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赛琳娜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049字
  • 2022-03-13 16:58:22

贝克兰德东区

上班的第一天,看报纸,喝茶,摸鱼。

琼恩坐在葬仪馆的门前,像一个悠闲的老大爷一样,翻着《塔索克报》,看着今天的新闻。他有些怀念现代社会了,如果是在现在社会,他现在大概率会拿出手机,刷上一会儿。

门内,老沃伦戴着一个单片的老花镜,正在细细雕磨手中的石碑。

过了一会儿,老人家站起身来,扶了扶自己的腰。

“嘿,小子,我一个老人家在这磨了半天的石碑,你就不知道体谅一下老人,给我倒杯咖啡吗。”

“先生,我的工作内容可不含这个。”

琼恩说着,还是站起身来,走进了屋子,打算为这个老人倒上一杯热咖啡。

殡仪馆今天没有生意,前几天委托雕刻石碑的人也没有来取墓碑。

对于商人来说,店铺生意清冷平淡的时候,不是一件好事。

只有一种店铺除外,那就是殡仪馆。

确实,还有比殡仪馆生意清冷的时候这更好的时刻吗。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人们已经到了连墓碑的买不起的时候。

琼恩无声感慨道。

......

贝克兰德有着许多隐秘的交易平台,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但琼恩只知道两个交易平台,一个是极光会的疯子“美人”a先生组织的,还有一个是艾辛格斯坦顿先生组织的非凡聚会。

a先生的另说,艾辛格斯坦顿老先生的聚会还是好加入的。

......

贝克兰德桥区,铁门街,勇敢者酒吧,傍晚。

琼恩根据《贝克兰德日报》的暗号提前一天来到了这里,

慢慢擦掉黏在脸上的馅饼碎屑,随着琼恩将最后一口土豆泥下肚,他说道,“一杯威尔啤酒。”

为了融入东区,更加适应东区的环境,他今天特意穿了一身廉价的服装,破旧的风衣,一只灰褐色的鸭舌帽。

值得一提的是,琼恩在他的帽檐上缝进了剃刀刀片,这是来自于前世某黑道传记的灵感。

这是一个隐蔽并且有用的东西,尤其是对于在东区生活的人来说。

结了帐,琼恩又将几枚苏勒压在酒杯下推给酒保。

“我想问,卡斯帕斯在吗?”

酒保回收酒杯的同时,随手将苏勒扫在自己的柜台上,回答道,“三号桌球室。”

“咚咚”

琼恩敲了敲门,接着推开了门。

里面有三个人,其中两人正在拿着球杆,见到琼恩开门,他们都望向了琼恩。

琼恩笑了笑,“我找卡斯帕斯·坎立宁”

一个长着大鼻子,穿着亚麻衬衣的男人把球杆交给了身旁的一个人,“我就是卡斯帕斯。”

身旁的两人见状,熟稔的将台球杆收了起来,走出了桌球室,并且带上了房门。

“听朋友说,明天这里有着一个不错的交易平台,我是一位神秘学的爱好者,我需要购买一些关于神秘学的材料,我想你们这里可以提供帮助。”

卡斯帕斯打量了一下琼恩。

既然已经知道了时间,那就说明这个人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要不然他大可以在明天给官方非凡者带路。

“这需要收费,两镑。”

“这是应该的。”

琼恩拿出了两张金镑,递给了他。

卡斯帕斯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拿出了一张只能遮住半张脸的铁面具,“这算是你买的。”

他接着说道:“明天下午五点,来这里,我会带你进去,你可以提前准备一下。”

“没问题。”琼恩见状,只得打开房门,穿过一阵难闻的汗臭与酒丑夹杂之地,离开了勇敢者酒吧。

......

刚从公共马车下来,还没有走进老沃伦的店铺,就听到老沃伦在说话的声音。

琼恩注意到老沃伦的身旁站着一位面容枯槁的女孩,她的头发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清洗。

她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

琼恩走近了老沃伦,这时他注意到,这个女孩的眼睛很奇怪,她的一只眼睛很正常,另一只眼眶深陷,眼睛无神,好似瞎了一样,这使得她的面部容貌显得非常不协调。

不过她用她那有些脏乱的刘海遮住了那只眼睛,所以除非凑近看,是看不出来不正常的。

老沃伦见他走了过来,说道,“你来的正好,赛琳娜的母亲去世了,也许你可以帮助她。”

赛琳娜似乎是女神教会一位圣者的名字,从赛琳娜的父母用这个名字给孩子起名来看,他们都是黑夜教会的信徒。

老沃伦示意赛琳娜在门外稍作等待,他拉着琼恩走进了屋内,“赛琳娜的母亲是感染传染病死的。”

“你可以拒绝帮她的母亲送行,并且她也没有金镑作为报酬。”

“我是一位入殓师,先生。”

琼恩笑了笑,瞄了一眼门外那位看起来有些可怜的女孩,“这个职业天生就是要和尸体打交道的,怎么会被尸体传染上疾病呢?”

“相信我的专业性,不过还是感谢你的关心。”

琼恩拿过桌上的麻布,做了一个虚掩口鼻的动作来示意沃伦老头不用担心。

老沃伦见状,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从怀里递给了琼恩一块可以遮掩口鼻的,更加干净的手帕。

琼恩没有拒绝。

老沃伦点了点头,又提醒到,“赛琳娜没有父亲,他的母亲是东区的极女,她母亲一死,她家里就没人照顾她了,所以就不收费了。”

琼恩点点头,不再言语。

“赛琳娜,我是这里的入殓师。”

“先生,我没有钱,我来这里只是希望为我的母亲置办一个墓碑。”

这个女孩用低沉的声音回复到,她低着头,双手下垂,一只手上仅仅揪着一两张被汗水侵湿了的,零碎的纸币。

“我已经了解你的情况了,你就当成我是一位见习入殓师吧,我并不收费。”

琼恩接着说着,“老沃伦的墓碑大概只值几个便士,并不值什么钱,你不用关心这个。”

“走吧。”

......

琼恩跟着赛琳娜,来到了她居住的地方。

这是一栋较大的楼房,看得出里面拥挤着不少住户,琼恩注意到楼下安静地放着一具尸体,她被有些破旧的被单盖着。

周围经过的邻居在进出时都在避着这具尸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