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时空洞天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723字
  • 2022-06-20 01:29:31

修行的日子是枯燥的,贵在坚持,赢在努力。

有一位仙王曾说,没有人是天生的强者,但凡有成就者,都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逐渐走出来的。

白夜对此深信不疑,在曾经的那些年里,蛄祖虽然没教过他修炼,但却一直在培养他的心性,培养他的眼界。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沧海桑田也好,万物变迁也罢,初始的挫折,从未让他有过报怨与不满,枯燥乏味的生活也没让他觉得厌倦。

修行,是一个持久的过程,修人,也修心。

如今,不知不觉来截天教已经两年了,两年的时间,算不上很长,只能说他比以前更加内敛了。

白夜盘坐在天神殿中,抬头看着体外形似火山的成片洞天,目光凝视,洞天有十,将他环绕,隆隆而鸣,自主吞吐着天地精气,看上去十分壮观。

两年,修成十洞天,这种速度,可以用快来形容,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也不符合他的心里预期。

从最开始修行时,他就在遵从自己的本心,所走之路,和时空有关,因此他一直在研究时空两种力量。

按照推演,他的洞天,其实可以改变,但没有人能告诉他时空洞天该怎么开辟,就连他开的洞天,都只是普通洞天。

他曾在第五洞天时问过大长老,有没有一种可能,可以形成其他种类的洞天,但结果是没有。

洞天可以是火山形,也可以是世界那种光团形,一般都是开在体外或者体内。

但时空洞天是一种怎样的形态?

白夜沉思,按照他自己的推算,空间洞天可以开辟在体表,时间洞天可以开在体内。

他的要求不高,五个体外,五个体内,而后五五压缩,变成两个,最后再进一步融合,化二为一,形成时空,这样一来,也算是形成独一无二的洞天了。

但前一段时间,他在灵界抓捕一些凶兽,进行过尝试,毁灭洞天极其危险。

何为洞天?

洞天就是世界,开辟洞天,其实就是在开辟世界,世界的死亡是终结,代表一切将熄。

如果说,开辟洞天是生的开始,蕴含着大道真义,那么,毁灭就是死亡的深渊,葬天地,葬万灵。

他没有好的血脉,也没有得天独厚的资质,但他却是个果断的人,做起事来,也算雷厉风行,就像现在。

砰的一声,他体外的洞天炸了一口,岩浆滚滚,神能汹涌,毁灭性的力量在虚空中爆炸,宛若形成了天崩,将他彻底淹没。

但这并没有结束,第二口紧随其后也炸了开来,连续两口洞天的毁去,让整个天神殿都在动荡,但那些神能并没有浪费,而是被一片片时空符文给包裹了起来。

白夜身体摇晃,像是被撕裂的瓷器,全身上下都在渗血,但他的双眼却异常明亮,仔细观看着洞天的毁灭过程。

这个过程很古怪,在毁灭的那一瞬间,有一片大道碎片产生,那是湮灭的气息,繁奥的难以形容,像是有无尽的死亡法则扑面,毁灭一切。

但在那碎片的最深处,却也蕴含着一点莹光,就像毁灭的尽头是涅槃,是重生。

它代表了重新复苏的可能,像是世界毁灭后形成的种子,宛若是蕴含了最原始生机与规则的宇宙核。

这个过程,白夜也是偶然发现的,当初在灵界,他只是心血来潮抓了几头洞天境凶兽进行尝试,结果发现了这神异的一幕。

但,这个过程太快了,一闪即逝。

然而,他却成功的捕捉到了,那毁灭的过程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绽放,宛若一枚种子,种出花开,花落种埋,反反复复。

同时,在他的体外,洞天也一口接着一口毁灭,每一口都在同样的时间,每一口都会形成最可怕的冲击。

渐渐的,一整天过去了,夕阳西下,染红了半边天,照在山巅,照在了开了一条缝的大殿中,也照在了一只苍白而染血的手掌上。

“咯吱……”

