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殡仪馆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085字
  • 2022-03-19 00:35:25

老沃伦还习惯在清晨这个时刻,用他那用了一辈子的锥子雕刻石头,还有用他那有些老旧,但依然锋利的铁锯,切割木头,这可以用来制作一些日常生活的用品。

好吧,事实上,他只是在雕刻墓碑的花纹,还有为少部分不是那么贫穷的穷人制作木棺。

年轻时,石匠木匠他都当过,他甚至曾经幻想过当一位受人尊敬,甚至能让贵族们高看一眼的雕刻家。

但很显然,对于一位从贝克兰德东区出生的孩子来说,这无疑是在做梦。

并且由于他的父亲是一位入殓师,他甚至成为不了木匠和石匠。

他不得不转行,干起了雕刻墓碑这种活。

毕竟,有谁会买入殓师的孩子制作的木制家居和石雕。

在东区干这种为死人服务的职业,他看到过无数的悲剧,见证了无数家庭的破灭。

这天清晨,他早早的起床,为一个遭受灾难的家庭雕刻着石碑。

他坐在自己家的店面面前,静静地用锥子铭刻着。

贝克兰德清晨的雾气往往带着水汽。

隐约之中,他看见一个身影正在朝着自己的面前走来。

这个身影提着手杖,穿着正装,带着绅士们常见的礼帽,隐约间,老沃伦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咳咳,你需要什么。”

老沃伦他清了清嗓子问道,他看了这个人一眼,接着低着头,并且没有停下手里的活。

“请问你这里招收入殓师吗?”琼恩问道。

“小伙子,这里是东区,不玩这一套。”

顿时,老沃伦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笑话,但他没有笑出来。

他向自己面前这个好似不谙世事的年轻人解释道,“我们这种地方,人们能给亲人买一个墓碑就算是十分的体面了。”

“你要去乔伍德区,那里的殡仪馆才会聘请入殓师。”

“不用看我在干什么,我不收学徒。”

老沃伦注意到琼恩似乎在观察自己雕刻的动作。

“事实上,”琼恩顿了顿,“我可以不收费。”

老沃伦顿时笑了,这使得他眼角的皱纹更加明显了,“你在向我这位老人家开玩笑?”

“别逗我了,别在我这个老人家这里浪费时间了,年轻人的时间可比我宝贵的多。”

“我会为死人化妆,我懂得尸体如何防腐。”

琼恩说道,“我的一切服务并不收费,我没有在开玩笑。”

老沃伦有些沉默。

“如果你脑子有病的话,那你就留下来吧。”

他顿了顿。

“我不会为你提供薪水,食宿也不会提供,如果你想要学习如何雕刻石碑和棺材,我也不会教你,我已经没有精力教学徒了。”

“对了,大部分死者的家属可能都不需要你,甚至他们会有一些激烈冲动的、不太好听的话,注意你的言辞,你不能冒犯他们。”

“请原谅一个刚刚经历过巨大悲伤的人。”

他想要劝退琼恩,但很显然,琼恩并不是来找工作的,他只是想要扮演。

“我会留意的,那我就留下来了,介绍一下,我是琼恩·雪诺。”琼恩笑了笑。

“老人家,怎么称呼?”

“沃伦,叫我老沃伦或者沃伦老头吧。”

“这里的规矩的还有很多,并且还有大量吃力不讨好的活,我慢慢和你说,如果你做不到,那就趁早滚蛋。”

说着,他吹了吹手上的粉尘。

......

最终琼恩还是留了下来。

不过沃伦老头虽然一直强调他不会给薪水,并且琼恩也能接受这件事。

但沃伦老头还是定下来每周给他3-4个苏勒的伙食费。

而在东区,大部分制铅女工才周薪8苏勒。

......

黑荆棘安保公司,邓恩史密斯带着克莱恩、洛耀等几个人走了进来。

“队长,老尼尔......?”

罗珊看到一行人的身影中并没有老尼尔,内心一沉。

“老尼尔的状态很差,已经在失控的边缘了。”

邓恩嗓音醇和地说道。

“但还有救,克莱恩发现的很及时,我们已经将他送到了教会,我也已经通知了教会高层,用不了多久,教会就会派人来处理治疗老尼尔。”

邓恩接着说道。

邓恩接着想到了克莱恩向自己汇报的那件事,“这里的命运有些不协调的地方。”

......

廷根郊外,一栋包含青碧草坪的,有着一个红色烟草的普通房屋。

一只羽毛笔正在无人持握的状态下奋笔疾书。

“谁也没想到,琼恩.雪诺竟然发现了食尸教会的情报,并将他们举报给了克莱恩。

这是合理的,那群人的脑袋甚至比极光会的疯子的脑袋还空,直到现在才被人发现并举报完全是因斯.赞格威尔帮他们隐藏的功劳。

食尸教会的谋划就这样被简单地被破坏了。

但因斯.赞格威尔并不慌张,因为这只是他的备用选项。”

......

“真让人意外,克莱恩居然察觉到了他的命运被未知的事物安排了。

他似乎从一连串的巧合中察觉到了什么,即使有着阿兹克的提醒,这依旧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这真是一位三流作家才会安排出来的剧本啊。

这真是令因斯·赞格威尔感到意外啊,克莱恩竟然毫不犹豫地将这件事告知了邓恩史密斯,即使他给出的理由有些牵强。

现在只要邓恩稍作联想,只要他将这件事汇报给圣堂,就一定能察觉到一位在教会通缉名单上的人。

可怜的因斯·赞格威尔,他的谋划马上就要落空了,当教会察觉到他在廷根......”

就在这时,一双苍白的手紧紧握住了这只羽毛笔,这只手的主人毫不犹豫地换行,紧接着写道。

“在廷根,食尸教会出现的痕迹吸引了大部分官方非凡者的注意,这件事毫无疑问的吸引了廷根所有官方非凡者的注意力,近乎所有官方非凡者都在出动寻找这些老鼠的踪迹,这是非常合理的......”

接着他又写了什么,但又将它涂抹掉。

“作为廷根值夜者的队长,邓恩史密斯最近又在廷根的郊区发现了食尸教会的踪迹,他不得不前往追捕。”

“不巧的是,由于遭受食尸教会神像的污染,他误以为自己已经向教会上报过了这件事,作为一名时常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梦魇,是存在这样的可能的,这是非常合理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