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交易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1916字
  • 2022-04-28 01:58:12

佣兵,是一种很常见的组织,多为刀口上舔血的散修,他们大多出入在大荒、原始森林、上古战场等地,以猎杀凶兽、寻找资源为主。

但,有些极端的人,偶尔也会接一些杀人越货的勾当。

不过,他们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在这片无边大荒中,就有三个人绝对不能惹,补天教圣女,截天教双魔。

魔鹰划过天际,双翅一展,狂风呼啸,所过之处,畅通无阻。

“之前的那些人真的是剑谷的人指使的?”

“肯定是,相信我,准没错。”

“可是她们前几天就走了啊,我亲眼目睹她们从天际消失。”凤舞疑惑。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里有数就行。”白夜微微一笑,眸光灿烂,让凤舞忍不住头皮一紧。

“别,我认栽了,那种庞然大物我们天仙学院可惹不起,你别想拖我下水。”凤舞连连摆手。

这个世界上,势力之间同样存在着巨大差距。

有人说,在上界,有这样一种划分,天神,可以镇守一方,传道开派,建立自己的势力,但大多数天神都在闭关,少有出现。

教主,可以威压一州之地,绝对的大人物,地位超然,受亿万生灵敬仰,常人一生难以见到一个。

但,在教主之上,却还有更高的层次,被人尊称为至尊(伪),属于教主中的巨头,只手遮天,无人能敌,只身盘坐在九重天上,高高在上,俯视着一个又一个时代。

不管是截天教,还是剑谷,都有着那样的无敌巨头,这是公认的最顶级大势力,不论哪一个,都不是天仙学院可以比肩的。

虽然天仙学院的院长看似是一州之地的霸主,但与那些古老道统相比,差距很大。

“姐姐,你惹不起他们,就惹得起我们了吗?”

听闻耳边的低语,感觉到腰间做怪的手,凤舞脸色一红,满额头的黑线,“喂,你家师姐耍流氓你不管管吗!”

白夜:“……”

“没办法,她最近好女色,你忍忍就好,很快就过去了。”

“我忍你们很久了!”凤舞强忍着腰间的痒意,在心中将这一男一女诅咒了个遍,若不是眉心前的那枚古怪的珠子镇压了她的元神,她绝对要和这两人拼命。

“胡说,本妖女男女通杀!”

“师弟,手感贼好呢,光滑又细嫩,臀俏腿长腰还细,估计是个生儿子的料,你要不要试试?”

凤舞:“……”

她真希望天上赶紧降下个天雷,劈死这无良的二人组,省的以后她产生心里阴影。

“说正经的,我传你一种仙术神通,你将天仙光传给我师姐,怎么样?”

“仙术神通?”凤舞有些意动,虽然天仙术也是一种上古仙术,来自书院中的真仙遗刻,但它的作用更偏向于护体,是弥补女修肉身短板的绝佳秘术,可以在肌肤表层形成一种仙光,防御力强大的变态,也是她短时间打遍一州同代的依仗之一。

“无缺仙术,连教主都要心动,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白夜开口道。

“让我考虑一下……”凤舞沉默,对方没有坑她的必要,若是想,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她。

“也不是不可以,我希望你师姐不要外传任何一人,我同样也不会外传,那是我天仙书院立足的根本之一,必须发誓。”凤舞严肃道。

“当然。”白夜答应的很爽快,他笑道,“其实我们还可以做一个交易。”

“什么?”

“若我将你的东西还你,你带我进渡劫神莲池洗一次澡,怎么样?”

“你真不要脸,亏你想的出来,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凤舞红着脸,一边开口,一边死死的摁住了那准备往上游走的手。

但到了最后,凤舞还是答应了,也不知道是魔女作怪的原因,还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至于白夜,则选择了袖里乾坤这种大神通。

对于他而言,说不上吃亏,利用已有的资源,换取己方没有的神通,这种互慧互利,他很乐意做。

尤其是,袖里乾坤在上界也不是没有,只是没有完整的。

……

……

数日之后。

两道人影从盘坐中醒来,各个天仙光弥漫,极其神圣,像是两个坠入人间的仙子,出尘无比。

凤舞很尽责,传授之后,竟然还主动指导了起来,不得不说,这笔买卖很划算。

唯一让白夜感觉怪异的是自家师姐的变化,她一动不动,宝相庄严,比以往多了那么一缕高贵,同时也有一种俯视众生的冷艳。

但下一刻,她眸波流转,笑意盈盈,又变得妩媚多姿了起来,像是一个妖娆的女妖精,一举一动都让人难以抗拒。

“成了?”白夜问道。

“初期的效果就很强。”魔女很满意,也有感动。

一路走来,她跟着自家师弟获得了很多造化,上到天功、十凶术,下到天阶宝术,对方从来不吝啬,明明那么惊艳,却没忘记过她。

有时候,她总感觉很梦幻,突然多了一个初代师弟,不仅打破了她原有的生活,还让她进步如飞。

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让她担心终有一天会醒来,一切成空。

白夜感觉脖子上突然多出的一双手臂,莫名惊诧,“别闹,桃源城快到了,你是圣女,我是初代,要注意形象。”

“就你俩,还有形象?”凤舞毫不留情的打击,她一个外地人,都知道这俩家伙的名声多惊人,什么敲人闷棍,什么暴揍神明,多的数不胜数。

但,她又忍不住对这对关系极好的师姐弟生出一种羡慕,修道本孤单,有这样共同前行的人互相陪伴,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