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就是苟!
  • 财经新手有系统
  • 落文生辉
  • 2025字
  • 2022-03-08 17:47:19

西历2018年,六月中旬,某个周末的上午。

夏国东部沿海的汇金市,名列国内财经名校榜第一的汇金财经大学,高级研士生宿舍楼的某间寝室里。

书桌边,会计和英语双专业的王振济正欣喜地和实习上司,德谦会计师事务所汇金市办事处的资深三级会计师陆重,通电话。

“陆哥,我通过转正考核了?哈哈,我就知道,有陆哥您的指点,我一定能通过!”

虽然德谦的实习生转正考是十中选二,但做为英语八级和专业成绩校内一级的高材生,又早早考过了ACCA(国际注册会计师),有着比较多的实战经历,王振济自忖自己不可能被淘汰!

当然,自我评估是一回事,亲耳听到这通过的结果,他还是十分高兴。

不过笑着笑着,等听完了陆重接下来的话,王振济俊脸上的开心就逐渐变成了惊疑不定:“什么?总部要派我去南美?可那边正战乱啊!……就算您求情也不行?……如果不去,就等于我主动放弃?……那……那……”

他俊脸上很快现出明显的不情愿,然后是犹豫、毅然、难过……。

数十秒后,他终于眉头一轩:“陆哥,既然如此,那谢谢您的好意,我放弃!”

王振济不排斥去国外生活一段时间,感受国外的不同风土人情。

但,不包括在国外定居。

所以,不好意思,德谦,88了!

满腔的高兴,变成了难过和不舍、空落,王振济勉强笑着谢过了陆重这几年的照顾,约好以后有时间常联系,便结束了这次通话。

真惆怅啊!

辛辛苦苦的两年努力实习,就这样变成了过去!

又要重新找工作了!

这时,王振济突然听到脑海里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叮,你拥有强大的自信和坚定的民族信念,命题提示系统激活,可按你的工作需要自动绿色标记不合理的数据文件。”

王振济:“……”

出色如我,居然还会被系统绑定?

而且,我堂堂会计高研士,年年都拿奖学金的学霸,会找不出财务核算中的不合理数据?

这个系统有些鸡肋啊!

系统:“一旦你出色地完成了工作,本系统会有丰厚的奖励,包括但不限于现金。”

王振济再一愣,随后眼睛微亮。

有丰厚的现金奖励?

嗯嗯,这个系统真香!

要是我选择了去国外,怕是不会绑定它!

所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欢喜了一阵,王振济就冷静下来。

想赚钱,得赶紧找份工作!

他马上去校里的便利店,买了些新鲜的水果,拎着来到学校里,他的研究生导师梁风教授的家。

这位导师是汇金财经大学的实权副校长,会计系的权威教授,资深注会,兼ACCA,目前兼任大夏国会计学会理事。

梁风的父亲和岳父均是汇金市与帝都经济界的知名大佬,其人脉足以铺平整个汇金市和整个帝都。

所以,王振济一直对梁风恭恭敬敬。

而梁风的眼光很挑,身为高博士导师,在过去的六年里,梁风只收了王振济这么一个高研士学生。

也所以,王振济还是有些骄傲和自信的。

等王振济敲响了老师的家门,很快,梁风的爱人吴正梅来开门,见到王振济手中的水果,相当意外:“咦,小王,来就来了,还买什么东西啊!快进来!”

王振济笑着把水果拎进门,看着吴正梅将它提进厨房,便换鞋后走进客厅,朝沙发上正翘着二郎腿悠闲看电视的梁风恭敬地喊了声老师。

头发斑白的梁风温和地点点头,指指侧面的沙发上让王振济坐下,再问他:“你来得正好,我听说德谦出结果了,你得到通知了吧?”

王振济顿时苦笑着将拒绝德谦的事说了。

梁风有些讶异,随后认可地点头:“拒绝得好!这帮家伙,只晓得算计!你要真服从地去了,怕是这辈子他们都不会调你回国!”

顿了又顿,他又关切地问:“那你可有其他的选择?”

这时,吴正梅从厨房里走出来,给王振济递了一杯热茶,王振济忙谢过接了,再眼巴巴地看向梁风:“暂时还没有,想问问您这边有没有机会。如果没有,我再在网上投简历。毕竟,您这边的机会,肯定比网上的要强。”

梁风顿时被他奉承得哈哈一笑:“你倒嘴甜!”

然后,梁风略一思索,慨然点头:“也行!我之前没拦你参加德谦的转正考,是想让你体验他们的管理理念。现在既然你不去了,我就帮你问问一些朋友,有结果就通知你。”

王振济顿时精神一振,感激地道:“谢谢老师!”

梁风释然一笑,拿起手机发了几个讯息,再看向王振济:“问了几个朋友,等他们的回音吧!”

这时,吴正梅的手机突然响起。

她一接,应答几句之后,笑着看向梁风:“你姐夫在呢,你等等!”

她将手机递给梁风:“是正华找你!”

姐夫?

正华?

那应该是老师那位在本市东部的青碧区当区长的小姨子,吴正华。

待梁风接过手机,王振济目光微闪,起身去了洗手间。

他刚在洗手间里解决了生理问题,突然听到梁风在客厅里恼火地骂:“他刘石强就是苟!什么狗屁处长,就知道拿这条臭水沟说事!上面马上要整改这条河了,他没听说啊?方案都递了啊!”

刘石强?

本市地稽局的那位和老师明争暗斗了大半辈子的校友兼高级资产评估师?

怎么又和老师掐上了?

王振济疑惑地按下抽水马桶的冲洗键,打开门,就见余怒未息的梁风看他一眼,黑着脸挂断了电话。

王振济忙走过去关切地问:“老师,您这是跟谁生气呢?”

梁风脸色微霁,随后不欲多说地摇头:“没什么,你师娘的妹妹在工作上遇到点麻烦。”

得,导师这是觉得自己没法帮上忙。

王振济眨眨眼,忙主动请缨:“老师,正好我现在没工作,多的是时间,如果需要我跑腿的,您只管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