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无终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559字
  • 2022-06-20 02:20:26

女子朦胧,浑身仙光璀璨,符文密布,神圣的像是仙女临尘,只是立在前方,就让整个虚空都失去了色彩。

这一刻,白夜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制彻底的消失了,他又回到了铭纹后期。

但,这一刻,那个女子也攻了过来,她很强大,与白夜处在同样的境界,衣袂飘飘,仙光涌动,袖摆轻抚,看似动作很柔,但袖摆甩动的刹那,顷刻之间大风裂天。

这一刻,那抬动的袍袖放大,瞬间遮拢天地,仿佛可以吞纳日月星辰,熔炼乾坤,恐怖无边。

“难道是……袖里乾坤!”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大神通,在仙古时威名远扬,远不是如今上界的残术所能比的。

白夜瞳孔一缩,身体的本能在疯狂预警,仿佛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那条小龙为什么会那么放心了,或许想要进入那片石壁的后方,就必须击败这个疑似仙的女子。

“轰!”

数不清的透明符文自白夜体内涌现了出来,如海一般,迅速定住乾坤,冻结所有。

空间为王,时间为尊,他以时光符文对抗袖里乾坤,以时间针对空间。

这一刻,世界仿佛玻璃一般,在啪的一声轰响中,爆碎了。

但让人心惊的是,那道袖袍还在,它并没有破碎,依然如故,直接罩来,将白夜收进了其中。

这并非他弱,而是没有真正的时间神通,无法与袖里乾坤对抗,就像是他手中空有大把的内力,却没有可以施展的武技,无法彻底的将内力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这一刻,白夜很冷静,周身符文沸腾,在他的体表形成了一颗大日,将他包裹在了其中,抵抗空间的炼化力量。

袖袍仍在动荡,似有数不清的伟力在扩散,隐约间,在那袖中的天幕上,落下了一只葱白手掌,五指如玉,每一条纹路都是前所未有的清晰,它缭绕着日月星辰,掌心托着一片旋转的宇宙雏形,猛然拍落了下来。

这是惊人的,气机太恢宏了,浩大无比,落下的刹那,像是一只仙王之手,掌生宇宙,覆盖乾坤。

“掌中世界!”

白夜瞬间惊呆了,这是古僧一脉的绝世大神通,在仙古时,极度耀眼,具有神鬼莫测之能。

如今,袖里乾坤和掌中世界结合,一前一后,衔接的无比完美,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威能,世界在崩塌,虚空在粉碎,时光在消融!

神芒无尽,璀璨无边,一只大手落下的刹那,伴随着亿万星辰齐落,带着宇宙雏形,向他撞来。

太可怕了,太灿烂了,无边神光燃烧,无尽神力沸腾,一只手掌,盖压所有,毁灭所有,任你术法通神,我自一手遮天!

白夜全身上下都在那只手掌下渗血,骨骼都在咔嚓咔嚓发响,五脏六腑都似乎也要跟着在崩裂。

这一刻,他仍然冷静,眸子璀璨,血液滚滚而隆,一枚枚符文,一片片神曦,一口口小钟……

“当~”

一声钟响回荡在了这片天地间,轻脆而有力,悠扬漫长,像是自时光的尽头而来,要回荡到那最初的起点。

他没有动用安澜枪和六道轮回,也没有动用草字剑诀和唯一洞天,而是在以纯粹的时光力量对抗,尝试着在压力下逼发自身的潜能。

“当~”

声音仍在继续,像是岁月之声,又像是独属于天地的钟鸣,让他的周围彻底的静止了,就连他的身体都停止了破碎,这意味着有了些许效果。

“当~”

但,当第三声钟鸣响起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他的灵魂仿佛经历了洗涤,记忆深处竟然出现了一段画面。

“爷爷,什么是时光……”

“时光是世间最本源的力量,虽无形,却始终存在,天地、万物、万灵,都在它的笼罩下。”

