汉、流浪猫还是流浪狗,在东区都很常见。

突然,一道阴影从小巷中从天而降,直接压在了两人其中一人的身上。

另一个男子见状有些惊恐,扭身想要逃离。

然而刚跑两步,他就向前倾斜,倒在了地上。

在他的后颈上,一只锋利的匕首插在上面,它几乎贯穿了他整个的脖颈。

在月光的照射下,小巷的阴影不断蠕动着,吞噬了两人的尸体。

只留下了一个一脸惊恐,一边呼救,一边逃跑的女孩。

……

东区的西南方向,东拜朗船坞。

在绯红的月光照射之下,四五个肤色偏黑,瘦削精悍,满脸凶相的高原人正在兹曼格党控制的街道上一边饮酒一边说笑着。

刚步入小巷,两个高原人似乎因为什么吵了起来,这让两人都毫不示弱地打成了一团。

但其余几个高原人显得丝毫丝毫不慌,他们一边大口灌着啤酒,一边大声喝彩助兴,丝毫不在意他们的举动是否会涉及扰民。

过了一会儿,有些鼻青脸肿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因为,周围正在喝彩的同伴竟然不知觉间消失在了原地。

还未多想,两枚刀片就准确无误地穿过两人的声带,这使得他们发不出一丝的声音,就倒在了原地。

紧接着,他们的尸体也被一个黑影吞噬带走。

……

清晨,就在太阳才还没有升起,红月即将落下的时候,码头区的工人们已经开始起床准备一天的工作。

东拜朗船坞码头区的另一边。

随着几位码头的工人来到一个隐蔽的,已经被废弃的仓库,他们敏锐地察觉到十几具尸体正躺在附近的草丛中。

这让他们产生了一丝疑惑。

他们对视一眼,打算先将尸体抬进去,之后再问一问自己的老大是怎么回事。

......

一觉醒来,时间已经接近中午。

琼恩简单洗漱了一下,简单吃了一点昨天买的没有吃完的馅饼。

接着,琼恩用小刷子和手帕将丝绸礼帽的褶皱抚平,肮脏弄去,让它恢复了整洁,然后换上了一袭正装,拿上了塔索克报编辑提供的一封请柬,出了门。

接着,琼恩上了一个昨天提前预约雇佣的马车,在车夫的驾驶下来到了贝克兰德皇后区。

下午时分,在格莱林特子爵的豪华别墅内。

“你好,琼恩.雪诺先生。”

通过仆人提前得知了琼恩身份的格莱林特子爵保持着贵族式的微笑,向琼恩点头示意。

“格莱林特子爵,很高兴见到你。”

打过招呼以后,这位格莱林特子爵就不再理会琼恩。

这是很正常的,即使是这人邀请自己来的文学沙龙,他也不一定会认识你。

也许他在奥黛丽,在非凡者等人面前会表现很随和,也很热情,但他毕竟是一位子爵,一位贵族,在平民面前,他总会在不经意间表现出一点点高傲,即使他自己也没有察觉这一点点高傲。

贵族们也许只是习惯地会邀请一些作家、诗人、音乐家、画家等等来参加文学沙龙,一方面是扩展自己的人脉,一方面也是展示自己丰富的文学修养,或者说是讨论自己的爱好。

当然,即使邀请你也不代表这些贵族们一定认识你,他们发出的邀请函绝对不是自己亲手写的,而是由管家,仆人代替主人写的。

来到了接待客人的大厅,这时琼恩注意到了一位有着金黄色柔顺头发的,十分高挑的女士。

那位女士同样注意到了琼恩。

她站起身,一边邀请琼恩坐下,一边说道:

“很高兴再次见面,我是安琪·夏尔森。”

她接着笑了笑,“不介绍一下自己吗,上一次你可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没错,这位女士就是琼恩上一次在蒸汽列车上遇见的那一位十分健谈的,并且十分开放的,疑似来自因蒂斯的女士

琼恩尴尬地笑笑以示回应,“琼恩.雪诺,同样很高兴再一次见到你。”

“琼恩.雪诺?你就是那个塔索克报上连载的《雾都孤儿》的作家吗。”一位正在抽着雪茄的男士问道。

在这附近只坐着两三位女士,甚至还有一位女士同样正在抽着雪茄,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的人都不讨厌香烟与雪茄一类的物品,或者说不介意别人在自己面前抽烟。

由于琼恩的笔名直接用的就是琼恩.雪诺,所以被人认出也并不奇怪。

“先生,没错,我是《雾都孤儿》的作家。”

琼恩点头示意。

“不得不说,琼恩先生,你创作的故事让我加深了对东区穷人们的了解,我从未了解到《济贫法案》的发行会对穷人们造成如此大的影响。”

这位男士本来想说“恶劣的影响”,但又斟酌了一下用语,换成了“大的影响”。

这位抽着卷烟的绅士笑了笑,接着热情地介绍道,“哦,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是罗素.费尔南德斯,《梦游哈拉提草原》的作家。”

“很高兴认识你。”

琼恩面带微笑说道,同时用余光扫视着大厅,但很遗憾,大狗苏茜暂时还没有出现。

罗素看起来十分热情,他接着问道,“琼恩先生,你对东区的细节描写令我印象深刻,我想问你是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的吗?事实上,我所创作的故事都是根据道听途说的故事来加以二次创作出来的,这就导致了我将书中的细节很难描写的足够详细。”

“事实上,我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东区。”

琼恩礼貌地回答道。

“哦,先生,你是出生在东区吗,我是想说,《雾都孤儿》是否是某种形式上的,你个人的自传?”

琼恩顿时有些无奈,他内心想到,“快闭嘴吧你,这是文学沙龙,不是我个人的访谈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