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恐吓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229字
  • 2022-03-14 21:07:11

琼恩不再隐藏,从赛琳娜的身后走了出来,他轻推了一下这个坐在椅子上的女孩,女孩仿佛从一场梦中醒来,她有些茫然与怯懦地抬头,却看见了一位熟悉的黑发黑眸的男子静静地看着自己,这让她内心松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要带走她。”

琼恩转过身来,看着某处,开口问道。

这让赛琳娜有些疑惑,她四处瞧了瞧,却并未发现任何人影。

于是她顺着琼恩的目光瞧过去,却看见一面镜子。

那面镜子并未按照正常的规律,反射出镜子面前的景象,镜面上反而出现了一位女士,她穿着一身黑色长裙,配上她那美好的容貌,显得婉好而优雅。

这让赛琳娜有些惊讶与害怕,她并未看到过,也未听说过任何类似的场景,所以她站起身来,畏缩地后退了两步,最终抓住了琼恩衬衫的衣角。

“你不是已经有所猜测了吗。”

镜子中的女士向前靠了靠,但并未走出镜面。

其实看到镜子中女士与赛琳娜有几分相似的面貌,琼恩确实就已经有所猜测,通过询问他,只不过是确认自己的猜测。

“孩子的母亲来带走孩子,不应该吗?”

“滚,你不是她的母亲。”

琼恩皱着眉头,他现在不想与这位疑似女巫的男人动手,他连续进行了一路的阴影闪烁,已经消耗了大半的灵性。

当然,如果真动起手来,即使已经失去了先机,只要镜子中的女士还不是序列6的欢愉魔女,琼恩就觉得自己还有极大的胜算。

而通过对镜子中这位魔女的判断,虽然她十分漂亮,但她的魅力还没有到那种引人冲动的地步,所以琼恩觉得她是一位序列7的女巫。

但是打的过是一回事,能不能杀掉这个女巫又是一回事儿,毕竟女巫的逃命能力还算可以,而且自己又带着赛琳娜。

“也许我们应该遵从孩子的意愿,不是吗。”

她对着赛琳娜眨了眨眼,同时用柔和的声音说道,“小赛琳娜,和妈妈走吧,妈妈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她柔和的话语好像散发出来了一股诱惑之感,并且她轻柔的话语让人感到她很亲和。

但站在琼恩身后的赛琳娜并未受到影响,她听到这位女巫的话更加害怕了,揪着琼恩衣角揪的更紧了,毕竟她妈妈已经死了,并且还是在她面前下葬的。

“砰!砰!”

琼恩没有给赛琳娜解释面前的人其实是你爸,他直接拔出了手枪,对着镜子开了两枪。

镜子立刻碎裂开来,化为了无数的碎片,顺着裂痕四散开来。

琼恩皱了皱眉头,因为他在一片较大的镜子碎片中又看见了这位女士的踪影。

他不再理会这个女巫,一手扶着赛琳娜的肩膀,一手抬起她的大腿,化为了一团阴影,消失在了原地,并且在进行穿梭之前还低头和赛琳娜说了一句,“不用在意她,一条被焉割了的公苟而已。”

碎裂的镜片中,这位穿着黑色长裙的女士面色有些阴晴不定,良久,才消散在了镜面之中。

琼恩没有继续使用阴影闪烁,只是带着了赛琳娜坐上了马车,往老沃伦的殡仪馆中赶去。

而小乖看到赛琳娜安全地被琼恩带了出来,本来想溜走去找自己手下的一群猫玩儿,但是被琼恩揪着后颈给带了回来。

经过琼恩的警告,小乖确保了自己会减少外出的频率,并且将长时间派出自己的猫猫手下跟着赛琳娜,时刻关注赛琳娜所在的位置。

将赛琳娜送到了殡仪馆,让老沃伦给她腾出一个房间给她过夜以后,琼恩走出了殡仪馆。

琼恩又上了一辆公共马车,又来到了红月亮酒吧。

再一次忍着汗臭,穿过人流,琼恩来到了二楼。

“不用派人找了,我已经找到赛琳娜了。”

房间内,心情极差的萨利看到琼恩感觉自己的心情好像更差了,但他没有表现的特别刻意,或者说有些不敢表现出来自己的不满,只是说道,“那就好。”

然后,他对着站在一旁的人吩咐不用继续搜寻赛琳娜了的命令。

琼恩正打算离开时,又听见萨利说道,“别忘了你的任务。”

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他们让我提醒你的。”

没有理会他,琼恩自己一个人回到了家中。

夜晚。

清冷的红色月光透过百叶窗叶片间的缝隙照射进了屋内,照射在了一张有些削瘦的脸庞上。

楼下,随着一辆双马四轮的公共马车的呼啸而过,原本隐藏在百叶窗后阴暗处的那一张脸庞也消失不见。

......

乔伍德区,希林街道别墅区十三号。亚森男爵像往常一样结束了一天的应酬。

最近几次关于烟煤减排的演讲十分成功,已经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关注无烟煤的公司,而这势必会导致他手中股份的价格上涨。

今天,他成功的演讲甚至吸引了一位舞会上的女郎,这让他更加地志得意满。

虽然年有三十多的他已经结婚。

但他向来不喜欢自己结婚的对象,也就是自己的妻子,不过还好,今天他的妻子回到了她自己的家去看望父母。

他满意地在自己的房间内驾驭着这位在舞会上结识的马儿,征战着沙场,最终不敌对方,为敌军所俘虏,溃败沙场,这使得他耗费了所有精力陷入昏睡之中。

在迷蒙之中,他听到了“砰”的一声。

他猛然惊醒,瞪大了眼睛,这时,他看到自己的女伴也被吓醒了。

他有些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他顺着自己女伴惊恐的眼神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身着黑衣的人。

他的面孔在阴影中如同一团迷雾,什么也看不清。

黑夜之中,通过窗帘的缝隙透露出来的绯红月光,他看见那个黑衣人拿起了一把手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亚森男爵吞咽了一口唾沫,他颤抖着声音,“先,先生,别别,别杀我,我可以。我可以给你钱,一千,不一万......”

还没说完,他就听见......

“砰!砰!砰!砰!砰!”

亚森感受到了一阵窒息,他感觉自己已经死亡,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已经停止跳动,他似乎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迷蒙之中,他仿佛听见了女郎的尖叫,仆人的呼救,管家的惊恐的叫声。

他睁开了眼睛,他摸了摸脑袋,他看向了自己身后。

在仅仅高于自己头颅半寸的地方,5个弹孔清晰明了地形成了一个X的符号。

那一刻,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回复了跳动,砰砰地极速跳动着。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睡衣的裤裆处,一股恶臭扑面而来,那里早已是一片湿热与粘稠。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