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过河拆桥

  • 我给万物数据建模
  • 七宝擂茶
  • 2612字
  • 2022-04-17 16:38:52

田佳虎一路吹嘘花魁多么美艳动人,直吹到了包厢内。

进入包厢。

林栋终于见到了赵启文。

赵启文40出头。

长的吧。

斯文帅气,这模样,真是天生适合吃软饭的。

根据孙雅晴搜集的资料,这位赵老板,年轻时候,也的确是吃软饭的,后来侵吞了老婆资产后,一脚踹了老婆。

如今更是攀了一个更加年轻貌美的白富美,骗得了美女芳心,投资眼前的醉拥天下会所,这才有了如今的成功。

可以说是,天下论谁最无耻,他认第二,没人认第一。

林栋才不管他这些。

自己现在就想找个重症患者来试自己的药效。

田佳虎急忙给介绍一下。

赵启文坐着,也不起身,就简简单单的嗯了声,算是打过招呼了。

田佳虎好不尴尬。

冲林栋无奈看去,眼神示意别和他一般见识。

林栋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古人说医不叩门。

原来自己倒贴上门,即便你有真本事,也会被人看不起。

他也不含糊,直接取出一个小药瓶。

倒了一点点药酒。

很少的一点,也就1毫升。

直接开门见山道:“这药你试试,如果不管用,我立马走人,绝不再打扰。”

赵启文扫了一眼药酒,然后吩咐道:“来人啊。”

包厢的门开了。

然后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一个三十来岁,气色不佳的男人进入了包厢。

见到赵启文,他点头哈腰道:“赵总,您有何吩咐。”

赵启文对他道:“陈飞,你不是一直发愁阳痿医不好嘛,面前的药酒喝下去。”

“是。”

陈飞倒是也不含糊,立马端起喝下药酒。

赵启文立马紧张期盼的看向他,问道:“效果如何?”

陈飞咽了咽唾沫,低头看了看,然后他顿时兴奋的不得了。

“中了,中了,中用啦,我又是男人啦,哈哈,美女,我要美女!”

赵启文立马问道:“真的假的?”

“你!”

赵启文扫了一眼服务员。

服务员立马蹲下,为陈飞服务。

“哇!”

林栋万万没料到赵启飞居然要服务员当众检验药效。

田佳虎凑到林栋耳边,低声道:“别介意,这个赵启文就这样,疑心病特别重。”

林栋低声回道:“疑心病重啊,那他一会儿可别懊悔。”

林栋心中冷笑,自己早知道了,而且早就留了后手了。

田佳虎一怔,吃惊的看向林栋。

纳闷他要弄什么幺蛾子。

不一会儿后。

陈飞尴尬的老脸羞红。

服务员恳求道:“赵总,任务完成,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都滚吧。”

两人被赵启文挥手赶走。

赵启文查看计时:“20分钟,天呐,才一点点药酒,就比炜哥都给力,神药啊。”

赵启文激动的看向林栋,两眼直冒火。

“这药酒给我也尝尝。”

林栋给倒了1毫升,然后吩咐道:“麻烦你去别的包厢试验,别在我跟前,我们还要吃午饭呢。”

“好。”

赵启文立马喝了药酒,吩咐服务员好生招呼,立马便离开了包厢。

林栋立马开心的点菜。

吃饭。

饭吃了半小时左右。

吃差不多了。

包厢的门匆匆打开。

满是是汗的赵启文激动的奔入包厢。

“太神奇了,林少,您的药酒真是太神奇了,这药酒我要了。”

他眼馋的盯上餐桌上的药酒,伸手要拿。

林栋抢先一步拿走药瓶。

“赵总,行有行规,你这么直接拿走,未免太不厚道了吧。”

赵启文立马道:“你开个价吧。”

林栋冷笑一声。

田佳虎立马笑道:“赵总,林少听闻花魁柳菲菲天姿国色,很是迷人,想要和美人共度良宵,您看……”

赵启文脸色顿时不好看,回道:“可以,明日我便将花魁送到贵府,包您满意。”

“那这药酒……”

林栋打开了药酒瓶盖。

闻了闻:“这药真不错,闻一闻,精神大振啊。”

赵启文瞅着,眼睛都直了,眼巴巴的馋口水。

突然间林栋把药酒全倒了。

“你怎么给倒了呢,这多浪费啊,快别倒了,别啊。”

赵启文心疼的不行,急忙拿杯子去接。

啪!

