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仙种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199字
  • 2022-06-20 02:07:09

紫金战船横空,穿行在无边雪原上,其船头上,一众人都很沉默。

在宙域,他们就代表了天,哪怕是诸多皇主面对他们也要客客气气,何时像今天这般,竟然有人敢杀补天教的嫡系。

“十岁左右的铭纹中期?世间有这样的人吗?师兄该不会是在逗我开心吧?”月婵抬起眸子,目光在身边男子身上扫了一眼,眸光似在微笑,让男子目光中的阴沉尽去,瞬间变得温和了起来。

“或许是我看错了,应该是他人的伪装。”甄云微笑,“师妹不用过于担心,对方虽然诡异了一些,也只是一个铭纹中期而已,我会一直守护着你的。”

“多谢师兄。”月婵立在船头,目光中仿佛蕴有惊人的灵慧,眺望着无边雪原,对甄云即不亲近,也不疏远。

这个男子被教中的大人物誉为近万年以来天赋最可怕的人,但这个称号在她诞生后,就变成了第二。

因此,她成了圣女,而对方成了她的护道者。

但看着看着,她的目光就突然迷离了,像是在恍惚,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就连其他人都是如此。

“那是……雪魂莲?”

“怎么可能有那么多……”

战船横空,所有人都呆滞的看着天际尽头,那里一座雪山挺立,高只有四百来来米,算不上高大,但它的山体上,却生满了雪白的莲花,且在那最顶端的一株,更仿佛是汇聚了天地造化,夺目异常。

“圣……药?!”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这种东西太罕见了,哪怕是放在一方大教中,也不过一两株,且还都是命根子,没成想,这里竟然有一山的雪莲,还有一株达到了圣药的层次,这简直就是天大的造化。

但,就在一众人都在喜悦时,远方的大地尽头也传出了强大的能量波动,这种波动随着战船的前行,越来越强烈,一波覆盖一波,气机毁天灭地,让一众少年脸色苍白,身体颤栗,仿佛前方有两头狂暴巨兽在进行前所未有的大战一般。

这种气机很可怕,有一种霸道绝伦的伟力,也有一种万物凋零的死寂,整个世界都似乎被一种诡异的法则笼罩,了无生机!

同时他们也看到了山体另一面的两个在崩坏大地上大战的朦胧人影。

他们像是天地间的至强者,抬手间,道法通神,剑光睥睨,纵横天上地下,劈的大地四分五裂。

“杀!”

“杀!”

“杀!”

一连三声长啸响起,像是来自虚无中的禁忌魔音,低沉而有力,像是由亿万生灵同诵,出现的瞬间,让他的对手在老去,在崩溃。

但下一瞬,那白衣人影身上冲起了一道冰寂光环,笼罩全身,止住了身体的瓦解,抬手一按,虚空咔嚓咔嚓直响,阴寒的力量瞬间扩散,将整片天地都似乎冰结了。

“轰!”

一道人影从空间中走出,手中长剑幻化,形成透明大手印,一掌拍了过去,推向前方。

同时,他开始结起了玄奥而神秘的手印,像是在施展禁忌大神通,手印出现的刹那,让整个天地都为之动容。

“轰隆隆!”

白衣少年打碎了大手印,掌指有序,带着奇异的气机,按向虚空,再次将那染血的少年笼罩。

“两世为人!”

两只手掌隔空拍在了一起,轰的一声,无尽的符文飞起,照耀着虚空,烙印在每一寸空间,让这片天地阴风呼啸,黑色闪电涌动,无尽的雾霭弥漫。

伴随着鬼哭狼嚎的声音,天穹仿佛在崩碎,大地在不断沉陷,浩瀚而神秘的伟力化成毁灭波涛,滚滚汹涌,一重盖过一重,让整个世界都仿佛要走向了末日一般。

但这种气机并未止住,那两人在黑色闪电中大战,在黑色雾霭中冲撞,一种接着一种闻所未闻的大神通,一式接着一式秘术,仅是大战的余波,就让一众人彻底恍惚。

“是谁……”

哪怕是月婵身边的老妪面色都在大变,这下八域何时出现了这种可怕的人!

然而,就在一众人都在震惊时,那片战场却发生了变化。

血色少年不躲不闪,硬接一掌,发出一声闷哼,同时,他的手也印在了对方的身上。

这是极其诡异的一幕,一掌打出,仿佛蕴含了难以理解的力量,竟然让白衣少年身体一震,背后飞出了一个虚无的身影。

这一刻,血色少年像是开启了狂暴模式,一术自天而来,形成透明光束,将白衣少年笼罩,让对方的身体极速老化。

且,这种攻击并未停止,时光飞舞,符文万千,像是汹涌的洪流,每一枚都像是一柄岁月之刀,斩的整个天地都在荡漾。

一式、两式、十式……

宝术太多了,每一种都是世间顶级,最差的可与狻猊宝术并列,血色少年像是战成了疯魔,一次抢占先机,一式接着一式,将白衣少年打的不断后退。

龙爪、剑光、宇宙黑洞……开天之光……

“那是……截天术?!”

战船上,为首的老妪瞳孔一缩,看向那夺天地之机的流光,它很可怕,像是开天辟地的剑光,在敌手上脖颈上留下了一道可怕的白光,形成了最后一击的绝杀。

“他是……截天教的人,这怎么可能!”一众人心中狂震。

但血色少年并未理会他们,只是瞥了一眼,就走向雪山,而后一腿扫了过去。

“轰隆隆!”

大山崩溃,万千积雪滚滚而落,但到了少年身边,却仿佛被无形剑光斩过一般,主动分开。

渐渐的,大山消失了,露出了内部的一颗人头大小的白色光源。

它太夺目了,浮在空中,散发着骇人的大道本源气息,像是由无尽的秩序交织而成,只是静静沉浮,就有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寂灭之力。

“仙种?”

白夜目露异色,他猜到了小白是一位大人物所特意留下的,也猜到了雪山中肯定有东西,但却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东西。

什么是仙种?对于一般人而言,一生都无法见到,且也用不到。

这是天神所需要的东西,也是进阶虚道所需要的必须品,如果没有,就只能像石昊一样,自己想办法开僻新体系。

原本他还以为这里是一个真仙所开僻的小世界,留了某些传承,现在看来,他严重低估了对方,且这东西,像是留给九天十地或者仙域的,对他十分不感冒。

但,就在他将要将手触及仙种时,在雪山的另一面,一只枯骨般的手掌却也猛然拍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