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白衣少年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565字
  • 2022-06-20 02:02:28

大地狼藉,数十里山脉倒塌,林木尽毁,充斥着千沟万壑和滚滚烟尘,像是被一头无边巨兽肆虐过,可怕的气息久久不散,让一众到来者,心神恍惚。

“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四季天……混沌界?”

一群年轻男女和几个老人立在湖边,看着那两米有余的石碑,坑坑洼洼的碑体上,至今还残留着两道血色手印,以及缕缕血渍,就连那碑前的大地,都有不少血迹留下。

方圆几十里一片崩塌,唯有五条大龙和仙湖周围无恙,即诡异,又有种说不出的神秘。

他们原本是在这片大荒中历练,但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事,就仿佛有一个丧心病狂的掘山者,把很多山脉都挖塌了。

“仙湖门户和石碑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以前好像没有吧?难道有人挖到了什么,触碰到了开关,导致这片湖的出现?”有人开口,满脸不解,那五条大龙在场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但从来都没有人见过这个仙湖和门户,简直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可能是机缘到了,刚好我们路过这里,此湖就出现了。”有少年笑语,但目光却在看向最前方的一道白衣少女。

她很朦胧,发丝披肩,脸戴面纱,眸子平静而清澈,气质超然出尘,不食人间烟火,宛若一朵尚未绽放的仙葩,只是立在那里,就有缕缕圣光环绕,像是让人心生向往的同时,但却又无法接近。

“师妹,你怎么看?”有俊美少年开口。

“或许可以进去一探。”空灵的声音响起,让一众人都纷纷露出了喜色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仙湖的中央。

“都小心点,可能已经有人先进去了。”有人高声开口。

任何秘境或上古洞府,都有着惊人的造化,对年轻人而言,拥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

这就像是一个静静躺下的绝世仙子,闭目等待着他们去揭开神秘的面纱,而后抽丝剥茧,将其秘密与深浅探个一干二净。

……

……

大雪飞扬,遮天盖地,银装素裹,一望无际,洁白的像是一个冰雪世界。

三道人影站在一片雪原上,看着白皑皑的四周,感觉自己像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污点,破坏了和谐和美感,也显得太过醒目。

“这里难道和四季有关?”

“我们和其他人分开了,他们应该被传送到了其他地方。”

一老二少人打量着四方,他们感受到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冰冷,像是穿进了骨髓的寒风,渗透力极强,简直无孔不入,哪怕是神魂都不例外。

这里太死寂了,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生机,除了浓郁的精气外,千里飘雪,冻寂一切。

不过,当他们的目光落在了前方不远处的一道道脚印上时,瞳孔都忍不住一缩。

脚印不大,像是十多岁的少年,每一步都很清晰,每一步都比雪面高出三寸,一路蔓延向天际尽头,即诡异,又有种说不出的道韵。

就好像有人在空间上进行散步,交织出了天地规则,在这雪地中留下了一道道脚印。

“王老,追过去看看。”

开口的是一个少年,他穿着一身赤色甲胄,面容冷傲,鹰视狼顾,发丝齐扬间,有种凶悍的气息若隐若现。

天空飘雪,冷风呼啸,一望无边的白色雪原完全不知尽头。

一道染血的身影站在一片高坡上,看着前方数里外的一座雪山,离地三寸的身体却猛然止步。

这个世界大雪太多了,根本就不曾停过,甚至,还有可以阻挡神念,极其诡异。

但在少年的眼前,却是一座更加诡异的小山。

雪山不高,尚不足五百米,然而,在它的山体上,却生长着一朵朵洁白无瑕的莲花,不管是花瓣还是叶子,都是雪色的,每一朵都有脸盆大,远远的看去,即美丽,又圣洁。

甚至,在那山巅上,还有一朵更大的雪莲,它的直径足有一米,花开八瓣,独立于山巅,缭绕着一圈圈神圣之光,生机之盛,让这个世界都仿佛要活了过来。

“雪魂莲……这么多!”白夜都被惊到了。

上次大长老曾给了他一株圣药级别的雪魂莲,但这里同样有一株,且花开到了惊人的八瓣,若是能达到九瓣,将彻底进化成神药。

不过,在修行界,却有一个统一的常识,那就是,灵药之地,基本上也代表着大危,尤其是这种满山灵药的地方。

白夜观察了片刻,抬起了自己的脚步,事实上,数里的距离,并不远,对于他来说,极为简单,只需要一个冲刺。

但,随着不断接近,他身上的鸡皮疙瘩也起来越多,像是有数不清的寒虫在他的皮肤上做怪,让他的头皮都跟着发麻了起来。

白夜满脸凝重,神念不断观察着四周,扫遍天上地下,这里太死寂了,寂静的让人几乎炸毛,就好像进入了一片死亡之地一样。

一千米……五百米……三十米……

突然,在白夜的谨慎的目光中,那座近在咫尺的雪山突然荡漾了一下,动作极其微弱,像是一片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颗石子,让整个天地都跟着荡漾了起来。

就好像,有无形的天堑,将原本的一个世界分成了两个,一个在外,一个在内,可见,而无法触及。

同时,还有一枚似雪字般的符号从雪山上飘了起来。

符号晶莹白净,蕴含着本源的力量,始一出现,就化成了一个人形生灵,向他而来。

那是一个面容模糊的少年,他穿着一身白衣,身形高挑,散发着无尽的寒意,带着一种难言的寂灭力量,像是从另一片世界而来,一举一动中,都充满了悠然。

但,他的出现,却让整个天地间的温度猛然下降,寂灭的力量像是无边潮水,无情的拍打着整个世界,似要让一切都走向一个原点。

这种气势太强大了,像是一位雪域中的主宰者,超越了他所见过的任何同代人,让他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抑。

白夜满脸凝重,但他的右臂手臂却在颤动,那里,黄金光辉耀天,散发着万丈金光,神圣而浩大的气息不断波动着,似有不朽的锋芒将要冲出。

但下一刻,一杆黄金长枪出现了,汇聚在了白夜的手中,而后他缓缓抬起了手臂、竟做起了蓄力的动作。

白衣少年没动,就那般立在雪山前,脚不沾地,静的像是画中人,不知是真的镇定,还是太过于自信,那种自然而浩瀚的姿势,着实给了白夜极大的压力,因此,白夜动了,势如雷霆,动若真龙。

“啊、射!”

是的,他射了,金色长枪像是穿越了时空的束缚,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贯穿了始终而至。

但这一刻,那少年也抬起了手,顷刻之间,数不清的符号出现在他的右手上,瞬间凝聚出了一杆寂灭长枪,而后射出。

“轰隆隆!”

声响震天,符文乱舞,整个天地都仿佛被金白两色的光芒遮盖了,那耀眼的光辉,慑人的毁灭气息,即使相隔数千里,依然清晰可见。

白夜虽然心惊,但他的攻势并没有停下,手掌下压,虚空手印从天而降,同时,他抬手探出,真龙爪呼啸。

这还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有人挡住了比王枪。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安澜之枪并非真的无敌,可以与之相比的神通并不少,但对方的轻易接下,还是出乎了他意料。

然而,接下来对方的举动,让他更加意外了。

雪手由下而上,白爪凭空而生,再次与他的神通撞在了一起,让这片区域风暴席卷,大地不断崩塌。

“复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