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池中仙子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643字
  • 2022-06-20 02:21:46

白夜盘坐在一个直径一丈大小的石池中,泡着浓缩的神性液体,全身上下都在冒着氤氲仙光。

在他的脑海中,袖袍明亮,像是由亿万符文化成,在其内部,一只手掌浮空,托着一个宇宙雏形而立,不管是纹路,还是符文,都是那般清晰,所有的神秘都在他的脑海中逐渐展现了出来,让他无比痴迷。

这是袖里乾坤和掌中世界两种无缺的仙古仙术,他通过了考验,得到了这两种传承。

“是仙古的仙?还是更早的仙?”

白夜缓缓睁开了双眼,根本无法得知,反倒是身下的水池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池子中的液体也不知是什么物质形成的,流转着紫色霞光,不止是蕴含着密密麻麻的大道碎片,同时还有着惊人的药力,让他的身体不断发生咔嚓咔嚓的声响,仿佛在进行蜕变,最惊人的是,他在这里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缕缕真龙气。

这里像是一个山洞,他从石壁里面出来后,就被传送到了这里,暂时尚未走出。

如今,他获得的传承有点多,一种疑似无终的有缺琴音,两种空间大神通,就连那头虚空兽的符骨上都有一种空间神通。

甚至,他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还有一波暴富的一天。

但,同时,也有一种疑惑在他的脑海中扩散,之前发生的事,让他有些不解。

他小时候,蛄祖是没有传过他神通的,更没有教过他修行,但之前那记忆深处涌现的一幕,让他完全推翻了之前的想法。

或许,蛄祖不是没教他,而是有可能做了手脚,将教他的那部分记忆封印了。

也有可能,那些记忆只是一个宝库,里面装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等待着他去挖掘。

“貌似蛄祖会无终的琴音,好像没什么不对……”

白夜沉思,按道理,都是修时间的,蛄祖又是奉无终的命令,忍辱负重,两人的关系应该极好。

“等等……我怎么修着修着……”

六道轮回、草字剑诀、无终琴音、袖里乾坤、掌中世界,疑似汇聚了轮回仙王、无终仙王、古僧一脉……等人的传承。

怎么看,他都是堂堂正正的九天嫡系,未来上九天,登高一呼,估计长生世家都要羡慕嫉妒恨。

“我白夜,九天正统,谁赞同,谁反对!”

然而,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他的面前却突然坠落下了一个染血的身影。

少女浑身是血,整个人身体上布满了剑伤,气息极弱,虽落入了池中,却没有激起水花,仿佛被一股力量托着沉入。

“月婵?”

月婵挣扎着从池底浮起,就这一个举动,仿佛耗尽了她所有的力量,她看着同样只露着一个脑袋的少年,虚弱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那条龙呢……”

“不知道,我也刚到不久。”白夜摇头。

随后换来的就是一阵沉默,池子只有一丈,虽然不算拥挤,但这种情形,难免有点旖旎,甚至,很容易让人回想到以前,撬开记忆深处的闸门。

白夜倒是平静,他看了一眼闭目不语的月婵,同样闭起了目。

但,这种沉默,一沉就是半天,直到一声声悠扬的琴声响起。

琴音无序,有一种难言的沉重,十分压抑,像是有成片的大山压来,又像是有无边黑暗扑面,遮盖万物,遮盖天地,那种无力回天的感觉,几乎要让人窒息。

月婵皱了一下眉头,眸子缓缓睁开,看着对面仍然闭目的面孔。

他像是悟道,又像是沉浸在了某种意境中,一缕缕琴音自体内传出,回荡在这片天地间。

许久后,白夜缓缓睁开了双眼,“是不是太压抑了……”

“有些,像是大世即将落幕,太沉重了。”

