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传承初现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3006字
  • 2022-03-30 00:02:35

桃花粉红春意浓,绿水青山换妆容。一望无际的粉色山脉中,景色美不胜收。

两道人影凌空而舞,一黑一白,一圣洁一妖娆,相互卷动万千粉色花瓣,像是花海中的绝美精灵,明明是在大战,却有种飘逸的美感。

“她就是截天教的圣女吗,倒是与月婵仙子的气质截然相反,传言中,她们容颜不相上下,就连天资都相近,现在看来不假。”

“少爷对她有兴趣?”

“我只对初代有兴趣,偷跟着月婵,也只是借她的光环斩一些吸引而来的天骄,磨炼我之杀剑!”

三道人影立在虚空之上,两老一少,俯视着下方的人影,但下一刻,他们的目光全部看向了远处的几道追逐中的流光。

“我的小可爱,看来不能陪你玩了,下次见面,记得洗白白,乖乖等咱宠幸。”

随着一道声音落下,桃林间的黑裙女子目光一凝,杀机涌动,她玉指如剑,斜劈而过,顿时,她周围纷飞的桃花像是化成了世间最犀利的剑,锵锵而鸣,万千剑光齐动,化成粉色长龙,随手冲出,瞬间将敌手淹没。

解决了敌手后,魔女回首看向地平线尽头极速而来的熟悉人影,媚目盈盈,眸波如水,有端庄,也有轻挑,“师弟,你是来寻求师姐庇护的吗?”

“还不是你害的,我的名声怎么会那么差,就差人人喊打了!”

白夜来了,提着一脸抑郁的李云聪,出现在这片已经结束的战场中。

显然,魔女也知道了这个月婵只是灵身,之前的陨星动静太大,想不注意都难。

魔女眸子飘忽不定,带着万古不变的狡黠,像是一头满肚子坏水的小狐狸。

“流言止于智者,随他们编排就是了,我们又不会少块肉,何况,你师姐我,明明人美声甜心至善,还不是照样被人当成了妖女。

安心啦,师姐会一直陪着你,有师姐在,你不需要其他朋友。”

白夜:“……”

他怎么感觉这丫头就那么幸灾乐祸呢!

“对了,月婵像是有备而来,大杀器都带来了,你在下界到底干了啥缺德事,竟然让她惦记上了你。”魔女瞥了一眼远方,那里一个白衣少女手持神剑已经追了过来。

“还有,李云聪怎么成了这幅蔫了吧唧模样?”

李云聪:“……”

他眼睛一闭,表示不想说话,他堂堂一个初代,未来的一州之王,每次见到这对师姐弟,都不会有好事。

“他之前消耗太大,又被人踢了一脚,暂时死不了。”白夜说罢,抓住魔女的肩膀,直接就走。

这是瞩目的,几人一前一后离去,让这片天地彻底沸腾。

五个人,三个初代,两个圣女,这种阵容,着实罕见。

但在他们走后,这片区域却也落下了几道人影,一个高傲华贵少年为首,两个老人为仆,立在魔女之前大战的桃林间,看着地上的一道道剑痕,纷纷目露异色。

“有意思,没想到这世间除了我剑谷外,竟然还有如此霸道的剑诀,看来跟着月婵仙子是对的。”

“初代齐聚一堂,少爷莫要大意。”

“初代?那只不过是我修行路上的磨剑石罢了。”少年目视那消失在天际的几道人影,笑意很浓,这让他想起了一个月前路过魔州时曾碰到的一头初代金牛。

“我不过是战败之人,早已失去了应有的战意,你与我打也无济于事,不如去截天州附近,那里初代频出,圣女齐现,有补天、截天双仙子,也有天陨州李云聪,还有一个屹立在四州年轻一代之巅的无双枪皇,我亦不是其对手。”

“金兄说的不错,战败之人如何当作目标与对手,原本我还想试试李云聪可以挡我几剑,现在我已经看不上他了!”紫衣少年目光如炬,犀利无比,他感觉自己体内的剑血在沸腾,这种兴奋与激动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

……

“天陨山?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一片雪山下,凤舞来了,她身着一身黄金战衣,身材高挑火爆,双腿笔直修长,乌发垂在前胸与后背,露出的每一寸肌肤,都晶莹的惊人。

安静下来的她,是一个美丽的可以让人窒息的女人,属于天下罕有的绝色。

她抬头看向远处,那里有几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他们在一片雪地中转了几圈,而后跳进了一个小池中,就此消失,根本就没有掩饰自己的身形,仿佛在说:有胆你就来!

