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爆打金角银角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120字
  • 2022-04-13 00:00:14

“杀!”

金牛大吼,挥动金色拳头,阳刚而霸气,凶猛而无匹,带着无尽的神力,像是在推动一片金色的汪洋。

这是该族的祖传神通,至刚至阳,配合该族那先天强横的肉身,勇猛的惊人。

传说中,该族的老祖曾施展此拳,在那上古年间,一拳打死一个教主,震慑天下。

“虚空断魂!”

白夜伸手,猛然在前方一划,一道宛刺目的白色光速像是劈开虚空而现,将天地都截成了两半。

“轰隆隆!”

空间被斩断,裂开了不知多少里,巨大的口子像是虚无深渊,吞噬一切。

“白夜!”

黄金牛浑身是血的冲出了虚空深渊,他战意不减,狂暴无比,气血隆隆,直冲云端,整个人像是一堵金色的小山般站立在天空,眸子极为阴沉。

他感受到了出道以来的最大压力,对方太超然了,宝术强大的吓人,至今还有更强的手段未曾施展而出。

“你知道什么是剑道吗……”

白夜抬头,目看下方,在他的左手上,一株小草静静挺立,至今为止没有动过。

“嗯?”金牛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世间有三种剑道,一种斩仙,一种斩元神,还有一种斩天地……我的肉身不如你,境界不如你,力量也不如你,但……”

“轰!”

天空上的那人动了,手持九叶小草,摇动之下,天翻地覆,剑气滚滚而出,宛若成片的银河飞来。

这一刻,不管是金牛,还是银甲王,都在惊悚。

那剑光太可怕了,犀利而霸道,无物不斩,无物不破,带着透明的符文,所过之处,天空都被切的七零八落。

“这……融合了空间之力的剑道……要不要这么夸张……那家伙到底是谁啊!”银甲王炸毛,恨不得生上八条腿。

“跑什么,给我上!”

金牛率先出击,像是在推动上万座大山,神力剧烈澎湃,瞬间打出十多拳,将一道袭来的剑瀑生生轰爆。

但,那剑瀑太密集了,他根本无法接近对方的本体。

“嗡!”

一个人影自空间中闪现了过来,抬手一扫,剑光成片飞至。

这一刻,金牛是狂暴的,也是无匹的,浑身符文汹涌,张口一啸,漫天音波滚滚,哪怕是袭来的剑光,都产生了片刻停顿。

可,下一瞬,一株九叶草带着密积的符光扫了过来,不仅劈开了金牛的天赋神通,更是从他的头顶划过。

“咔嚓!”

一声脆响传出,伴随着两根牛角被斩断,让金牛彻底疯狂。

“金兄,本王来助你!”

“杀!”

银角王来了,它手持一件神能沸腾的银色战戈,猛然一划,天地都仿佛被劈开了。

金牛黑着脸,他心里明白,对方其实已经留手了,但他的牛脾气就是让他咽不下这口气。

“轰!”

金牛也加入了战团,手持一柄雪亮的大刀,力劈四方!

“空间领域……三千大世界!”

“降临!”

这一刻,金牛与银角王全迅速后退,猛然抬头看向天空。

那是一个巨大的宇宙雏形,内蕴日月星辰,它在一只手掌下迅速放大,遮天蔽日而来,宛如大世界降临。

“吓死本王了,我还以为真有三千大世界!”

“杀!”

金牛与银角王迎天而上,刀光与戈光齐扬,轰击上天。

但,就在此时,一道人影无声无息出现,像是幽灵一般,伸手一拍,时光之力沸腾,如一片片透明的刀子,将两人笼罩。

“什么时候……”

“我身不朽,镇压太古!”金牛咆哮,动用了一种秘术,守护己身,但就算如此,他的身体依然在老化。

“两世为人!”

这一刻,不管是金牛,还是银甲王,都是一片惊悚,瞳孔巨缩。

那两只手掌晶莹剔透,划过一缕缕玄奥莫测的轨迹,像是在调动大道,又像是在调动一种无上伟力,抬手拍来的刹那,禁忌的气息汹涌,直接将他们淹没。

“轰!”

两人身体巨震,在他们惊骇而又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他们的体内各飞出了一道透明的身影。

这一刻,他们骇然的发现,自己的战力竟然在狂减。

“啊……”

银甲王挣脱了开来,提着老迈的身体,想要挥动战戈,但却被对方一把夺了过去。

战戈倒劈,银光璀璨夺目,划开天地,将一道身影劈成了两半。

“你……”

“轰隆隆!”

一条小腿横扫了过来,力道惊人,拦腰而至,让金牛瞬间倒飞,砸向大地。

“白夜!”

“在呢。”

白袍少年来了,一手持神戈,一手托九叶草,神圣的惊人,大杀而来,卷动时光碎片,让整个天地都在荡漾。

“轰!”

金牛再次被打飞了,整个人身上裂开了一道巨大的伤痕,差点没将他拦腰斩断。

“唔,他也真能忍,都这个程度了,都没用天神器。”

“或许是牛脾气,也或者是仅有的一丝尊严。”白夜盘坐在虚空,开口的同时,往嘴里丢了一株血魂草。

上方的两道人影盘坐在云端,俯视天下,下方的两道人影,大战不断。

“投不投降!”

“打死都不投,你这辈子都别想骑我!”

“你想错了,我不是非要骑你,而是你的形象气质绝佳,全金的你,比某人的金背要亮眼很多。

虽然你的实力还比不上人家的一根牛毛,但到时候两两相见,你或许可以与它比划比划肤色。”

金牛浑身上下都是伤口,但目光却极其不屈,像极了最后的倔强,他甩了甩发懵的头,手持银刀,紧紧防备着前方的人影。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头皮一麻,全身上下都在疯狂的生起寒意,那是一道黄金流光,自天穹而降,是那般的熟悉,是那般的摧枯拉朽。

“噗嗤!”

伴随着身体的猛然一震,金牛踉跄了两下,整个人再也难以维持,双膝一软,跪在了残破的战场上,而后扑倒在地。

“你……”金牛强行抬起了头,面前有道身影,但在那天穹上,也有一道白衣身影,且正缓缓的收起了手臂。

“回头你会发现,跟着我,不缺草吃。”

“吃……你大爷……”

“你有点不乖。”灵身走了过来,一巴掌盖了过来,将金牛拍个半死。

金牛趴在地上,突然不想挣扎了,“原来我打了半天……只打了一个灵身……还没打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