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两世为人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3340字
  • 2022-06-20 02:04:23

“那是……”

此时,在一座大山上,三道人影看着那天际尽头传出的惊人能量波动,整个人的脸色都在狂变。

那种气息太剧烈了,一个狂暴,一个柔和,两种气息分庭抗礼,在进行着接连不断的大战,让雪花铺天盖地扩散,像是飞出的刀子,掀动了冰雪风暴,搅动了无边风云,让人看的胆战心惊。

“那是真龙宝术吗……”甄振望着风暴中心的巨大龙爪,目光中的惊惧根本就难以掩饰。

对方的强大却超越了他的认知,明明看上去只是铭纹境初期,然而,抬手间,却打的千里雪原崩溃。

“看后面,那座山,那是……圣药!”

开口的是王老,他的境界要比两个少年高出太多了,达到了铭纹境后期,几乎可以进入下一个境界了,因此可以看的更清晰一些。

“圣药?!”

突然,三人同时住嘴,借着秘宝隐藏着自己的身影,惊悚的看着前方。

那交战的中心,突然荡出了两圈让人难言的可怕力量,紧接着,两轮透明的大日一前一后升起。

时光荡漾,阴冷的寂灭的力量扩散,让那片天地都仿佛走向了静止。

“轰隆隆!”

下一刻,两道人影都崩飞了出去,但紧接着,他们又极速而至,战在了一起。

原始符文将两人包裹,一方透明有序,一方雪白晶莹,掌拍拳出,剑指横天,每一击都蕴含着原始大道的气息,让三人看的头皮发麻。

“好像变了……”王老低语。

若说一开始,那两人是在用同样的方式,那么现在,对方就是在用自己的力量。

铭纹境本就是一个特殊的境界,在这个层次中,一切都要靠自身去创造属于自己的符文,不再一味的模仿。

但这也是极为艰难的,动辄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因此几乎没有人在年少时就能进入下一个境界,进行称王。

然而,那两个人却不一样,他们自身的符文太多了,密密麻麻,多的完全不像话。

尤其是背对着他们的身影,对方通体透明,体内不断响起莫名的音符,像是有数不清的生灵在诵读着古老的经文,传递着可怕的秘力,对自身进行着战力上的加持。

事实上,确实如此,白夜知道自己并不算天才,他只是一个幸运儿,因穿越的原因,在时空上有着些许天赋。

因此,在每一个境界,他都在想方设法开启人体秘力,洞天的大日,化灵的神曦化己,铭纹的时光之音。

每一个境界,他都在超越极境,进行升华与蜕变,不模仿他人,走自己的路。

“轰!”

一只手掌拍了过来,那寂灭的力量无孔不入,尚未到来,就冻结了四方天地,仿佛寂灭了世间的一切生机。

白夜浑身发光,时光气机冲出,让天地宁静,而后嗡的一声,像是打破了某种界限,让他的四周不断崩溃,彻底脱离了禁锢。

同时,他大杀向了对方,一掌拍去,时光符文飞扬,盖压十方天地,彻底将那白衣身影笼罩。

但对方的诡异与强大,远远超出了白夜预料,两掌相交,那种寂灭的力量再次传出,竟然寂灭了他的时光力量,直接拍了过来。

这一刻,他的反应极快,瞬间倒退,一脚踹出,时空风暴成片,全部作用到了对方身上,但,他的身体却也被隔空拍中,直接倒飞,像是结冰般,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响。

那种力量形成了极其神秘的纹路,宛如在进行着压制,让他右半边身体似乎失去了反应,就像是有无形的力量封印了他的一半身体。

可以说,这个生灵是他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强对手,明明都在一个境界,然而,对于力量的运用,却玄奥的超乎想象。

但对方挨了一脚后,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受伤的身体瞬间恢复,整个人刹那而至,依然是那平平淡淡的一掌,看似没有任何力量,但在那手掌的四周,却有着一种看不见,触不到的诡异力量。

白夜一动不动,这一刻,仿佛是福至心灵,让他捕捉到了一种奇异的力量。

他眸光开阖,像是两团宇宙,闪烁中,似乎有开天之光乍现。

这是截天秘术,让他临时竟然感受到了一种非凡的气机,就像是在对天地进行着某种窥视,一切痕迹,都尽皆在他的双眼中显化。

此时,在那手掌周围,白色的纹路出现,透明的符文闪烁,两者交织相融,重新演变,竟然化成了一种新的神秘力量,仿佛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升华。

“轮回……”

是了,那不止是寂灭的力量,更是其上的延伸,脱胎于寂灭,宛若进行了一场轮回。

春夏秋冬,冬本就代表了终焉、一年的岁逝,也代表了一场轮回的结束,将要进行新生。

这是天地的寂灭伟力,是时光的一种,也是轮回的一种,当两者进行融合时,到底有多么可怕,哪怕是他,都难以想象。

白夜兴奋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浑身血液像是彻底沸腾。

因为他本就修有六道轮回天功和时光的力量,对于这一途并不陌生,只是长久以来,他缺少一个正确的引导者。

如今,这个打不死,杀不掉的家伙,就像是一个最好的老师,不仅在与他战斗,更是在传授着自身所学。

当然,这个前提是——别被打死。

“轰!”

