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罪犯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114字
  • 2022-03-11 10:39:34

如果是这样,自己暂时还是不要和他们撕破脸皮为好。

琼恩猜测到。

“可以,但我有拒绝你们给我的任务的权利。”

不可否认,琼恩对魔药心动了。

“没问题。”

听到琼恩的话,萨利满意拿起另一个杯子,为琼恩倒了一杯酒。

接着他举起了自己的杯子。

琼恩见状同样举起了杯子,与他隔空虚碰了一杯。

“我的魔药?”

琼恩饮下啤酒,问了一句

“我们需要你证明自己的能力。”

“这是你的目标。”他拿出了一个信封。

拆开后,里面有两张纸。

一个是画像,上面画着一个斜着刘海,有着鹰钩鼻的男人。

第二张写着这个人的信息:

“埃内科.布洛木,序列9‘罪犯’,有着发出不明呓语的能力,买了两张从贝克兰德前往廷根的车票,时间分别是明天的上午九点,后天的上午十点。”

“前往廷根?”

琼恩皱了皱眉头。

“他是戴斯党的人”

“下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我希望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还有,如果你这次行动失败了,不管你是死是活,我希望你记住,你从来没有见过我们。”

“相信我,就算你把我们供了出来我们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相反,你的家人还可能受到一些影响。”

听到这句话,站在一旁的霍尔登动了动嘴唇,但是也没说什么。

萨利将自己的双脚以上一下搭在了桌子上,靠在沙发上,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琼恩站起身来,接过霍尔登递过来的帽子,走出了房间。

霍尔登有些复杂地瞧了琼恩一眼说道,“如果你能办成这件事,以后就是自己人了。”

“刚才见你的是我们的老大。”

“我们内部所有的人都被他管着的”

“警告你一下,萨利老大是也有非凡者保护的,我劝你不要多想。”

辉利党似乎是靠酒吧与女人赚钱,琼恩虽然觉得他们不比兹格曼党的人口拐卖生意好到哪去,但他现在还没有掀桌子的能力。

当然,需要魔药也是一方面原因。

对于这个刺杀任务,琼恩倒也没有反感,更何况刺杀的目标是“罪犯”途径,即使这人曾经是个好人,琼恩也不会相信这人在成为非凡者后,会是个什么好东西。

即使他的良知仍存,罪犯魔药残存的精神印记也会不断驱使他去做违法的事情。

唯一让琼恩有些犹豫的是,暗杀目标乘坐的是前往廷根的车次。

“回去让小乖占卜一下吧。”

琼恩还是对暗杀者的魔药很心动的。

当然,至于以后为不为辉利党做事,反正也没用公证契约,拿到魔药后,替不替他们做事,还要另看他们的拳头大不大。

......

看到琼恩从马车上下来,老沃伦立马问道:“他带你去干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警告我一下不要在他们的地盘惹事。”

琼恩笑笑,“还有,霍尔登先生希望我能照顾你这位老人家一下,给了我一点钱。”

琼恩觉得老沃伦似乎对黑帮很反感,所以隐瞒了要替他儿子所在的黑帮做事这件事。

老沃伦有些怀疑地瞧了琼恩一眼,但没有多说什么。

他叹了一口气,自顾自地去磨自己的咖啡去了。

“小乖?”

“喵?”小乖听到叫声,立马从厨房的后厨走了出来。

“你偷吃了什么?”琼恩摸了摸她鼓鼓的肚子。

“没有,只是沃伦先生喂我了一只鱼干。”

......

是夜,琼恩回到了家中,将小乖带到了屋内。

“你最近尝试扮演没有?”

琼恩问道,在看到小乖会说话以后,他立马就和小乖讲解了一下扮演法。

“呜,在扮演了,在扮演了。”小乖的猫猫头想要逃离琼恩手掌,但很可惜失败了。

“那你给我讲一讲,你总结的占卜家守则。”琼恩说道。

小乖有些无言。

“琼恩,我只是一只猫,我怎么尝试扮演?呜,还有,我头上的毛快被你搓没了!”

这一次她恶狠狠的咬向了琼恩,但被琼恩躲开了。

“好吧,那你继续总结,我会时刻盯着你的扮演进度的。”琼恩说道。

接着,他掏出了那两张写着埃内科信息和画像的纸张。

“小乖,你帮我占卜一下他要乘坐这两个车次的哪一个,还有他进入的是哪一个车厢,就用梦境占卜法吧。”

可惜小猫没办法用水晶吊坠,琼恩想到。

小乖见状,看向了纸张。

“琼恩,我虽然会说话,但我暂时还不认识鲁恩语。”

“这我倒是没想到,看来以后你要跟着我来认识鲁恩语,赫密斯语了。”

琼恩忽略了她不学无术、不想要上进的想法。

然后,他和小乖念了一遍纸上的文字。

知道了相关的信息后,小乖嘟囔了一句,“埃内科进入蒸汽列车的时间和地点。”

接着,小乖就看着埃内科的画像就陷入了梦中。

迷蒙的灰雾中,她看到一个鹰钩鼻,斜刘海,深眼窝的男人将自己的车票递给了列车员。

车票上正写着,“贝克兰德车站,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一点钟,五号车厢一等座。”

接着随着灰蒙蒙的梦境破裂,她醒了过来。

看向琼恩疑惑的眼神,她说道,“你说的这两个时间都是错误的,他购买车票的时间是明天下午一点钟,还有他的车厢是五号车厢。”

“是吗。”

“萨利给的信息有错误?他是故意的?还是说这只是因为埃内科的狡诈误导了他?”

“无论如何,萨利提供的资料已经存在问题了,至少有少部分是错误的,埃内科这个人也有可能不只是序列9‘罪犯’,只能说不亏是‘罪犯’,天生就足够的狡诈”。

思考再三,琼恩还是打算去一趟。

“如果他是序列8的‘折翼天使’,自己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毕竟自己占据先机,至于更高序列,应该不至于吧,这么强能被萨利这种人盯上,如果他是更高途径的‘连环杀手’,那自己只能借助暗夜幽影的能力跑路了。”

琼恩觉得更大的可能是他只是一个有一两件封印物的“罪犯”。

“小乖,你用灵摆法占卜一下,我此行而去是否存在极大的风险。”琼恩对着她说道。

小乖疑惑的看了琼恩一眼,似乎在问怎么占卜。

因为现在的她只会梦境占卜。

——

求追读与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