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月婵的阴影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678字
  • 2022-03-26 00:23:11

翌日,补天教中的一座仙山下。

湖水碧蓝,没有一丝杂质,静的像是一面水镜,倒映着天空,倒映着仙山,倒映着一个飘然而下的轻灵身影。

那是一个白衣少女,她戴着面纱,手持玉笛,乌发披散,一双眼睛蕴有蒙蒙水雾,衣发齐扬间,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凌波仙子一般,从天而降。

她的年纪并不大,但却十分出尘,仿佛天生就有一种神圣光辉,让人望之自惭形秽,不忍心伤害与亵渎。

少女看着平静的湖水,玉笛横起,粉唇轻启,缓缓吹动间,神音悠扬,传遍天地。

笛音太过优美,伴随着声音的传出,这片天地都仿佛被洗涤了,一个接一个神符跃出,一片又一片光雨洒落,纷纷扬扬,宛若无数晶莹的花瓣围绕着她飞舞,让她看起来越发的出尘了。

同时,也有部分光雨洒落在了湖边的草地间,让小草生长,让花朵绽放,似乎整个湖边都在绽放着勃勃生机。

甚至,在远处,还有彩蝶翩翩而至,被神圣的笛声吸引,飞了过来,在少女身边不断起舞,让这里的环境更加美丽了。

但不知为何,突然间,仿佛有什么不和谐的东西也被吸引了过来,让翩翩起舞的彩蝶一颤,竟然在疯狂逃遁。

少女皱眉,眸光侧目,看向了身后,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他穿着一身火红色华贵衣袍,披散着赤色发丝,笑吟吟而来的瞬间,嘴角上扬,让那俊美的面孔看上去极具邪性。

“炎师兄有事吗?”少女开口,没有不满,也没有亲近,仿佛是一个坠入凡间的小仙子,至始至终,都与他人存在着一层隔阂。

“不,我只是被师妹的仙曲吸引了,不由自主的就走到了这里。”少年露齿微笑,目光极具侵略性,像是一头凶狠的恶狼,随时都会张开自己的獠牙,将眼前的猎物撕个粉碎。

“其实,我并不需要任何人守护……师兄的好意,月婵心领了。”

面对那少女清淡见底的眸子,炎陵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喉结莫名滚动,像是被吓到了。

关于圣女的来历,教中的人知晓的不多,疑似是教主抱回来的一个女婴,但她的惊艳却是有目共睹的,不止是天赋无人可比,就连容颜,都越来越逆天了。

“怎么会……哈哈,我的命向来很大,其实我已经向教中申请了,以后就由我来守护师妹。

此外,我祖父已经亲自向教主请命,会去追杀那个神秘人。”炎陵哈哈一笑,竟然上前了两步,目光肆无忌惮,反而更加狂野了。

“神秘人是指我吗……”

突然,一道低沉的话语响了起来,让在场的两人都是一怔,随后猛然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地。

那是一个白净的少年,他穿着一身白袍,蹲在湖水边,拿着一柄仙光璀璨的七彩小剑,在湖边戳呀戳,似乎在那里蹲了很长时间了。

但诡异的是,他们竟然没有任何察觉。

“你是……来人……”

“噗嗤!”

一道七彩剑光飞过,犀利的摧枯拉朽,让炎陵的话语瞬间而止。

血液洒落,伴随着湖边少年的回首,以及那露齿微笑的熟悉面孔,让白衣少女一颤,眸光都惊乱了起来。

“是你……”

“都是老朋友了,虽然我不是很喜欢杀人,但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老朋友?”月婵原本想逃的身体瞬间止住,惊疑不定的看向那缓缓起身的少年。

“嗯?”白夜歪头,小剑刮着发丝,他突然想起来了一个问题,下界的月婵刚开始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确切的说,你不是她,她也不是你,若是杀了,应该还会复活吧?”

