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雷霆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332字
  • 2022-04-13 01:20:52

“你是来看我的吗?”

白袍少年目光灿烂,牙齿雪白,咧嘴一笑,让月婵难以招架,目光闪躲,只能硬生生别过头去。

“我是来杀你的!”

“为何?虽然我们两教敌对,但我们之间又没仇。”

“我还是要杀你!”

月婵不为所动,有傲娇,也有清冷,长剑凌空,抬指白夜,仇恨,确实谈不上,羞愤,自然不少。

“你打不过我……”

“不……她想抓你当坐骑……”

忽然,一道微弱的神念波动传了开来,让月婵一僵,让白夜一愕。

“我?”白夜指着自己,不敢置信道。

“闭嘴!”

月婵逃了,像是在落荒而逃,但却也有一道声音飘来,“剑谷的人在找你们。”

“啊,原来你是在担心我,下次做你生意可以打八折。”

依稀可见,已经飘到天际的身影猛然一个趔趄,差点没稳住身形。

有些人,看上去清冷如仙,贵不可言,但心态崩塌,往往只在一瞬间。

月婵就是如此,心境瞬间破防,从九天之上,直坠红尘,虽然依旧耀眼,却也更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白夜笑笑,回首看向身后光幕中的魔女,她依然在闭关,也不知道在那个小世界中获取了什么造化,连续几天都没一点动静,这般安静,着实让他有些不习惯。

正好,他也需要一些时间,将天荒地老再完善一下,同时还有三种空间神通在等着他去学。

但,有些事情,往往不尽人意。

傍晚,盘坐中的白夜从闭目中醒来,眸光直视天际,大雨仍在,但在那尽头处,整片天际都在震动。

锐气破空,一道流光划开大雨而至,停在不远处,金裙闪闪,灿烂无比,照耀着一双大长腿,极其吸睛。

“你就是那个白夜?!”

白夜抬眸,瞥了一眼远处的一片虚空,目光落在了为首的金裙少女身上,精美的五官上,雪白的下巴高昂,凸凹有形的身材上,皮肤晳白似雪,只是立在那里,就有惊人的神辉流动。

美则美矣,但姿态十足,高高在上,盛气逼人,有无形的锋芒,也有古老道统的傲然。

“有事?”

金裙少女目光如炬,俯视着白夜,像是在审问,“我兄长是不是来找你了!”

“你兄长谁啊!”

“别装傻,你知道我来自哪里。”

“你也好,你兄长也罢,关我屁事!”

“你……”

“铮”的一声,神剑出鞘,剑光璀璨,照耀天地,似银色闪电划过天际,让这片区域的大雨都为之一振。

但同一时刻,一道由透明符号组成的大手探出,形似龙爪,一把抓住了劈来的剑光。

“咔嚓……”

剑光爆碎了开来,宛若破碎的玻璃,顷刻之间化成碎片风暴,与一只龙爪一同向金裙少女探去,让她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苍白了起来。

但就在此时,远方的虚空中突然探出了一只神光大手,遮天盖地,一把挥散了风暴,击溃了能量龙爪。

那是一个身穿白袍的老妪,她从虚空中现身,立在了金裙少女身旁,打量着白夜,道,“我们并无恶意,只是想调查长风少主的死因。”

“与我无关。”白夜扫了两人一眼,闭上了双目,不在理会。

“那最好不过。”老妪低笑了一声,带着满脸不甘的金裙少女离去。

直到走出很远后,金发少女的脸色仍然冰霜一片,“为什么不抓住他,我兄长这次出来,主要是为了以初代,不管是他,还是剩下的两个初代,都难逃联系。

尤其是那个白夜,太嚣张了,根本就不把我们剑谷放在眼里,或许就是他杀了我兄长。”

“有这个可能性,听说那个白夜极其受宠,身上秘宝极多,我出手也不见得可以将其留下。”

“难道就那么放过他?说不定就是他动用了杀器暗算了两位剑老,同时杀了我兄长!”

“有些事,有怀疑就够了,但不需要我们亲自去做,白夜也好,凤舞也罢,不管是谁,杀了我剑谷的人,都难逃死亡的命运。”老妪平静开口。

……

……

一连半个月过去了。

始终笼罩大荒的大雨仍存,伴随着满天飞舞的雷霆和狂风,让整个大荒显得格外的压抑。

一片大湖上,一道人影缓缓睁开了双目,眸子中的仙光一闪而过,又重新恢了明媚,但映入眼帘的景象,却让她微微发呆。

大湖千里,浪涛汹涌,一望无际,雷霆闪烁,粗如水桶,自天群降,将天穹上的一道盘坐在以雷霆铸成的大鼎内部的人影劈的发丝倒竖。

但,对方的肉身极其变态,任由雷霆劈打,不仅无恙,反而在借雷霆的力量捶炼己身。

“山洞呢……还有,你脑子没坏吧,专门引雷霆劈自己。”

“不,我只是在享受洗澡的过程。”白夜回首,露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但下一瞬,他头顶的雷霆开始狂暴了。

万千光束雷霆齐落,照亮天地,场景壮观的惊心动魄,像是一场劫罚。

“小白夜,你别告诉我你想引雷劫!”魔女身在阵纹中,看的心惊肉跳。

相传,在仙古纪元,到了一定的级别,每晋一级,都可引发天之劫难,但凡渡过者,不管是对肉身,还是神魂,都有非常大的好处。

但,自仙古覆灭后,天地间再也没有了雷劫的踪迹。

这并非是指雷劫消失了,雷劫仍然存在,只不过需要用一些手段将其引下。

但是,这种引发的雷劫就像是一种禁忌,强大的令人毛骨悚然,自古以来,主动去招惹它们的,都遭受了灭顶之灾,死的不能再死。

“算不上雷劫,我只是在等待雷霆宝液。”

随着一句话落,整个天穹上的雷霆更加浓密了,像是汇聚成了一片百里大湖,笼罩整个天空,明亮的慑人。

这无疑是可怕的,诸雷齐落,劈向雷鼎,狂暴的骇人。隐约可闻,那区域荡起了一缕缕音符,让整个天地都仿佛一静。

音符如水波,荡漾乾坤,空灵中带着宁静,所过之处,一切都寂静了下来。

魔女揉揉眼,看着雷湖被吞纳进入鼎中,极致的毁灭中,竟然还伴随着滴滴紫色的液体,虽然只有五六滴,但却极其醒目。

“还真有呀!”

魔女惊讶,这是天地间的一种宝液,若是幸运,雷雨过后,在大地上或许能寻到几滴。

有大人物分析,雷劫本为毁灭,但毁灭中却也蕴含着一缕生机,因此会有雷霆宝液那种东西孕育,甚至,有的雷霆深处还蕴有古怪的池子,极其诡异而又难以理解。

魔女放松了下来,收起法阵,抬足准备登天而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师弟,给我留点,我还没尝过。”

但,就在她尚开始抬出脚步时,那片天地间的雷霆威能突然加强了数成不止,仿佛被什么给引发了一般。

同时,整个天地间的大雨都停了下来,阴风阵阵,乌云压顶,天威煌煌,恐怖的让人炸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