月婵也现身了,立在池边,不断打量。

凤舞看了一眼这个出生时就曾轰动了整个上界的白衣少女,问道,“截天教的白夜,天赋神通号称同阶无敌,曾以此击败过两个初代,但他为什么和李云聪的关系那么好?”

“相邻之地,低头不见抬头见,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

凤舞诧异,她没想到这个少女这么好说话,虽清冷,似乎也不是表面那般拒人千里之外,眼看对方跳了进去,她亦跟了过去。

水池不大,形似传送门,走进去之后,别有洞天,宛若进入了另一片天地。

这里四周一片迷朦,千丈大小的平台上,除了一个祭坛外,并无他物。

两女一前一后到来,都极其谨慎,面对那个可以融入空间且可以捅死神明的诡异初代,没人敢掉以轻心。

“是传送阵,可以进去!”开口的是凤舞,她立在祭坛上,向月婵招手,示意对方一同进入。

“小心有诈,小魔头与小魔女主动引我们来,绝对没安好心。”

“你对他们很了解?”凤舞惊讶,也感觉到了一种古怪,她觉得月婵与自己的对手,颇有种惺惺相惜的味道,但最终,她与月婵对视一眼,还是激活了传送阵。

“她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一个天仙,一个月仙,都是仙子,怎么看都是同类吧?”李云聪咕哝。

平台边缘的朦胧区中,三道人影渐渐显化,正是白夜三人。

“咱也是仙子呀,她怎么和我就不对付。”

“一补一截,一圣一魔,天生的对立,不互相伤害,都对不起自己的身份,而且,就你俩这名声,在这四州之地,还不如我。”

“你有屁的名声,估计明天就会有人传,你被凤舞打的抱头鼠窜。”白夜毫不留情打击。

“也有或许会说,李云聪已经成了四州守门员,外人要想打开四州之门,必先击败李云聪,才能继续登临更高的山。”魔女也开口道。

白夜与魔女的开口,让李云聪更加抑郁了,这师姐弟,绝对是穿一条裤子的货色。

虽然三人是在调侃,但不影响他们对时间的判断,等了片刻后,他们才一同登上了祭坛。

但,相比较于四处张望的魔女,白夜和李云聪对这里倒是门清路熟。

刚一传送进去的刹那,白夜就带着魔女迅速后退,同时,就连李云聪都是如此。

天空巨震,神力沸腾,一片浩瀚的天空古战场上,一道神箭锋芒无匹,无坚不摧,在成片的兽海中横冲直撞,杀的血光弥漫。

就连另一片方位也是一样,那里也不同于大陆,同样是一片古战场,其上,三首鳄密密麻麻,像是三头恶龙,对着一个白衣少女不断围攻。

少女极美,肌肤雪白晶莹,流动着神光,腾挪之间,衣裙飘舞,发丝飞扬,似仙蝶一般,空灵而圣洁,哪怕在成片兽影中,都难以影响她的美。

然而,她出手时却是极度可怕的,十洞天环绕,若十道仙道光环,且每一道内部,都有一个朦胧而绝美的仙子身影。

一手拍下,数手齐出,与她一同出击,打的那片战场都在摇动。

“月婵果然也开僻出了特殊洞天。”魔女像是个女流氓一样,一直盯着那飞舞的白衣少女双腿看个不停,偶尔也会评头论足。

不知道她是在观察敌手,还是在看那因挪动而时不时露出的半截美腿。

或许是知道魔女在观察,月婵抬手一抚,一把由神光弥漫的剑胎显化。

她手持剑胎,一双如黑宝石般的双眸发光,似在开启某种加持神术,抬手一挥,剑光煌煌,如一片星河落下,银光耀眼,茫茫无边,将数不清的诡异生物笼罩。

月婵一式打出,清空了周身的生物后,身影倒退,但,围在她身边的生物太多了,每一头都在化灵圆满。

似乎这里有一种奇特的法则力量,不管是谁来到,都会根据进入者当前的境界,对应着出现那一境界圆满的生灵。

“不对,好像真有传承!”李云聪亦在观看,但当他踏足那片区域时,并没有所谓的战场出现,有的仍然是上一次的雷天雀。

白夜眉头一皱,向前而去,但结果是同样的,他的对手依旧是以前的怪物,且他也没有触动天空战场。

“该不会是有性别歧视吧?”白夜和李云聪都退了回来,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一脸无辜的魔女。

“好吧,我去试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