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梦开始的地方
  • 诡秘:扭曲魔眼
  • 爱挠头的豚鱼
  • 2362字
  • 2022-04-11 15:22:26

黑铁纪元1349年7月上旬

痛!

头好痛!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就好像你通宵玩了两三天,并且没有合上一次眼。

然后你,两眼沉重的睡去,不知睡了多久才醒来,感到头脑有些发胀,并且浑身虚弱无力。

杨尘就是这样这样的感觉,他甚至感觉额头有些发痛。

他睁开了眼,却是一片漆黑,他感到有些气闷,双手抚摸一番,杨尘感受到了这片漆黑空间的边境,以及手边还有一个长条状的木棍。

“我这是,在棺材里,我死了?”

杨尘记忆仿佛仍停留在昨夜,假期来临,他像往常一样熬夜玩游戏,直到眼睛有些酸涩,才在床上沉沉睡去,没想到再醒来已经到了棺材里,他只是庆幸,自己没有被火化。

杨尘用力推动石板,意图从这棺材里爬出来。

绯红的月光照着陵园,这里十分的安静和清冷,一阵清风吹过,带来一丝清爽的凉意。

突然,封住墓坑的石板被重重翻了开来,一个身影从墓中揭棺而起。

杨尘有些头晕,以至于刚站起来便跌了一跤。

借助绯红的月光看清了四周,杨尘有些茫然地望向四周,他看向墓碑,上面写道:“我亲爱的孩子,韦尔奇·麦格文……”

他望向自己的双手与身体。

双手苍白而且修长,身上穿着黑色的燕尾服正装,里面套着白色衬衣,布料柔软而舒适,一看就不像是便宜货,不过有些冰凉,可能是因为尸体复活还没来得及产热。

脚下还穿着一双沾着泥土的皮鞋。

此时,原主韦尔奇的片段的记忆涌了上来,从出生,到步入学校,进入霍伊大学学习历史,鲁恩语,古佛萨克语,赫密斯文的知识也汇聚在了脑海中。

“我穿越了?而且,我还穿越到了这种世界!”杨尘坐在地上,扶着额头,感到一阵绝望。

平复了一阵心情,杨尘望向被翻开的棺材板,一地的泥土,还有自己除了一身衣物以外的唯一陪葬品——一只手杖。

……

把自己的墓地打理好,并且把自己的棺材板压实后,杨尘拄着拐杖,选择了先迅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另做打算。

一边远离自己的墓地,杨尘一边心想,“所以说,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有为什么,自己脑海中大量关于旧日、外神等等的知识依然存在?”

污染被未知的事物屏蔽了?

杨尘确信,否则自己刚从墓中苏醒那一刻,便会受到未知的污染,暴毙墓中,或者在墓中失控变为一只未知的怪物。

也许这个未知的事物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金手指,至于如何激活,是像克莱恩一样举行仪式,还是什么样的方式就不知道了。

不管怎样,尽量别回想高位格的知识,尤其是星空与地底!

杨尘想到。

就在这样想的时候,杨尘的视线出现了变化,时间的流动仿佛变慢了,风的吹拂,灌木的摇摆,整个世界的颜色慢慢退去。

最终,杨尘自己的视线中世界呈现一种奇异的,炫彩的,夺目光彩状态,杨尘仅仅是睁着眼睛,就有一种晕眩的感觉,但出来眩晕的感觉之外,杨尘好像自己可以遵从本能一般的,扭曲自己看到的一切。

草地临近的一个水洼中,杨尘看着自己的倒影,或者说原主韦尔奇身体的倒影,黑褐色头发,鼻梁高挺。

这时,杨尘注意到这具身体的体形有些微胖,这让前世坚持健身的他有些反感。

除此之外,杨尘还注意到,自己的深眼窝衬托着一双纯黑没有一丝眼白的眼睛,而纯黑的眼珠之中,一种奇异的色彩正如同漩涡状扭曲旋转。

再然后,杨尘感受到自己脑中一阵剧痛,如同针扎,紧接着一阵奇怪的呓语从脑海中传来,“...乌奇诺陶坲斯...乌陶...*∓*^^...”

紧接着,一股详细的信息复现在脑海中,其中包含了自己眼睛的能力,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序列9入殓师:黑斑草一株,怨灵的粉尘4克,100毫升纯水。

一段时间后,杨尘的脑海中恢复了平静,视野也恢复了正常。

水洼中,自己的眼睛也回复了正常,出现了深棕色的眸子。

奇怪的呓语,杨尘没有深思呓语的含义,反正也想不通。

原著中不存在的序列?

这是意味着自己在非凡者的道路上没有同系列的敌人自己竞争了?

当自己晋升成功后魔眼是不是会直接反馈给自己下一序列魔药的配方?

杨尘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双眼的能力。

他发现自己可以遵从本能,自由的开关,只是呈现那种奇怪的视野时,自己的灵性会急剧的消耗,当灵性干涸之时,自己似乎会听到奇怪的呓语。

以自己现在的灵性来看,开启后,大概只能持续4到5秒,自己便会因为灵性干涸而昏厥。

扭曲的,魔眼吗?

杨尘发现自己的金手指的能力与此有一点类似,但又有所不同。

首先,当自己开启魔眼时,自己仿佛会强制进入一种奇怪的,但又理智的状态,失去了所有不应该存在的负面情绪,并且即使关闭了魔眼,这种状态也会持续一段时间。

其次,魔眼可以给自己强大的动态视觉,甚至可以强化自己的神经反应速度,以至于在自己的眼中,整个世界仿佛变慢了。

还有,便是最核心的能力,扭曲,自己的可以以视线开启回转轴,左眼为左回转,右眼为右回转,若一个物体在自己的视线之中,自己便可以轻易扭曲捻断这个物体。

最重要的一项,杨尘只是猜测,自己未被污染的原因既有可能就是魔眼的作用,或者说魔眼的深层物质。

杨尘似乎能察觉到自己的魔眼只是某种未知事物的表层体现,但他无法理解,也无法将它表达出来,只知道,未知的污染被它所屏蔽掉了。

“污染被魔眼通过扭曲,指向了另一个存在?”

杨尘猜测着。

不得不说,扭曲的魔眼的攻击力是十分强大的,但在这个诡秘的世界,这个能力目前来看也不算十分强力,当然,杨尘猜测当自己成为更高位格的存在,自己的能力可能会发生质的变化,比如说扭曲概念,法则。

至于与某个途径的扭曲能力有什么不同,目前暂且还不知道。

他内心并不平静,他前世是个普通人,没有特别强的心理素质,但魔眼此时给他带来了强行的理智。

杨尘不觉得自己这个穿越者在没有庇护的存在下能活多久,尤其是自己目前韦尔奇这个敏感的身份,即使自己有着扭曲魔眼。

“如果颂念愚者的尊名,如果现在的他已经成神,那还能伪装成老乡请求庇佑,如果他现在还在廷根吃公粮混日子,那自己大概率会吓到他。”

还是先念一遍再说。

原主韦尔奇的记忆中,有关于赫密斯语的记忆,杨尘当即用赫密斯语颂念: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

“你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你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