月婵惊悚,这个人太邪性了,说着她听不懂的话,直言不讳要杀她,这并非自负,而是太自信了。

“你杀了我,也得不到那个道源,它并不在我这里,但你有没有想过,你能闯入这里,其实已经将自身置入了绝境。”

“是吗?”白夜突然抬头,看向天穹,不知何时起,那云端上竟然出现了一道被雾霭包裹的人影,显然,对方刚刚赶到,并不是提前在这里埋伏他。

“呵呵,尊者可吓不到我……我还会回来的。”

月婵皱眉,看着那融入空间消失的少年,心中悄然松了一口气,但让她疑惑的是,教主竟然没有动手,而是放任对方离开。

“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再来了,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外出。”补天教教主说道。

“不会来吗?”月婵轻语。

但,这种不会来,却让她接下来的人生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当晚半夜,原本熟睡中的月婵突然被一种犀利至极的锐气所惊醒。

缓缓睁开眼睛的刹那,入目的是璀璨的七彩瑞华,仙光太夺目了,如瀑般洒落,在她的侧脸一旁戳啊戳,依稀可见,一道人影就那般蹲在她的床边上,像是一个幽灵一般。

“啊。”

“你醒了……”

少年抬头,露齿一笑,牙齿闪光,让月婵心中狂震。

但,正当她准备动用秘宝时,对方已经消失了,整个人融入到了空间中,就像是一头人形虚空兽,来无影去无踪。

月婵抿了一下嘴,摸了摸没戴面纱的紧绷小脸,双目圆睁,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像是一个失眠的小女孩,大眼睛扑闪,盯着宫殿的顶部,不知在想什么。

她的宫殿是有阵纹的,但在对方面前却形同虚设,这说明了对方身上的宝物极多,多的可能连教主都无可奈何。

……

……

两个月后。

“你是谁,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一片原始的山脉中,所有人都在惊慌失措,一个个逃的飞快,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惧之物一般。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找谁……”

“噗嗤。”

一颗头颅斜飞了出去,且伴随着成片的人影化成光雨,让这个世界更加混乱了。

“我知道他,他是截天教的人,在这里他就是个洞天,我们并非没有一战之力!”有补天教子弟大叫。

但迎来的却一道道切开天地的无匹剑光,将整个虚神界,都似乎要切的七零八落。

这种气机太可怕了,超越了极境,杀伐之力惊悚初始地,让每一个看到者都彻底的发毛了。

但那持剑少年并未停下过一丝脚步,他大步流星而来,直奔远方山顶上的一个白衣少女。

“保护圣女,弄死这混蛋!”

一道道高呼,一声声长啸,一个个少年身影,可,在却敌不过对方的抬手一挥。

“月婵,把东西给我!”

“我说了,东西不在我身上,你杀再多人也无用。”白衣少女目光闪动,终究是失去了往日的淡定。

天知道这两个月来她是怎么过的,出门就能见到那张脸,睡觉还能见到,哪怕是洗澡时,对方都不知道会从哪个角落里蹦出来,简直就像是个幽灵。

她睁眼闭眼都是那张让人抓狂的脸,偏偏对方就是不杀她,搞的她心里都出了阴影,做梦都会能梦这个可恶的混蛋。

“虚神界杀人怎么能算杀人?要不你教我补天术,我就放过你,怎么样?”白夜来了,提着滴血的七彩小剑,直奔山顶。

但让他惊讶的是,月婵这次并没有逃跑,而是主动杀了过来,洞天九口,将月婵环绕,带着漫天光雨,将她整个人衬托的极为圣洁。

素手拍击,宝术通天,抬手就是一道大神通,让整片天地都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光彩。

但下一刻,一道银色剑光突兀而至,摧枯拉朽,劈开成片符号,洞穿了飞身而来的月婵,让她身形一窒,满眸的错愕。

此外,同样错愕的还有两道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猥琐身影。

“暂时先留在你那里吧,不久后,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少年摇头,在她消散的刹那,向远方的地平线上两个瞪大了眼睛的老人而去。

但,让她窒息的是,她和对方的洞天境,差距有这么大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