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天荒地老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573字
  • 2022-06-20 02:25:15

大荒深处,一座大山上,两道人影与一个白衣少女对立,剑拔弩张,让这片区域的气机更加严肃了。

“月婵,什么叫你不知道,我兄长是追你而来,现在他死了,你却一问三不知!”

“我该知道什么?”月婵平淡的看着对面的金裙少女,恬静而自然,哪怕在这爆雨中,都没有丝毫烟火气。

“月小仙子,我们没有指责你的意思,长风在这片大荒死亡,而他与我们分开时,曾言要与你一同前往桃源城,共赏盛景。”金裙少女背后的一位白袍老妪开口。

“他的行踪不是我能左右的,在水镜城与你们一别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何来赏盛景一说。”

月婵抬眸,目光落在了金裙少女身上,“虽然和我没关系,毕竟是因我而来,你兄长在哪里死亡的?带我去看看,或许可以帮上什么。”

一时间,两老一少都愣在了那里,孤长风确实是在大荒中死亡的,但又像是没在这片天地中,疑似是在另一片世界,他们若是能找到,直接推演即可,哪用费这么大功夫。

……

……

几日过去了,一座大山的半山腰上,一个白袍少年盘坐在山洞口,抬头看天,大雨倾盆,一连数日不停,天地昏暗,像是上苍的震怒,让整个大荒死寂无比。

少年宝相庄严,双目空洞,在他的周围,纹路一条条,秩序一道道,向远方延伸。

这是很奇异的惊象,空间的纹理像是显化了一般,密布在四面八方,宛若一条条纤细的脉络框架,密密麻麻,看上去杂乱无序,但却在支撑着整个天地。

“空间是什么……”

小到沙石,中到宇宙,大到那诸天之外,万物万灵,莫不在其中,谁敢说自己真正超脱空间的束缚,哪怕是仙王,都不过是那无尽虚空中的一栗。

天穹乌暗,一条条纹路像是电光小蛇,蔓延而出,带着一缕缕轻鸣,游走在天上地下。

万物皆有音,时光如此,空间也如此,他在灵界时意外触碰到了时光之音,从下界回来后,他一直在研究空间。

就像现在,白夜抬起了手,双指如剑,轻轻划在了面前的一条空间脉络上。

顿时,只听“啪”的一声,像是玻璃碎裂般,那条脉络周围的空间瞬间坍塌了。

这是空间的声音,它可以是裂,可以是断,也可以是碎,宛若奇异的音符。

“啪!”

“啪!”

“啪!”

随着一根根脉络的断裂,那种鸣动不断在他的脑海中扩散、回荡,聆听其音,仿佛听到了空间的毁灭、世界的哀鸣,仿佛一切都在走向灭亡。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声音,有轻脆,有颤鸣,也有狂暴和毁灭,一一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这一刻,他像是忘我了一般,闭起了双目,但他却没有看到,在那远方的天际尽头,有一道白衣身影正向这里飘来。

大雨滂沱,白衣人影立在远方的一座大山之巅,隔空观望,对方的状态很古怪,像是在悟道,又像是在神游。

但,他伸手一抚,时空两种符文交织,在他的膝前形凝聚出了一面七弦琴,空间源力为琴身,时间源力为琴弦。

“嗡!”

白夜动了,十指如飞,在琴弦上抚动,伴随着空灵的音符,成片的透明波纹荡漾而出,扩散在这天地间。

这一刻,这片天地仿佛得到了洗礼,波澜所过,万物生长,空间荡漾,片片重叠。

“又是琴啊……我还是很好奇……你在我家干了啥……”一头紫色小龙从月婵袖口中探出,豆大的眼睛四处张望,充满了好奇。

“你闭嘴!”

“哦……你脸怎么红了……”

“闭嘴!”

“脖子也红了……”

月婵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额头青筋暴起,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奇葩的神药,嘴欠的过分,且还话多,像是憋了很多年。

甚至,她怀疑这条龙根本就是故意不跑,想被人带出那片天地,要不然,她根本就抓不住对方。

袖袍一抖,小龙坠落,但,这家伙一跃而起,又重新飞了过来,抱住月婵的手掌,重新钻进了袖口中。

“你有没有发现……他弹的和你弹的声音有那么一点点相似……那天我在老远的地方就听到了……只是没有打扰你们……”

“原本还以为你要寻一头坐骑……毕竟那头银鳄就经常那么干……”

月婵越听脸色越黑,拳头紧握,她真的很想一把掐死这条龙,都是什么混账东西。

同时,那一张不由自主流着鼻血的面孔也开始在她的脑海中回荡,让她这几日来,始终难以保持住往日的心境。

两两相望,彼此盘坐而对,一大一小,像是一幅画卷,尤其是对方那直勾勾仿佛看傻了的目光,每次一想起来,她都无法平静。

琴音依旧,宛若天籁,悦耳动听,像是春风抚过大地,让万物都跟着升华了。

但,这个过程并未持续太久,那传出的琴音却缓缓变了,由轻灵变得开始激昂了起来,像是在弹奏一曲繁华盛世,人杰辈出,天骄似火,大世气息扑面,万千山河临身,辉煌岁月照耀天地,气势磅礴的慑人。

“他在弹什么……”月婵发怔,感觉到了不同寻常。

琴音继续在那片山间中回荡,锵锵而鸣,气吞山河,震撼了整个天地。

这一刻,天地间的爆雨停歇,乌云加重,一片片符文,一条条显化的脉络,一声声音序,全部都在那飞快变幻的手指上扩散。

下一瞬,琴音再变,由锵锵之音变得异常低沉、落寞,像是一个繁华大世将要走到尽头,辉煌落幕,众生老去,诸世成墟,一切归空。

这是很诡异的一幕,伴随着低沉的音符,天地开始昏暗,花草开始枯萎,树木成灰,空间扭曲……

异象一道接着一道,让人沉迷,恍惚间,她似乎来到了一个天地的中心,万千星辰环绕,日月抬手可触,在她的脚下,山河壮阔,无边无际,道统繁盛,人杰频出,惊艳世间。

但,这片天地却是昏黄的,大日西落,余光照耀,映照出一条条直达天上地下的脉络。

它们太密积了,分布在整个天地间,一根接着一根,不断跳动,仿佛有生命一般。

“这是哪里……另一个天地吗……”

月婵不知道,她抬眸看着那无尽大地,聆听着在这个世界中回荡的音符,隐约可见,在她的对面,似乎有一道闭目弹奏的朦胧身影。

他弹奏的速度很慢,仿佛指下无比沉重,每一次弹奏,都像是在拨动连接天地的巨大脉络,且伴随着一种透明的伟力扩散,以那白袍少年为中心,这片天地间的一切都开始消散了。

就是消散,像是随风而逝,又像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音波所过,一切都在成灰,就连她自己都不例外。

这一刻,月婵猛然被惊醒,抬头的刹那,整个人都呆住了。

空间无声湮灭,大地化成深渊,这片天地像是被一种禁忌伟力无声无息的化掉了一般,以那少年为中心,在天上天下,留下了一个一直径数百里的球状大坑。

时空的力量残留,至今在影响着这片天地,气机诡异而可怕。

“这是什么音曲……”月婵心惊,她感觉对面的少年气息似乎变了,宛若在这个境界的极巅再次升华,突破了界限,精气神得到了全部蜕变。

“人会老去,花会枯萎,天地也不例外,沧海桑田,岁月变迁,我有一曲,可让天地老去。”

这是时光与空间的结合,从而形成的独特音曲,若是演化到极致,或许一曲可以让宇宙成灰,归于虚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