手掌用力,拉开了尘封已久的大门,缓缓走出了一个小少年,他拖着近乎支离破碎的身体走出天神殿,仰望着天幕。

小少年不过七八岁,面容刚毅,目光乌亮深隧,面孔清秀自然,衣衫褴褛,整个身体像是血淋过一般。

但在他的眉心处,却有一个圆形的透明球体,若隐若现间,垂落下成片的时光瀑布,将他的神魂包裹。

随着小少年的走动,那道球体也在逐渐放大,像是一轮大日般,从他的眉心缓缓升起,最后定格在他的脑袋上方,隐约可见,大日无声,透明的像是不存在。

但若是有人能看到大日的内部,就会发现,在那最中心位置,似乎有一个形似“时”的古朴道纹,它散发着最本源的力量,有生机,也有毁灭的气息,像是时光的原始之核,十分诡异。

然而,这却是洞天,白夜称其为时之洞天。

万事开头难,他做到了,但也差点没把自己搞废。

“或许也是时候下界看看了……”

白夜撕扯掉身上的残破衣衫,收起自己的洞天,走进了灵湖,余光瞥向自己的右臂。

那里,有一道金色的枪形烙印,璀璨夺目中散发着无尽的威严,神圣中,又充满了不朽的浩瀚伟力,只是安静的显化在皮肤上,就让周围的空间微微荡漾。

不知不觉他已经来到截天教两年了,他目前已经八岁,实力并不强,但也不是没有收获。

身为一个合格的卧底,他这两年来,学会了温和谦逊,以真善美示人。

他也曾幻想过,有着天骄的头衔,有着大教当靠山,出门侍女成片,暗中老仆成群,走到哪里都是老子天下第一、逮谁怼谁的表情……

锋芒毕露展英气,头角峥嵘唯少年。

能再有一次少年时代,并不容易,他因此格外珍惜。

就像现在,他躺在灵泉中,旁边放着一面天狐老人送给他的古镜,通过镜子,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山下的一片大湖。

大湖碧蓝,水波粼粼,缭绕着缕缕白烟,透过宝镜,依稀可见水中的一条条雪白的游鱼。

游鱼似人,穿着纱衣,臀后有尾,身姿丰盈雪白,纤若美鱼,其名天狐,喜结伴同游。

这两年来,每天修炼之余,他的唯一兴趣就是看镜子了,就像是看电视,看完了睡个好觉,明天继续修炼。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枯燥中带着一些小乐趣,让他严重怀疑当初是不是跟错人了,虽然确实是进了狐狸窝,但……

再美好的东西,看久了也会厌倦,毕竟这东西,你看一千遍她们也不是你的,但若是看一千遍神引篇,那符文多少会悟一些。

这俨然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看美景,只能放松心情,但看书,却可以增加知识。

白夜轻叹,调整了一下镜子,依稀可见,在湖对面的一座小山头上,有几个鬼鬼祟祟的少年,有人兴奋,有人大咽口水,就差忍不住跳出来大喊一句,“妖精,我要你们助我修行!”

“年轻真好。”

白夜看了片刻,收起了镜子,遥望着天际尽头的夕阳,一边搓着身子,一边哼着不知哪里的歌,显然心极好。

“我是一只修行了千年的狐……”

“千年的等待,千年的孤楚……”

“若要问我为何这么苦,只能说,我的人生里充满了套路……”

歌声有惆怅和孤寂,也有无形的逗比,在景色秀丽的山巅上不断回荡。

“咔嚓!”

突然,山顶上传出了一道异常清晰的声音,不止打断了他那奇葩的歌声,同时也让他的手臂瞬间光辉大作。

金色光芒璀璨夺目,大道气韵与不朽的纹路交织,在虚空中瞬间绽放,这一刹那,位于他右臂上的金色长枪像是苏活了一般,直接离体,化成了一道金色光束,飞向远方山顶边缘的一块大石。

这种速度太快了,杀伐气息铺天盖地,如同一头灭世凶兽从沉眠中苏醒,要镇杀世间众生。

“白夜……”

“你奶奶个腿!”

大石碎裂,山顶的空气为之一静,让这片天地仿佛凝固了,这一幕好像有点似曾相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