一片山谷中的石山上,一老一少相对盘坐,老人目光平静而沧桑,袖袍抬起,伸手一扬。

这一刹那,这片山谷变了,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侵蚀,日月在腐朽,万物在凋零,天地在老去。

似乎,一切都在那只手掌下消散。

“时光无形,不止存在于天地之内,也存在于天地之外,人也好,仙也罢,谁敢说自己可以真正挣脱时光的束缚,我们终究只是那时光海洋中的一栗。”

老人依然平静,伸手一荡,时光倒流,空间序乱。

这一刻,那个小童发现自己周围变了,他没有在长年生活的山谷中,而是立在了一片黑暗的虚无中。

这里太冰冷了,也太浩瀚了,没有边际,也没有尽头,像是一个大宇宙,而他不过是这个宇宙体内的一栗。

“轰隆隆!”

这一刻,天穹的尽头突然冲出了一片浩瀚而神秘的白色巨浪,它晶莹而迷人,闪烁着亿万宛若符文的星光,似自大宇宙之外拍来,隆隆划过,汹涌澎湃,径直将他淹没。

这太可怕了,大浪隆隆,势不可挡,拍打着虚空,咆哮着而至,像是时光与虚空的碰撞,两者交击,产生了一种极其诡异的力量,让他整个人脑海一片空白,身心全空,整个人都直接消散了。

但下一刻,他又重新出现了,像是从中跳脱了出来。

同时,他面前的景象也变了,一只大手自天穹而来,截取了无边海洋,在手中炼化,形成了一张符文琴。

琴有九弦,横陈在一个高大而伟岸的模糊身影膝前,散发着朦朦胧胧的雾霭,环绕着日月星辰,看上去极其神秘。

“嗡~”

这一刻,符文琴被催动,音序连绵不绝,低沉而悠长,浑厚而沉重,扩散出去,宛若一道道透明的时光涟漪,荡遍了其内的宇宙。

男子无声,盘坐在天穹,手指修长有力,不断抚过,让音波如水,一声接着一声,一道接着一道,瞬间淹没了天上地下。

琴音低缓悠远、缥缈空灵,散发着一种初起的情绪,上传于天,下通九幽,以那男子为中心,仿佛贯穿了古今,又仿佛传遍了时间长河、回荡在诸天时空。

这一刻,琴音渐渐的变了,空灵中散发着一种难以想象的沉重,这种声音太响烈了,也太压抑了,雄浑而厚重,像是在弹奏独属于这个天地的迟暮之声。

到了最后,万千音序都仿佛汇成了一道声音,“铮!”

这一刻,都个大宇宙都猛然抖动了一下,像是被击中了死亡脉络,竟然开始了崩塌。

这一刻,天地迟暮,数不清的生灵在死亡,无尽的壮阔山河在腐朽,到了最后,整个宇宙都在那一声琴音下消散了。

“这是什么……纪元黄昏?!”

白夜回过了神,虽然他感觉那首音曲并不完善,疑似只有一半,但他的双目却明亮的惊人,一道道音符在他的脑海中回荡,让他的血液在沸腾、在汹涌,在其内部,数不清的时光符号在血液中隆隆而鸣,仿佛在与声音共鸣。

同时,在他的体表,大日消失,大钟散去,数不清的符文重新组合,渐渐的凝聚出了一张琴。

“叮~”

琴音荡漾,回荡在这毁灭的天地间,传递在界外,无处不在,无处不存,悠扬中带着雄厚,沉重中带着压抑,宛若纪元黄昏那种前所未有的大劫一般,尚未到来,就让人难以喘息。

但,这一刻,日月星河在消散,乾坤在崩塌,那个雏形宇宙也好,落下的手掌也罢,在琴音下,仿佛一切都要被葬下。

女子不动,一如既往,再次抬袖,没有其它仙术,只有这两种大神通的组合,继续压来,像是在指导,又像是在传授,反反复复就只有一只带着袖袍的手臂,极其可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