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尝试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168字
  • 2022-03-12 19:55:26

阿尔杰沉思一下,虽然还是有些不看好“死神”,但他还是回答道,“如果成功的话,我愿意给予你对应的报酬,当然,如果你失败的话,我愿意给你一定的补偿,当然,前提是你活了下来。”

接着阿尔杰在愚者先生的同意中,具现出了齐林格斯的肖像。

这位七大海盗将军之一有着独具特色的宽下巴,棕色的头发在脑后扎出了古代武士的发髻,墨绿色的眼眸仿佛噙着笑意,但却异常冰冷。

随着在场的几个人将他的面貌印入脑海,高踞上首的愚者克莱恩微笑着宣布今天的塔罗会到此结束。

“如果越阶暗杀齐林格斯成功的话,自己暗杀者的魔药大概率能够消化大半的。”

“但自己不仅要面临暗杀失败的风险,除此之外自己还容易被那位死亡执政官撞上、被官方非凡者撞见。”

“到时候万一解释不清,被他们随手干死,岂不是很尴尬。”

“所以说自己最好的选择是在他混入尼根公爵的舞会之前对他进行刺杀。”

“还是再考虑一下吧,自己真不一定能打的过他,除非和贝恩的战斗类似,自己先手给他来一发扭曲魔眼,直接干死他或者至少重伤他,然后链接未来成为‘破坏学家’与他缠斗。”

琼恩想到。

随着塔罗会结束,琼恩下了灰雾,他对自己的穿越产生了一丝疑惑。

他有了一些想法,想做一些尝试。

愚者先生拉自己上灰雾不需要消耗灵性,或者消耗的灵性极少?

他先找了四块黑面包作为主食。

接着将四块黑面包放在了对应的四个方位。

琼恩深吸一口气,凝重迈步,逆时针走正方形。

“福生玄黄仙尊。”

......

“福生玄黄天君。”

......

“福生玄黄上帝。”

......

走到这里,琼恩深吸一口气,他感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砰砰地不断跳动着。

接着他迈出了最后一步,用心默念出最后一句:

“福生玄黄天尊。”

良久,琼恩的眼前什么也没发生。

没有低语,没有深红。

没有灰雾,也没有星辰。

琼恩松了一口气,按耐住不断跳跃的心脏拉开了窗帘。

下午的阳光还算明亮,穿透了雾霾,照进了房间内,琼恩有些无言,拿起了那几块黑面包,沾了沾清水,像是啃咬干纸板一样,咀嚼着咽了下去。

......

清晨,罗森警官一大早就穿戴着便服坐着马车来到了殡仪馆,这时,他看到了正在帮助老沃伦搬运石料的琼恩。

琼恩看见罗森的到来后,一边将肩膀上扛着的一块石碑小心地放下,一边说道:“早上好呀,罗森警官。”

罗森警官摘下他的帽子,点头示意,同时说道,“琼恩先生,你现在有空吗,我可以带你去见一趟那两位侦探。”

“没问题。”琼恩点了点头,同时走进殡仪馆内部,对着还在煮咖啡的老沃伦说道,“沃伦老头,我要去帮罗森警官一个忙,可能要晚一点回来。”

“那可太可惜了,”老沃伦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浓厚的咖啡味道逸散在房间中,即使是不太爱喝咖啡的琼恩都咽了一口吐沫,老沃伦接着说道,“我都准备好了火腿肠,鸡肉,土豆,洋葱这些,打算中午做一顿大餐呢,你不在,就只有我和赛琳娜了。”

“不了,罗森警官还在等着我。”琼恩突然感到早上有些没吃饱,但还是拒绝了。

“你要去干什么?”

老沃伦突然想到了最近在报纸上看到的杀人案。

“沃伦老头,不用担心,我要去处理的是罗森警官的私事。”琼恩笑笑,表示这不是什么大事情。

也确实是私事,毕竟克劳斯这位警长死亡的原因已经被判定为正常死亡了,已经算是结案了,接下来的调查成功与否,都算是罗森警官的私事。

琼恩在罗森警官的示意下,上了马车。

“我们现在去停放克劳斯尸体的地方。”罗森警官说道。

“卡斯兰娜侦探和斯图亚特侦探同样也将会是在今天赶到那里。”

“卡斯兰娜?这位侦探好像是一位非凡者。”琼恩依稀还有些印象,不过这位侦探序列比较低,似乎被一位恶魔见面秒了,琼恩对她的印象很浅,毕竟不是什么大人物。

罗森警官他那幽深的目光看着随着马车行进不断后退的街道,他头发的斑白似乎比几周前琼恩见到的他更加明显了。

“理论上来说,克劳斯的尸体应该在上一周就下葬,但由于我恳求克劳斯的家人,并请他们相信我一定能抓到凶手,所以将下葬的时间延缓到了下一周。”

“而我们的内部的警官都不约而同地默许了这件事,不会上报,毕竟我们这些人都不想晚年像克劳斯一样死于非命而被同事认为是正常死亡。”

过了一会儿,琼恩再一次来到了贝克兰德东区的警察分局。

在罗森警官的带领下,琼恩来到了警察分局的一个地下室。

刚进入这个阴森的地下室,琼恩就看见了有三个人正在围绕着一具尸体。

“罗森警官你好。”

斯图亚特是一位脸庞没什么肉,长着大片的胡须,浅绿色的眼眸异常有神的侦探。由于他站在对面,第一眼看见了进来的两人,于是他率先打了个招呼。

黑发碧眼的卡斯兰娜与她的红发助手莉迪亚见状转过身来,同样打了一声招呼。

“这位是?”斯图亚特问道。

“这位是琼恩.雪诺先生,一位专业的入殓师,就是他率先发现克劳斯尸体的异常的。”

罗森接着介绍到,“这位是斯图亚特侦探,这位是卡斯兰娜侦探与她的助手莉迪亚。”

双方打了个招呼。

斯图亚特接着说道,“入殓师先生,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好需要你这样的一位对尸体有着专业研究的人。”

“克劳斯先生的尸体的奇怪之处已经超出了我和卡斯兰娜侦探对尸体的正常理解。”

琼恩见状走了过去,同时注意到了这几位侦探在腰间别着的左轮手枪,当然琼恩还是将视线重点放在了停尸床上的克劳斯先生。

虽然克劳斯先生已经死亡接近一个月了,现在他的尸体的腹部已经开始肿胀,皮肤也出现了水泡。

但这并不正常,因为只有死亡了五六天的尸体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正常的尸体如果在鲁恩贝克兰德七八月这样适宜的天气下,不做任何处理停放一个月,早就连面孔都接近无法辨认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