“准确的说,那一纪元已经落幕了,不过,要不,你来试试?以你自己的心意弹奏。”白夜伸手一抚,万千时光符文汇聚,交织出了一张七弦琴。

月婵眸子颤动了一下,长长的眼睫毛扑闪,不知是不是想掩饰这再次共处一池的尴尬,她伸手接过七弦琴,轻轻拨动了一下。

顿时,时光符号沸腾,宛如一片片晶莹剔透的花瓣,散发着光雨的同时,让这片空间都在荡漾。

圣光与时光并存,音符随手指而动,将这个洞窟照的如同白昼。

一缕缕音波,如大道涟漪,瞬间荡漾开来。

月婵的琴音与无终的不同,她的十分空灵,悦耳动听,宛若天籁,让人忍不住恍惚,感觉身心上的疲惫都消失了,整个人轻松无比。

但,最让人难以想象的是,随着琴音的继缕,她仿佛进入了一个忘我的境界,动作越来越流畅,手指纷飞,时光飞扬,让周围的水位在疯狂下降。

同时,她的眉心处,也缓缓出现了一个朦胧的女子小人,宛若神形印记,她随月婵的琴音而舞,仙光缕缕,道韵无双。

但,月婵并没有发现,就在她沉迷于琴音之时,她的身体也在缓缓变化。

这种变化很缓慢,完全被时光力量影响了,恍惚间,白夜发现,月婵的身体竟然在变大。

不,准确的说,这是在长大。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变化越来越大,琴音铮铮,时光碎片飞舞,如透明的花瓣,又像是一片片光雨,让那原本就破烂的条条白衣都在风化,哪怕是池子也不例外,甚至这片山洞都是如此。

这太惊人了,她完全就是随手一弹,却能影响四周数米内的一切,有那神形印记的功劳,也有时光本源的流动,让她仿佛和时空共鸣了一样,进入了一种顿悟。

这是白夜所没有预料到的,月婵像是开了挂一般,全身晶莹透亮,每个毛孔都在吞纳着周围精华,到了最后,还剩下的小半池子的神液,全被月婵吸收了。

但,没了池水遮挡,这片区域似乎变得更白了,也更晃眼了,直接照亮了整个黑暗的洞窟。

这一刻,白夜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自身不受时光影响,呆呆傻傻的盘坐在池底,看着对面那雪白无比的女子。

她很美,在光雨的照耀下,清丽绝世,容颜美丽的令人窒息,睫毛弯弯,琼鼻挺立,闭目的眸子微蹙,嘴角微扬,似沉迷于音符中无法自拔,一举一动,都绽放着明媚的光辉。

但最让人难以忘怀的还是那曲线曼妙的身躯,洁白的晶莹,美的发光,美的犯规,如凝脂般没有一丁点瑕疵。

可以说,这是一幅绝美的画面,空灵而出尘,神圣而高贵,仙容玉身不染一丝烟火气息,只是一眼,足以让任何男人血脉偾张,气血翻涌,哪怕是在狐狸窝呆了几年的白夜,都彻底的看呆了,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

此情此景,或许是一刻,或许是半天,也或许只是几秒,一双眼睛在颤动中,缓缓睁开,露出了两颗如宝石般的眸子。

“很难听吗……”

“你……似乎流鼻血了……”

清冷的声音很淡泊,没有丝毫波澜,但让月婵古怪的是,对方好像变矮了。

“有吗……”白夜摸了摸鼻子,黏黏的,甚至就连嘴唇上都有一种腥甜,同时,顺着彼此的目光,月婵似乎也发现了不对。

完美无暇的仙颜缓缓低头,秀发披散垂落,眸子盯着那肤若凝脂、凹凸有致的雪白胴体,脑袋瓜子顿一空,渐渐的僵硬了。

这一刻,在她的目光下,清晰可见,雪白的肌肤于一瞬间腾起了片片绯红,如同仙妃醉酒,诱人无比。

这一刻,洞窟是死寂的,也是压抑的,静谧的吓人,一个一脸尴尬,一个低垂着头。

“可怜的孩子……不要怕……勇敢的上吧……本龙为你自豪!”

但就在这死寂无比的时刻,一道朦胧的神念波动突然从山外传了过来,让整个洞窟为之一冷,天地为之一振,紧接着,洞中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可怕杀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