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只是世界的一部分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3580字
  • 2022-06-20 01:31:29

拳意浩荡,势大力沉,直扑白夜的脑门,下一刻,一只手掌伸了出来,似鹏爪般探出,强势接着对方拳头的同时,一抓一带,将甄仑甩飞了出去,撞在远处的一座小山上,让那里碎石横飞。

“怎么可能……强接甄仑的一拳……难道他的力量更强吗!”一众人揉了揉眼,这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就算没有动用符文,那纯粹的冲击力也不是谁都能化解的。

“轰!”

那个人影猛然一踏,大地四分五裂,他像是一颗人形炮弹般从天而降。

甄仑震翅,刹那躲了开来,而他的背后轰隆一片,整座小山都被彻底崩碎了。

这种夸张到落下碎山的爆发力,以及那变态的肉身,让甄仑瞬间变色。

“轰!”

一只拳头从烟尘中砸了过来,速度惊人,让他瞳孔收缩,一个后退躲了开来,而他旁边的一片山壁,则刹那粉碎,被轰的稀烂,很难想象,若是被这样的拳头轰上一拳,哪怕是他,都不一定能扛得住。

甄仑的反应极快,借机出手,一掌拍来,掌心符文密集,闪电肆虐,隔空拍出,将前方彻底淹没了。

这是闪电鸟的天赋宝术,如今被甄仑施展出来,同样可怕,能轻易的摧石毁山,扫平眼前的一切有形之物。

然而,下一刻,他瞳孔猛然收缩,一只晶莹的手掌从成片的闪电中探了过来,一把抓向了他的胸口。

这太突兀了,对方根本就没有躲避,刹那而来,他想后退,但为时已晚。

脖颈一紧,甄仑被抡了起来,重重的砸在了大地上,让碎石飞溅,大地凹陷。

这力道太恐怖了,五脏六腑移位,气血翻涌,让他差点没被摔晕过去。

黄金双翅震动,穿金裂石,哪怕在地上,都有古老的符号在凝聚,要化成神通射出。

但下一刻,一只拳头砸了下来,落在了他的胸口,让那里凹陷一大片,骨头尽碎,让他凝聚的符号都溃散了。

“你……”

白夜不答,一拳接着一拳,像是一个人形小暴龙,一手摁住对方的脖子,一手不断轰出。

“小心……他有他兄长的天赋神通!”魔女在远处看的揪心。

然而,她的话才刚说完,一道赤红的长矛像是蓄力已久,猛然从那片区域冲了出来,擦着白夜的脸颊飞出,撞在了天穹上,洞穿了成片的云层。

白夜歪头,“你很不乖……”

“轰!”

“轰!”

“轰!”

大地震动,一道道裂缝不断蔓延,让远处的李封等人浑身直打激灵,他们看着脚下的裂痕,以及那不断震荡的地面,瞳孔放大,不由自主的吐咽着口水。

“太暴力了……太凶残了……”

“我好喜欢……”魔女捂着小嘴,看着那可怕的一幕,呼吸瞬间急促,唯恐天下不乱。

“我……不甘……”

甄仑牙齿都快咬碎了,长这么大,他从来都是立在神坛上,高高在上,俯视万千同代,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然而,现在,他竟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小娃拉下了神坛,就连脸都被打的面目全非,身体的骨头都彻底的被打碎了。

“下次学聪明点,别乱出头,这个世界上,初代多如狗,连你兄长都不敢说绝对的无敌,你一个弟弟就行吗!”

轰!

一道拳头猛然轰下,重重的砸在了那面目全非的脸上,彻底了结他。

“啊啊啊,混蛋,我要杀了你!”

灵族中的一片华贵的宫殿中,传出了一道巨大的咆哮,震的大殿颤动,外界的鸟兽纷飞。

隐约可见,内部的一个英俊少年面目狰狞,双目赤红,似乎要择人而噬。

“你给我等着!”

甄仑取出一枚香气四溢的宝丹,服入口中,再次进入了灵界。

一般而言,在灵界死亡,少说一两个月无法进入,但大族子弟并不此例,他们有专门的宝丹,可快速恢复。

但,这种进入并不是直接回到之前的地方,上界的灵界太浩瀚了,对应着每一州,真身在什么地方,进入的就是什么地方。

此时,在开元城中,一众少年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看着那一男一女离开,久久难以回神。

太变态了,不动用宝术,就把一个天之骄子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完全就是摁在地上捶,完事之后,还能心安理得的把他们抢了一遍。

“截天教这一代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人物……”

“难道他就是那个传闻中的初代吗?”

一众少年摇头,感觉不像,对于那种凌架三千州的超级势力而言,天之骄子从来都不止一两个那么简单,而是群星璀璨,到底隐藏了多少怪胎,或许他们自家人都不清楚。

上界太大了,几乎每一州都有初代,在这个时代,年轻至尊并驾齐驱,天才确实不算什么。

“你之前说的是真的吗?”魔女侧目,眸光荡漾。

“什么?”白夜疑惑。

“咱就是你的全世界呀!”魔女眨眼,俏皮无比,像是一个活泼的小精灵。

“别闹,你只是世界的一部分,我的师姐有很多,而你只是其中之一,对了,回头记得把账结一下,小本生意,概不赊账。”

“喂,扎心了啊!”魔女脸色一僵,气的直跺脚。

亏的她还一直美滋滋,结果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不说,还是要付破界符。

“天上的月亮……”

“地上的光……”

“我喜欢故乡那雪白的姑娘……”

魔女:“……”

少年渐行渐远,迎着皎洁的明月,行走在无边的大地上,像是个孤独的旅者,一举一动都带着萧瑟。

“小色鬼,等等我,你说的不穿衣服的雪白姑娘是不是月婵?!”

