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天生的“刺客”(求追读)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114字
  • 2022-03-20 07:01:27

琼恩皱了皱眉头,“你的母亲得了什么传染病。”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得了高烧。”

“最开始我的母亲发烧了,她就在家里休息,她就病倒了,母亲在家里躺了十几天,刚开始还有邻居帮忙照顾,后来他们都不敢过来了,接着我的母亲就离去了。”

赛琳娜声音低沉的说道,她理了理她那脏乱的刘海,使得它们垂了下来,遮住她那一只无神的眼睛。

琼恩没有傻到问她为什么不看医生。

东区的人们确实付不起医药费。

“他们这样做是对的,否则他们也可能被传染上未知的疾病。”

邻居们多数还是好心肠的,他们见到琼恩来处理赛琳娜母亲的尸体,带来了一副推车,这可以搬运赛琳娜母亲的尸体。

琼恩用小推车将尸体运到了东区的郊外。

“按照鲁恩法律,得了传染病的尸体最好进行火化。”

琼恩简单整理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尸体的衣服就没再多动。

另一旁来了几位跟来的邻居,他们搜集了一些干柴,并且已经堆放在了一片空旷的地方。

很快,琼恩就将这具因为感染疾病而死亡的女士的尸体放在了柴堆之上。

“噼里啪啦!”

很快,火焰应声而起,吞噬着死者的尸体。

赛琳娜用她那仅有的一只眼睛此时静静地盯着火焰,仿佛失去了一切情感。

......

“入殓师先生,你说,如果我没有出生,我的母亲是不是就不会死?”

赛琳娜的声音有些细糯,或者可以说细弱无声。

“你说什么?”

琼恩正在忙着收拾赛琳娜母亲的骨灰。

琼恩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只能尽力地将死者的骨灰收集完整。

她不再言语。

“和我讲一讲你家里的情况吧。”

琼恩见她不言语,就说道。

“我的母亲只是一位极女。”她的声音十分微弱。

“她是意外怀上我的。”赛琳娜的声音愈发低沉。

“我曾听说,因为我生下来就只有一只眼睛,附近的人都说我是女巫,让我的母亲将我溺死。”

“但我的母亲没有,也许没有我,她的生活会好很多。”

琼恩叹了一口气。

也许没有她,她的母亲也会死。

这里是东区,死亡是多么常见。

琼恩转过身来,将她母亲的尸骨埋在附近挖好的墓坑中。

接下来,只需要老沃伦将墓碑雕刻好,安放在这里就行。

赛琳娜怎么办?琼恩思考到。

她母亲已经死亡,她没有父亲,但她才十二岁,靠邻居照顾她又好像不合实际.....

“曾经有位女士找到我母亲,她说我的存在天生就会带来不详,说要带走我,但我的母亲没有同意,结果.....”赛琳娜流出来了泪水。

琼恩听到这个消息,用泥土掩埋坟墓的动作停了下来,他问道:

“你天生有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能力?”

“我,我没有,我,我只是这只眼睛的视力比较好,我唯一的那颗眼睛......”

“我在夜里的视线也很好......”

琼恩皱了皱眉头。

他怀疑这个女孩是天生的“刺客”。

......

最终琼恩通过询问她本人确定了。

这个年仅十二的女孩确实是一位天生的“刺客”。

她天生有着矫健的身姿,擅长闪躲,有着黑暗视觉。

但怯懦的她从未在人群中展示过。

琼恩有着善心,但他并不是会无偿帮助别人的人。

但琼恩如果不帮赛琳娜,她的结果大概率会死亡。

琼恩仍然记得鲁恩的法定结婚年龄是二十岁,但是,鲁恩合法的极女的年龄却是十二岁。(注)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琼恩的到来。

赛琳娜最终的结局大概率是成为贝克兰德的一位童极。

但这样也不足以让她谋生。

她最终会死在街头。

她的非凡特性会析出,被她那个疑似女巫的父亲回收。

琼恩最终将赛琳娜安排在了自己的临屋。

“听着孩子,我并不是无偿帮助你的,我需要你为我做事。”

“以后你需要负责打扫我的房间还有照顾我房屋里的那只黑猫。”

赛琳娜点了点头,她只是说道,“谢谢。”

至于赛琳娜那个该死的父亲。

琼恩倒是希望他能早点找上门来,用他的生命给赛琳娜送上一份非凡特性。

......

夜晚。

“喵~”小乖见到琼恩回家,开始缠在琼恩的脚下,不断用自己身子蹭着琼恩。

“乖”

琼恩将她抱了起来,一遍遍地揉着她的猫猫头。

琼恩站了起来,他抱着小乖,在了四楼的走廊上彷徨着。

他看向了远方,然而东区被浓浓的灰雾笼罩,他什么也看不见,当然看不看得到都无所谓,因为站在这里,他所能看到的只有狭窄的街道,稠密的房屋。

当然,还有被浓浓的灰雾压得起不了身的东区贫民

夜幕,绯红的月亮并没有出现,也许被阴云笼罩,也许被灰雾遮挡,也许这是贝克兰德的常态。

就在琼恩的心绪麻乱,思考着今天所遇见的一切的时候。

琼恩感受到了自己魔药的力量被彻底撬动了。

他感到自己的魔药顿时被消化了大半。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入殓师是夹杂在生与死之间的人。

“死亡向来不是终点。”

这让琼恩产生了一丝虚幻的感觉。

自己的消化似乎太过简单了。

自己只需要不断地为死人送行,就能消化入殓师的魔药吗。

琼恩看着镜子。

昏暗的煤油灯照射在镜面上,折射这微弱的光芒,同时显示出来了他的容貌。

他这时没有化妆,现在的他顶着韦尔奇本来的面貌。

他笑了笑,用手捂住脸庞。

当他移开自己的手掌,韦尔奇的面貌已经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黑暗骑士,布鲁斯.韦恩的面孔。

他感觉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又好像毫无意义一般。

“或者说只要贴近死亡,理解死亡,自己的魔药就能得到消化吗。”

琼恩嗤笑一声,他有些感到这个世界扮演法则的可笑,还有一丝可悲,但遗憾的是,自己还是要依靠这个法则继续前行,依靠它不断的往上爬。

......

第二天,琼恩带着铁面具,又来到了勇敢者酒吧。

见到琼恩已准备妥当,卡斯帕斯很有节奏地敲响了勇敢者酒吧内部的一个房门。

注解:维多利亚时期英国法定结婚年龄为二十岁,合法级女年龄却是十二岁。

PS:求一求追读和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