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死因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042字
  • 2022-03-19 00:33:17

“怎么了,琼恩先生。”罗森警察走了过来,问道。

“进去说话。”琼恩示意他先进房屋内。

琼恩见他走了进来,便关上了门。

“罗森先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验尸官,嗯,我是说,就是专门检验尸体死因的人?”琼恩问他。

“检验尸体死因,我就是负责这个点。”

罗森回复到。

“这里可没有检验尸体的人,这里的大多尸体都是我们这些经验丰富的老警察来判断死因的。”

罗森解释到。

“罗森先生,有一点我要不得不说明。”琼恩见状,也没有怀疑。

毕竟鲁恩的执法系统确实需要完善。

“我是一位专业的入殓师,”琼恩顿了顿,“也许你更相信你的经验,但我想告诉你,我可能比你更加了解尸体。”

“要知道,我是经过系统的,专业的学习的。”

“克劳斯先生并不是今天猝死的,他的死亡时间可能更早。”

罗森顿时十分惊讶,他微微张口想要说什么,犹豫了一下问道,“琼恩先生?你确定,根据克劳斯先生尸体的僵硬程度,他确实是今天凌晨死亡的。”

但他还没等到琼恩开口,便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了。”

“克劳斯先生暂时不需要下葬,今天麻烦你和老沃伦了,我们会给一点钱作为路费。”

罗森走近尸体,为尸体重新盖上白色被单。

“加尔肯!”

加尔肯是那位最开始来到殡仪馆里那位年轻的警官。

他听到声音迅速小跑着过来。

“你先送这位琼恩先生和老沃伦回去,为克劳斯先生安排葬礼的时间可能要延后了。”

加尔肯看到罗森的脸色有些凝重,没有多问。

接着罗森又和琼恩说道,“先生,感谢你的提醒。”

接着加尔肯带着琼恩来到了大厅。

大厅的沙发上,老沃伦悠然的坐在那里,翻看着警察局中不知道在哪里找来的报纸。

琼恩走进,和老沃伦说道,“沃伦老头,克劳斯先生的死因另有其他,所以他们可能暂时不需要我们。”

老沃伦倒也不在意自己被这样打发走,他一边起身一边嘟囔道,“我就知道,这群狗娘养的怎么可能因为工作劳累猝死。”

“他们自己不清楚自己的工作态度吗,他们要是会因为工作劳累猝死,东区的工人早就死绝了,我这个老头早就进棺材陪我的妻子去了......”

老沃伦继续说道。

“好的好的,沃伦老头我知道了。”琼恩一边提起老沃伦的工具一边说道,“我们先回殡仪馆。”

刚回到殡仪馆,琼恩看到霍尔登先生坐在殡仪馆里面的唯一的一个破旧的沙发上。

老沃伦瞧了他一眼,语气有些生硬,问道:“你来干什么?”

“老头,和你没关系,琼恩先生,我有话要和你谈一下。”

霍尔登起身,同时示意琼恩出殡仪馆谈。

“有人要见你。”

霍尔登点燃了他的烟斗。

“你不是说你愿意受雇为我们做事吗,现在我跟我走一趟吧。”

琼恩点头示意,没有拒绝,在霍尔登的指引下上了一架马车。

.....

东区红月亮酒吧

傍晚的酒吧人流量很大,这里的酒吧的大部分消费者都是一些年轻或者临近中年的工人,尤其是那些暂时未成家的工人,经过一天的疲劳,他们往往需要用酒精或者别的东西来发泄一番。

琼恩带着在霍尔登指引下上了楼梯。

门口站着一个保安。

他示意要对琼恩进行搜身。

“呵”

琼恩不屑地把自己口袋里的刀片、腰间的折叠短剑、还有左轮手枪和一小袋子弹递给了保安。

又顺势将自己的鸭舌帽抛给了一旁的霍尔登。

浅黄色的灯光下,霍尔登清楚地看见了鸭舌帽帽沿上缝着的刀片。

这使得霍尔登的嘴角动了动,但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

琼恩这样的动作让这位正准备搜身的保安迟疑了一下。

“你最好保管好他们。”琼恩对着保安说道。

“进来吧。”

木门内地人似乎听到了门外的动静,发出了声音提醒到。

这位保安见状推开了门。

刚进到屋内,琼恩似乎感到了一个隐蔽的目光在盯着自己。

琼恩用眼睛的余光四处打量,却没有找到这个人。

房间里面一个男人正瘫坐在长沙发的正中央。

他颧骨奇高,眼窝深陷,棕色的头发中夹杂着几缕斑白,正眯着眼睛仿佛在小憩。

见到有人进来了,他挥手示意,让自己旁边一位穿着暴露的女士退下。

他正坐了起来,拿起桌椅上的一根雪茄,不急不慢地点燃它。

琼恩见此,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坐在了这个男人的对面,面色平静的看着他点燃雪茄的动作,同时用眼睛的余光继续查找这那个隐蔽的人。

“很抱歉,琼恩先生。”随着这个男人吐出一口烟雾,他说道。

“把这位先生的工具还给他吧。”他继续说道。

见保安似乎有些迟疑,但随着这个男人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搜身的保安恭敬地把刀片手枪等物递给琼恩。

“认识一下,你可以叫我萨利老大。”萨利正了正身子,弯腰自顾自地倒了一杯啤酒

“琼恩先生,听说你愿意为我做事?”

“萨利先生,我想你误会了。”琼恩面色依旧平静。

“我的原则是,你拿钱,我办事。”

“这么说,你和那些标子是同一种人。”萨利笑了笑。

“你想要干什么?”琼恩已经有些不满了,但他没表现出来。

“琼恩.雪诺,一位来自廷根的入殓师,一个间海郡人。”

听到他的话,琼恩到不感觉意外,因为他调查出来的身份都是奥黛丽小姐安排出来的身份。

萨利这时脸色严肃了起来,“我需要你加入辉利党。”

“如果你是序列9的入殓师,我可以为你提供暗杀者的魔药,如果你不需要,我可以给你六百镑。”

他根据琼恩在老沃伦的店里应聘成为入殓师的消息猜测琼恩只是一位入殓师。

萨利接着说道。

辉利党的人,能拿出序列8的魔药?

还是说他们和卡平一样为鲁恩的皇室、军方干着肮脏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