“我给你说,你喜欢谁都可以,月婵绝对不行,补天教是我们的死敌,大教之争,水火不容!”

确实,补天教和截天教,单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不是简单的敌对,而是教义之争,这种争斗更为可怕,完全超越了个人的得失,这也是魔女与月婵不对付的原因。

不止是因为她们同龄,且都为圣女,而是因为她们是两教的嫡系、同代中的领军人,未来必然要分个高下,甚至生死。

“不是。”

“哦,那就好,我还真担心你会像那些庸俗的人一样,见到了月婵就走不动路,而后被她迷的神魂颠倒。”

魔女快步追了过来,俏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开口道,“你也不用担心啦,本师姐未来注定倾国倾城,魅惑众生,你跟着我,久而久之,就会对天下仙子、佳丽免疫了。”

白夜侧目而视,在那初微隆起的小身体上扫了一眼,眸子低垂,默不作声向前而去。

“喂,你这是几个意思?我不行?”

“你给我解释清楚……”

月光照耀,两道影子不断拉长,在这降临的夜色下逐渐消失。

他们虽然走了,但开元城却热闹了起来。

一个戴面具少年的出现,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他们都知道对方是截天教的人,但具体是谁,却没有丝毫消息。

哪怕是后面连续跨域传送而来的甄仑,都没有找到有用的信息。

“安心修行,他若是天才,自然不会一直隐藏,早晚有一天还会出现,有你再次对决的时候。”在甄仑的旁边,一个被成片神光环绕的大龄少年平静道。

他太璀璨了,不止面容模糊,就连身体都隐藏在神光中,但甄仑却始终恭敬。

……

两个月过去了,距离上次的灵界一战,对于白夜来说,并未影响到他的生活。

除了偶尔陪自家师姐打打秋风、敲敲闷棍外,他的眼中只有修炼。

这一日,半个月没出现的魔女又来了,但来的不止她一个。

“见过大长老……”白夜看着立在山顶的白发老人,供手施礼。

老人的身形不高,但却极具气势,笑眯眯的眸子中,缕缕神光乍现,不断扫视着面前的小少年,两年多了,这个当初捡到的初代,着实给了他不少的惊喜。

“唔……你应该已经八洞天了吧……咦……你的洞天怎么只剩下了一口!”

老人大惊,原本还笑眯眯的眸子猛然睁开,像是两轮璀璨的太阳,让整个世界都仿佛要被颠覆了。

“不是……师弟不应该早就七洞天了吗……”魔女同样惊了。

“不对……这个洞天……你重修了?!”

大长老讶异,他见过太多的天骄,也知晓很多事,十洞天者在这上界并不算罕有,甚至,不少少年至尊为了修到极致,在这一境界,下了很多功夫。

除此之外,各个顶级大势力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毕竟十洞天只是极境,而非超越极境。

“嗯,十洞天一不小心全部打碎了,如今重新开始。”白夜平静道。

“你已经修成了十洞天?!”

“什么时候!”

大长老和魔女都仿佛见到了鬼一般,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该不会是两个月前的那一晚吧……”魔女似想起了什么,那天她见到对方在洗澡,也同样见到了那染血的衣衫。

不出意外,对方那天就已经打碎了自己的洞天,且极有可能还是故意的。

“确实是那一天。”白夜轻语,在他的眉心处,也缓缓升起了一个光团形的洞天。

这口洞天很特殊,内蕴一个“时”字道纹,形似大日,透明而不璀璨,流动着缕缕光辉,看上去十分温和,但却有一种让人难言的心悸力量。

这一刻,这个小少年变了,洞天的出现,让他仿佛与外界建起了联系,让他周围充满了浩瀚的本源气息,大道瀑布自天而垂,亿万透明符号绕身而飞,像是在掀起时间风暴,让整个山巅都在荡漾。

以大长老的眼光不难看出,那是真正的时光碎片,是无与伦比的可怕力量,然而,这个小少年却像是时光之子般,独立时光中,己身不朽。

“好、好、好!不愧是我教的麒麟子,此世之争,我们定能压补天教一头!”大长老很兴奋,双眼放光,不断打量着白夜。

这个少年给了他太多的惊喜,搬血境超越了极境,就连修炼速度都快的惊人,像是应运而生、注定要引领截天教崛起一样。

仅仅两年,两个境界,更是达到了十洞天,这等天赋,若是传出去,绝对要震懵数州。

“没有落下后遗症就好,下次你千万不要这样做了,我截天教缺护关人吗,明天我给你调一位天神!”大长老很激动,雪白的胡子乱颤,让一旁的魔女忍不住直翻白眼。

“我想出去游历,听说下界贫瘠,我想去看看。”

“下界?不行,绝对不行!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那里只会浪费你的时间。”大长老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