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女人的心思不要猜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454字
  • 2022-04-01 00:00:48

“轰!”

一只手掌拍了过来,如同天碑,突破林立的剑海,轰击在一座剑山上,打的其不断摇动,而后消失,让孤长风瞳孔猛缩。

但下一瞬,那人又出现了,再次拍击。

这一刻,四面八方都是人影,到处都是手印,一道接着一道,像是空间乱舞,仅一瞬间,他的剑山竟然被轰爆了八座。

那手印力道太无匹了,像是一式空间散手,完全不弱于他养的杀术神通。

这一刻,璀璨的金光爆发,剑鸣震天,一口又一口血色杀剑飞舞,围绕着一道身影直冲远方大地,想要脱离这片区域。

然而,对方的速度更快,瞬间出现在前方,手上七彩小剑滴溜溜凌空旋转,但下一刻,一只手掌猛然握住了仙金小剑,立劈了过来。

“给我……开!”

孤长风暴喝,两座杀山在前,无尽的赤色剑光跟随,无数神剑铮鸣,照亮天地。

“轰隆隆!”

这一刻,孤长风仿佛化成了一柄巨大的万丈杀剑,光芒太炽盛了,景象骇人,万剑齐动,组合在一起,一起劈斩,势不可挡,声势浩大无比。

这一刻,茫茫剑气割裂一切,直接冲散了袭来的七彩剑河,剑光铮铮,斩人心魄,迫人灵魂,哪怕是白夜的肉身,都感觉冰冷杀机在透骨而过,让他的身体似要渗出血来了。

“吾修杀剑十五载,聚万剑之意,凝我之神,化神杀一剑,拿出你最强的天赋神通,与我一决死战!”孤长风大吼。

“除却天赋神通,其实我还拥有一剑。”

这一刻,白夜抬臂,高举七彩小剑,整个人庄严而肃穆,空灵而神圣,声音浩大无比,响彻云霄。

“吾修道十一载,未曾磨炼出无敌法门,但却修有一剑,威能无穷,可裂千山,可断万海,可降妖魔,可摘星辰,可弑神明,其名……”

“开天!”

“轰隆隆!”

这一刹那,剑光煌煌,仿佛从世外而来,撕开混沌,宛若在进行开天辟地,所过之处,所向披靡,一切有形、无形的阻碍都裂开了。

“长风!”有巨大的咆哮传出。

那道剑芒太犀利了,斩破苍穹,惊神慑佛,绝世而霸道,剑气宛如要斩开大宇宙,演化着骇人听闻的势,仿佛可以斩破古今,得见永恒。

这并非真的有那么强,而是演化出了剑道真义,演出了真正无敌的势,产生了可怕的异象,给人一种难以想象的心灵冲击,让这片天地间的每一个人都被惊的灵魂发颤。

“有……草字剑诀的影子……”

偻随着一声低语,万丈巨剑包裹着一道人影撞了过来,但在白夜身前时,却突然一分为二,带着血渍和巨大的剑芒,从他身旁划过,吹的他衣袍与发丝齐扬,撞在远方的大陆上,发出隆隆巨响。

孤长风死了,死之前认出了那种无上剑诀,但同样的,其他人也认出了。

“是草字剑诀吗?”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出,让在场的人都是一震。

“月婵仙子,你来的正好,快,助我一同诛杀他们,为长风报仇。”仅剩下的一个老人大喜。

白夜回首,看向远方的大地,那里有一道白衣身影正急速而来,她的目光不变,手持剑胎,只身冲了过来。

她同样强大,在这个境界超越了极限,十洞天环绕,圣洁无瑕。

但出手却是无比狂暴的,十洞天中各飞出了一个朦胧仙子,与她融合,仿佛刹那间进行了升华,剑光斩来,宛若天外飞仙。

但白夜却没有接,而是对着那双仿佛会说话般的眸子眨眨眼,直接隐入了空间中。

“轰隆隆!”

剑光如仙辉,搅碎那片天地间的一切,伴随着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斜斜飞出,让李云聪遍体发凉。

“什么鬼,你们一杀一躲,配合的可真够默契的……我废了半天劲才杀了一个,结果这个让你捡个便宜。”

然而,换来的却是一双清冷的眸子,很好看,但却杀机凛然,仿佛一言不合连他也会一同斩掉。

白夜从空间中走出,看着手提着剑胎的月婵,笑意很浓,“多谢仙子出手相救,在下感激不尽。”

“我没有救你,是在杀你,但被你躲过了。”月婵认真纠正,心境根本就不为所动,她看了一眼远方的死尸,停顿了一下道,“孤长风应该是跟着我过来的。”

白夜一愣,他知道这个小仙子有多优秀,如此年纪,就是上界贵不可言的月仙子,只要出现,从来不缺追求者,别说孤长风了,就算仙殿传人突然蹦出来,他都不意外。

但,你这是在向我解释吗?

“别拿你那怪异的眼光看我,你这小魔头,人人可诛。”

“其实我们没必要打打杀杀,完全可以换种方式,比如……以身伺魔?”

“你想多了,若你愿意跟我回教中,自会有人为你除魔。”

“不对啊,我记得,昔年,你们补天教曾出现过一场大劫,最终,那一任圣女就是以身伺魔,从而改写了一场惊天战局,成功扭转乾坤。”

“那还是杀掉你好了!”

月婵来了,身影飘飘,圣光环绕,空灵而绝尘,不食一丝人间烟火,看似杀机凛然,实则直接从白夜身边错过,同时打出一道流光暗器。

那是半截白玉参,足有一尺长,通体白净如玉,晶莹剔透,流动着惊人的霞辉。

但,它的切口却很新,很整齐,像是被利剑斩过,甚至,在那体表上,至今还残留着半排清晰无比的牙印,像是刚被人咬过。

半截胖娃娃带着圣霞光辉,以极快的速度向白夜后背偷袭而去,让李云聪瞪大了眼。

“圣药!”

李云聪惊呆了,但让他不明白的是,月婵这是几个意思,就好像,那两人之间有种他人不知道的隐秘。

白夜愣愣的看着手中的半截圣药,闻着空气中的馨香,有飘过的少女香,也有浓郁的药香,但,你给就给,当着李云聪的面是几个意思,怕我不认账?

讲道理,他做生意很有诚信的好吗。

“你师姐咬过的东西,送你了……此外,仙种不在她身上,你继续针对她也无用。”

人影飘远了,唯有一道神念在白夜脑海中回荡。

果然,月婵不是无缘无故找他,而是想打消他继续针对下界月婵的想法。

“不是,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你们两家不是水火不容,见面就砍的那种吗?”李云聪捏着下巴,一脸的八卦。

“难道……你们当初在阴阳潭发生过什么?”

“就像你说的,截天和补天水火不容,她刚才还在拿圣药偷袭我!”白夜笑语一声,飞向孤长风的尸体,这等嫡系的随身物品,他没有理由放过。

“我信你个鬼,你见过拿圣药当暗器的?怎么就不偷袭我?我李云聪敢对天发誓,此生愿意被圣药活活砸死!”

“醒醒,天还没黑。”

“你这个敌对大教的家伙,她不提剑砍你就算是很克制了,肯定有猫腻,我愿意用十年寿命换取那不为人知的内幕。”李云聪怪叫。

“女人的心思,不要去猜,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

“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混天狐窝的男人,就是不一样。

话说,你的师姐妹有没有雷道高手,我愿意诚心向她们学习。”

“滚犊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