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备战暴风雪2

三天后,米雅寄出最后一批物资,然后准备坐马车回绿野村了。此时她已经升到了七级,力量18,敏捷17,智力23。若不是身上的装备基本都接近破损需要回村修理她都打算在这边待到十级以后才回去。这里不仅物资丰富,到了夜晚夜外更是有很多四五级的豪猪雄鹿,灵敏度不高,虽然皮厚但是好打,三天时间她收获了不少肉排和兽皮,完全足够打造一身冬装。而且这边不仅有亚麻还有棉花,她回去也许能从裁缝那做点御寒的好装备。

回到了绿野村,米雅先把背包里的矿石背到铁匠铺交任务,一格煤矿收入5银,一格铁矿收入20银,一格水晶收入50银,碎石一格1银,而且一格碎石能制作三块石砖或五片瓦片。

首次任务获得铁匠送的一把攻击力20的大砍刀,她的小匕首终于能退休了。她这三天光是煤矿一共寄回来二十格,铁矿十二格,水晶五格,这些收入已经有五金多,其它更是数不过来。交完税手里都还有五金多,米雅跑了几趟把矿石全部卖掉,又花了几银币把装备全部修理好。把餐包填满食物和水,新获取的食材来不及料理全堆到储物柜。然后也不回家休息了,直接转头又朝车马行走去。

她必需抓紧时间,因为现在已经感觉越来越冷了,她已经把皮马甲都穿上了。她的时间不多了。

回到红杉矿场又奋战了四天,米雅已经九级了,越往后,升级需要的经验越多,速度也开始慢了下来。天空中已经飘下了小雪花,她赶紧把兽皮斗篷换上。锄头马上就要报废了,斧头一天前已经不能用了。背起最后一袋物资走向车马行,她该回家了。

回到绿野村,卖掉所有矿石获得了7金多。修完了房子米雅手中还剩两金虽说不是一朝回到解放前,但对于曾拥有十金的人来说两金真不够看。但这十金花得确实值,房子升级后原先的破木栅栏变成了整齐结实的实木栅栏,院门都变成了一看就很结实的大木门。破木屋子变成了乡村田园风的结实小木屋,不说多好看,至少不会漏风了。原先是二楼小房现在变成了三层,二楼之上多了个尖顶小阁楼,由一个直梯连接。

米雅花了三银币在木匠那把木床也升级成了绿色等级的舒适结实的双人床,然后花一银币买了盏小油灯。还拿棉花去裁缝那加工了一床褥子一床被子,还置办了皮外套和皮裤,这些花掉了五银。把床从新搬回了二楼,铺上新被褥,床边挂上小油灯。因为物资太多还花了五捆木材和四银币找木匠打了两个各三十格的储物柜放阁楼上。虽然钱剩的不多了,但看着堆满物资的储物柜和温暖的屋子,米雅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当晚吃饱喝足,躺进柔软的棉花被子里,米雅感觉幸福得要冒泡了。

半夜里,米雅被一阵寒意冻醒,起床披上斗篷走到窗边,只见鹅毛大雪被狂风卷着飘落到大地上,床上的玻璃迅速冻起了冰花。她在屋里虽不至于冻到生命值下降,但手脚冰凉僵硬。她赶紧走到楼下燃起了壁炉,整个房子终于随着火光的燃起温暖了起来,手脚的僵硬感这才退去。给壁炉加了足够了木材,米雅跑回二楼再次钻回温暖的被窝。这种天气还是待在被窝里明智。

一觉醒来风雪已经停了,外面白茫茫一片。米雅全副武装在外面转了一圈还是选择待在家里。太冷了,手脚活动不方便,春天来之前她还是不要出门了。于是,每天研发一下新食谱,织织布,进训练场跟教练对练一番找找虐,这一个冬季过得也并不无聊,经验值缓慢提升。她感觉春天来时她应该就能升级了,到时就能摆脱死亡诅咒了。

这里的四季变化和现实世界还是有区别的,不过一周左右感觉冬天已经要过去了,雪在缓慢融化了。米雅也终于迎来了美妙的升级铃声,升到了十级。

“感应到宿主已经达成第一个任务,身体素质与精神力已达到基本要求,获得灵魂碎片一,身体强化剂一,灵魂巩固剂一。”随着一阵机械化的声音,米雅眼前出现三个光球,一个里面是一片五彩斑斓的碎片,另两个里是两瓶药剂。

她用手触碰了第一个光球,光球瞬间消失,那个五彩斑斓的碎片飞过来一下融入了她的眉心。她只感觉眉心一股暖暖的感觉一直温暖了整个大脑。整个头脑像泡在了温泉里一般舒适。她忍不住叹了口气。等那感觉消失,她有触碰了剩下两个光球,两瓶药剂落在了她手中。

“系统这药干嘛的?”

“吃了就知道了,反正对你有好处。”

“我现在十级了,是不是在游戏里死了也可以复活了?”

“理论上是这样,不过能不死还是别死吧,死一次要掉好多饥饿值和体力多还会掉背包里的物资。”

“哈哈哈,反正不会真死就行!”

“奉劝宿主还是不要太闲鱼的好,难得来这一趟你不好好升级太浪费了~宿主你的第二个任务是在二十级前把任意属性的魔法技能升到十级,很简单吧~”

“…这游戏从来就没简单过好吗…要不是有我这被二十一世纪内卷社会磋磨过的强大内心早被玩死了!”

“别这么说~我都是为了宿主你好~相信我没错的!你看你现在是不是强大很多?”

“…我信你个鬼…如果二十级前没有完成任务会怎样?”

“也不会怎样啦~就是一个任务对应一片灵魂碎片,没完成任务就拿不到,凑不齐的话宿主就没法离开这里咯~”

“我就知道…”

“好了奖励和任务发布完毕~我先走了~宿主好好加油哦!有事没事都别叫我,我好忙的~”

“……”米雅比了个华国国骂的手势。

感应到那该死的系统已经离开,米雅看了看手中的药剂,这系统发布的任务都是督促她升级的,所以应该没坏处。仰起头两瓶逐一倒进嘴里。没啥味道,感觉就是纯净水。结果念头还没放下,一阵剧痛从身体内部穿来,她感觉她全身的骨头好在一瞬间碎成了碎片,米雅一下瘫软跌倒在了地上。同时整个人的大脑仿佛被人一把攥紧,用力揉捏,头要炸了!她痛得喊不出声,全身颤抖又虚软无力,只能躺在那里生熬着。她好想晕过去,偏偏又晕不过去。几分钟像是过了几个世纪,当所有痛觉退去,她只感觉一阵虚脱,终于如愿以偿的晕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