白夜主动接下了一击,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倒飞出数千米,直接撞进了一座雪山中,半天没有动静。

白衣少年没有情绪,也没有反应,像是无法走出那片区域,就那般暗淡了下去,渐渐消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此时,白夜躺在山体中,一动不动,整个身体都被彻底封印了,连疼痛都无法再感受到。

可就算如此,他依然在忘我的进行着思考,像是彻底陷入了痴迷状态。

“什么是轮回……”

他本身就是一个轮回,两世为人,是最好的诠释,这是一种力量吗?

自然也是。

但他的境界太低,有很多东西,他触及不到,可那道白衣人影的出现,仿佛给他指出了一条明路。

就像是他现在的状态,肉身被封印,唯有神魂可动,这种封印的力量太诡异了,宛如将他的肉身斩去了一般。

唯一洞天出现,时空的力量笼罩全身,六道轮回运转,不断冲涮着每一寸身体。

这个过程在他的刻意下,放的很慢,他在观察自身上的那些纹路,观看两者间冲突后引发的力量。

他不需要对方的术,而是需要自己的神通,就像现在,两种力量的纠缠,让他的身体宛若被分成了两半。

白衣少年所留下的纹路在退,他的力量在恢复,但那种力量并没有消散,而是被压进了身体的另一半,他和对方的力量各占一半身体。

这俨然像是形成了一种十分古怪的状态,时空纹路与轮回的力量与对方的在碰撞,两者间不断排斥,一波接着一波的诡异秘力在他的身体中心冲突着,像是在爆发一场战争,让他的身体溢血不断。

突然,不知为何,像是触及到了什么,他的身体猛然一震,像是要裂成了两半,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事发生了。

两种力量的冲突,造成了一种极其诡异的力量,他的身体内竟然排出了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影。

人影透明有形,无法触碰,神秘无比,好像是逝去的他,又像是前世的他,通过两种力量,意外得到了展现。

同时,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虚弱,仿佛自己的根基被斩掉了一部分,境界虽然还是这个境界,但战力和精气神却像是被强制削弱了。

“这是……”

白夜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他没管自身的异变,而是紧紧盯着两种力量对碰的中心处,那里有玄奥而神秘莫测的伟力在流动,像是一种新的法则力量。

截天术,给了他一个偷盗天地之机的机会,原始真解,教会了他如何抽丝剥茧,发现事物的本质。

如今,在这两种力量下,他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那逝去的自己,并不是真的自己,更像是前世的他,可以说存在,但实际上又并不存在,因为前世与今生早已融合,形成了现在的他,过去的他成为了过往。

每个人都有过去,昨天的自己、前天的自己,以前的自己,其实都已经融入到了今天的自己中。

就像是盖房子,一栋大楼的形成,离不开一块块基石的铺垫,每一个生灵的今日,也离不开昔日的过去。

这种过去,也可以当成逝我,那代表了一个人的大楼根基。

之前,那种冲突的力量汇聚了时空、寂灭与轮回,意外造成了那种奇异现象。

虽然他目前还无法完全明白,但他却看到了一种非同小可的力量,斩去他人的过去,或许可以对他人进行一定的削弱。

这是一种法,也是神通,他发现了,也真正体会到了。

“轰!”

白夜的身体一震,彻底的恢复了过来,同时,他的双手开始捏诀。

这种动作并不快,缓慢到了极点,玄奥中带着神秘,复杂中带着繁琐。

他在进行着一种重组与验证,两世为人,让他触碰到了一种疑似禁忌的力量,给他开启了一片前所未有的天地。

有大人物曾言,每个修士都有逝我、本我、未我,过去的我和本我早已融合,不分彼此,若要追溯,其实可以看做前世,正因为有了过去的前世,才有了今天的今生,这本来就是自身无法分割的一部分,也可以理解为两世为人。

就像现在,轰的一声,这片天地间不知为何,竟然出现了一道道血色雷霆,压抑而窒息的气息像是无边瀚海,将要彻底落下。

“发生了什么……这是天罚吗……”

“还是说,有什么东西引发了禁忌,造成了不祥雷霆?!”三道人影抬头看着天穹上的一幕,被彻底惊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