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天门开启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351字
  • 2022-03-31 00:00:50

传言中,天陨州和某位女仙有关,古今流传,但从来没有被人证实过。

然而,这一日,三个原本还在大战的少女,仿佛福至心灵,彻底的升华了,一个个被从天而降的璀璨仙辉笼罩,就那么飞升了,让下方的两道人影的最后一丝幻想彻底破灭。

讲道理,他们才是发现者,更是第一批进入的人,但现在是几个意思,看不起男人?

这种想法显然并不成立。

就在三女升天后没过久,这片大陆上笼罩的迷雾就开始缓缓退去了,而后,在天空的位置,露出了一对巨大的石门。

石门古老,气息极其沧桑,不知是什么纪元的古物,一扇门上雕刻着片片花草图纹,另一扇门上刻着和他们对战时相似的古兽,种类极多,足有二十来种,每一种,都仿佛一道宝术烙印在门上,栩栩如生。

有龙爪、雷天雀、仙剑、袖袍,亦有三眼神光等。

“这是……”

白夜惊讶,石门很大,流动着缕缕混沌气和磅礴的威压,平躺在天空上,像是镶嵌在了那里,又像是通往上天的门户,明明很古朴,但却有一种让人难言的肃穆与压抑。

“难道真的和上一纪元的仙有关?!”李云聪也难以淡定了。

“仙不仙我不知道,但那里肯定不是你们能进的。”

就在两人都在心动时,大后方突然出现了三道身影,两老一少。

少年年纪不大,只有十五六岁,穿着一身华贵紫衣,束发戴冠,背背金剑,面容俊美,眸子凌厉,身体修长,只是负手立在那里,就像是一柄出鞘的神剑,犀利的惊人。

但,此人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列阵,若放到下界,绝对可以封王。

“剑、谷!”李云聪一惊,瞳孔剧缩。

这是一个绝对的庞然大物,号称当世最古老的道统之一,疑似可以追溯到那个被岁月葬下的仙古纪元。

可以说,这个势力的强大,不止体现在剑州,更重要的是,此道统在上界被称为剑者的圣地,每年朝圣的生灵不知凡几,多的根本数不过来。

“李云聪?可惜,若是之前,或许我会有收你为剑仆的心思,但现在,你,我看不上了。”

那少年太自负了,直言不讳,没有丝毫顾及,自信二字,像是刻到了骨子里,他嘴角上扬,目光转动,伴随着一缕白色闪电划过,直接扫向了白夜。

这一刻,整个天地都是嗡鸣的,白色闪电凌空飞出,像是有成片的剑光袭来,锋芒的骇人,让整个空气都仿佛被切开了。

白夜侧身,任由白色闪电紧则着他的胸前而过,在他身后炸开,“这天下并不是剑谷一家的,你不觉得自己过界了吗。”

“过界?”少年冷笑,“一个初代就成了可以指责我剑谷的人了吗,在某些年代,初代这种生物不过是我族小祖剑下肆意屠戮的猎物。”

“何况,就算我杀了你,那也是年轻一代争雄,截天教又能说什么!”

那少年太强势了,直言要斩初代,不惧截天教,底气足的让人窒息。

但,李云聪闻言,瞳孔却在剧缩,似想到了什么,“难道你是……孤剑云的后人!”

就连白夜都是一愣,“孤剑云?古代怪胎?”

“没想到你们竟然还知道小祖的名讳!”紫衣少年舔了舔嘴唇,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我虽不是初代,但却是和我族小祖流着同样的血,原本只是追月婵仙子而至,顺便行小祖之风,没想到你们都在,机会难得,正好以我之剑斩杀初代,浴血升华!”

孤长风说的平静,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但言语中的杀意却宛若惊涛骇浪,拍的虚空上到处都是剑痕。

也就是说,这货可能是一个狂人,专门以猎杀初代为骄傲,以初代之血,洗己身,明意志!

这种人在上界不是没有,而是有不少,每个时代,几乎都会有古老道统的嫡系传人出世,专门猎杀初代,以此为荣。

甚至,更狂者,敢去猎杀古代怪胎。

原因无它,有人想借此一战扬名,还有人想借初代来磨炼自己的意志,也有人想恒量自身与古代怪胎的差距。

成功者有之,失败者,坟头草都长满了。

“其实,我一直很向往剑谷,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无所顾忌的阅览剑谷的所有秘典。”白夜突然笑了,笑的很灿烂,笑的李云聪摸不着头脑。

剑谷的来历,或许一般人不知,但白夜却知道,此道统与罗浮真谷、妖龙道门、火云洞等并列,且穿同一条裤子,背后站着一位残废的剑仙。

同时,也是他们培养出了六冠王。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彻彻底底的二五仔,与仙殿一样,是打压、监视罪州的领头羊,也是颠倒黑白,将七王功绩硬生生更名为罪的罪魁祸首之一。

这一刻,白夜感觉自己是激动的,自己的卧底之血是滚烫的。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整天磨刀霍霍,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因为自己终究有一天要开始捞功绩。

杀一些寻常人算不了什么,但若他打跨了仙门道统、长生世家,以后回去的时候,这日子不就好起来了吗。

截天教本不是那种太过张扬跋扈的势力,身为顶级势力,它针对的只有补天教,以前白夜就在想着如何去找其他势力的麻烦,不曾想,现在竟然有人自己送上门来给他提供借口。

“无所顾忌阅览?就你?口气倒是很大,呵!”

孤长风冷笑,姿态傲然,自信心满满,伸手一扯,只听嗤拉一声,华贵的紫色衣袍就被撕的支离破碎,露出了无比璀璨的金芒,让两人难以睁开眼睛。

太璀璨了,也太耀眼了,金色甲胄像是神金所铸,流动着惊人的神辉,充斥了缕缕纹路和古老符号,像是一件神道仙衣,始一出现,就让人无法直视。

金冠、金剑、金战甲,全身神能沸腾,像是一柄耸立在天地间的仙剑,犀利的剑气直冲云霄,慑人无比!

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天之骄子,绝对是剑谷当代的种子之一,有高傲的资本,也有自负的实力。

“他境界要高我们一些,我去!”李云聪目光开阖,紫色霆霆隆动,这个人本来就是冲着他们的初代之名来的,是福是祸躲不过。

“你有伤,还是交给我吧!”白夜一把拉下上前的李云聪,满脸肃穆。

谁知道,李云聪反而同样兴奋,“别闹,那可是剑谷,你让我去衡量衡量自己去他们之间的差距,顺便挽救一下我那可怜的名声,等我打赢,我带你去东海水晶城一日游!”

这突然的一幕,让孤长风脸色一变,这是几个意思,都不把他当回事?

还是天真的以为是个初代就能敌他?

但,就在那两人都在争抢着要捶孤长风时,这片天地间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大无比的轰鸣。

天空隆动,伴随着让人头皮发麻的金属摩擦声,那上方的天门竟然缓缓开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