林栋直接把药瓶砸在了地上。

这一砸,药酒彻底洒了。

赵启文瞧的急火攻心,差点就背过去气。

一张脸憋的通红,气急的指向林栋:“你!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栋冷冷道:“当我傻呢,明天再把花魁送去,那还能是原装货吗?”

“想让老子喝你的洗脚水,就你也配!”

赵启文脸色狂变,阴沉的狞笑道:“小子,知道我为什么约你们在醉拥天下吗?”

“这里可是老子的地盘,我奉劝你乖乖交出配方来,要不然……嘿嘿。”

田佳虎脸色大惊,急忙起身劝说道:“二位,都消消气,都是自家人,咱们没必要闹的这么僵。”

赵启文鄙夷道:“谁和你们是一家人。”

“老田你说的对。”

林栋与此同时开口道:“配方而已,我早就准备好了,给你。”

赵启文愕然。

田佳虎更加惊愕。

不是吧。

这么珍贵的药方,就这么随随便便交出来呢。

林老弟,你是不知道这药方的珍贵,能带来多大的商业价值吗?

就这药方,绝对是千亿的市值啊。

怎么就这么便宜送人呢。

赵启文回过神来,激动的一把从林栋手里抢过药方。

打开过目。

都是中药药材。

林栋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冲赵启文道:“预祝赵总您早日研发成功,饭也吃完了,老田,咱们走吧。”

田佳虎懵逼的看向林栋,惊讶他这是唱的哪出啊?

林栋就要出包厢。

“等等!”

林栋转过身来,冷冷盯上他:“赵总还有赐教?”

赵启文甩着手里的药方,喝道:“这药方是假的吧,你少他妈的糊弄我,赶紧交出真药方来,要不然今天休想走出这个门。”

林栋指着地上的药酒残渣,鄙夷道:“是不是真药方,你不会采样做比对啊,笨死了。”

赵启文皱起眉头,纳闷的紧紧盯着他:“你会这么好心,就这么把药方便宜白送我了?”

同样的怀疑,在田佳虎心底也在萦绕。

林栋可不是个轻易服软的人。

林栋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弧度:“你自己研发试试不就清楚了,老田,走啦。”

“诶。”

田佳虎立马跟上林栋。

赵启文亲眼看着他们出了包厢,想阻拦的,可是最后没有。

立马吩咐人来采样。

进行药方研究。

一小时后。

“赵总,采样后,我们和药方比对后,发现成分是一致的,不过有件事很奇怪?”

赵启文质问道:“什么奇怪的?”

“赵总,这药酒的方子,您之前试过,当时并没有任何效果,不信你瞧,这是当时开的药方,之前泡的药酒我们还有留存,不信您可以试试。”

“什么?”

赵启文震惊道:“那那些残渣和这药酒对比过没有?”

“我们也对比过,成分完全一样,没有看出任何不同。”

赵启文满脸不敢置信:“那为什么一样的药酒,我之前服用不管用,现在就管用了?”

工作人员陷入了为难。

想了想,回道:“或许是其中有我们没有验出的成分,毕竟这只是残渣,药酒遇到空气,某些成分挥发掉了,所以验不出来。”

“该死的!”

赵启文气的拍办公桌:“我就知道,那家伙留了一手,当时就该把他扣下来严刑拷打,我就不信他不老实交代真药方。”

工作人员面面相觑,不敢出言。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赵启文一见是田佳虎的来电,气急接通:“田佳虎,你还有脸打电话给我,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叫你们联合起来坑我,你给老子等着,这笔账咱们没完。”

田佳虎嘲笑道:“这么大火气,看来是发现自己身上的不对劲了。”

赵启文心头一凛:“什么不对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