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出生在黑与白之间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129字
  • 2022-06-20 01:53:52

天渐渐的亮了,曦白的光辉自地平线尽头而出,划破黑暗,突破云烟,缓缓升起,温和而不刺目。

光辉照耀,初洒在天地间,同时也落在了九头静卧在一座大山上的天狐与其后的一男一女身上。

他们坐在车辇边缘,静静看着天际尽头的朝阳,散发着慵懒而宁静的美。

“你说,我们以后也会这样吗……无忧无虑,天真烂漫……”魔女晃着两条雪白的小腿,侧目而视。

“不会,长大了你就会发现,年龄阶段不同,你所面对的选择也会不同,很多事,都可能身不由己,明知违背自身的意愿,但却又必须去做。”

“就像你的名字?朝阳与黑暗交汇之际,是白与黑的纠缠,还是混沌一片?”魔女歪头,原本狡黠的眸子纯净一片,可爱中带着挥之不去的疑惑。

“我出生在朝阳与黑夜的交际线上,黑与白对我而言,各占一半,是在黑暗中仰望黎明,还是在黎明中迎接朝阳的暖意与曙光,其实对我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能一直保持本心走下去。”

白夜起身,拍了拍染血的衣衫,“该走了,他们很快就会追过来了。”

这个世间的美好都是暂时的,黑暗将至,纪元劫光终会出现,谁能独善其身?

只要有生灵,世间就没有净土,不管什么地方都一样。

就像现在,远方的天际,一道长虹快速划过,像是天边的流光,直奔这里而来。

那是一头赤红色的火鸟,头似蛇头,羽翼染火,浑身符文密布,像是一个炽热的大火球,带着隆隆音爆,极速而来。

白夜眺目,右臂抬起,在其上,那活灵活现的烙印闪烁而出,像是一道流矢,猛然冲撞了过去。

“轰隆隆!”

天际炸响,火红色的光辉照亮云层,划破黑暗,像是一个信号一般,下一刻,那天际尽头出现了更多的红色光点。

“那是……”魔女瞬间起身,一双眸子望向天际,瞳孔中,那众多的红色光点渐渐放大,只是瞬间,就将她的整双眸子都填满了。

这不是一头鸟,而是一大片,密密麻麻,宛若一场流星雨,漫天齐坠。

“云山英乌,特来一战!”

巨大的咆哮声传出,隐约可见,在那流星雨的最上方,一个少年迎风而立,他脚踏赤鸟,身穿金甲,火红发丝飞舞,伴随着漫天的流星雨,像是灭世的神明,降临的刹那,都个天地都在为他一人而动荡。

这个人真的很强,势不可挡,高高在上,俯视万里山河,战意昂扬,只眸睥睨一切。

但,在那下方,同样也动荡了起来。

一片片夺目的金光照亮天地,一根又一根巨大的黄金长枪迎天而起,贯穿天穹,将一头头火鸟都击击散了。

“传的那么邪乎,不过是两个小鬼而已,我已经后悔出来了!”来人极为自负,哪怕听过传闻,依然没有将白夜放在眼里。

对于这样的人,白夜往往只有一个动作,抬臂,发枪,走人,动作一气呵成,让魔女眼皮子直抽。

回首的刹那,她看到了一个从天而坠的少年,尤其是对方脸上的不敢置信、惊悚、恐惧,各种表情尽皆展现。

这样的一幕,魔女这一路走来,早已经看的麻木了,遇事不慌,来上一枪,这已经成了师弟的招牌动作,但,偏偏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赤锋枪一出,即镇压一切,谁与争锋!

“接下来就是莽牛族的领地了吧……”

“其实也不算族地,各个大势力的真正族地,都在尊者界,那里不再有压制,而是真正的大舞台,可以容纳尊者及以上的所有修士,若想同境界一战,需要登铜雀台。”魔女说道。

……

……

一日后,灵界。

“真的假的?他真打进去了?”

“打进去了,一路血战十万里,干翻了十多个大种族,强闯进莽牛族族地,捅爆了对方的始祖像,扬长而去。”

“我的乖乖,那莽牛族还不气炸了啊!”

“确实气的不轻,那群爆脾气的家伙,根本就不敢阻拦,谁拦谁死,挡不住啊!”

此时,灵界沸腾,就连外界都一样,截天教初代,一怒之下,在灵界横穿了十万圣山,一人一枪,硬生生干翻了一切阻碍,其行径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虽然各族的高手下场的不多,但也不是没有,火蝎族的公主、云山族的太子乌英等,除此之外,还有真神、天神,可,在那道神通下,统统都败了。

尤其是三族的联合大军,阻拦不成,反让人家领悟了一种神通,简直快成了天下笑柄。

但,在那一次的行动中,还有一人也极为亮眼。

“李云聪也不可小觑啊,虽然从另一个方向杀进了莽牛族,缺少了主力的阻拦,但是他真的很可怕,同样连战数十族,最后从容退走。”

到处都是惊叹,到处都是议论,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就像是如今的白夜。

此时,白夜与魔女一同,坐在大长老对面,一脸黑线的看着老人。

“闹够了?”

“闹够了。”白夜老实答道。

“是啊,你是闹够了,但外面怎么说,一堆真神与天神堵在了门外,就等着你露头,我都不好意思出面。”大长老揉了揉眉心,有些事,他自己都没想到。

“别告诉我,我杀的人中还有教主?!”白夜真的被惊到了。

“还教主?我看你是想一辈子别出天狐山了!”大长老像是受到了刺激,脸黑的像是锅炭。

“额……”白夜眨眨眼,貌似大长老的反应有点不对啊,按理来说,大长老当初是在跟着的,但后面不见人影了,该不会……

“我记得在莽牛族族地,有个神秘人好像挨了两枪才倒下。”魔女大眼睛飘忽,流露着狡黠,但下一瞬,只听哎呀一声,她整个人都被一袖袍抽到了天际,不知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外面的事你不用管,他们不敢乱来,你安心修行便可。”大长老留下了一些瓶瓶罐罐,身影消失了。

没得说,大长老对他相当不错。

但这后果着实有点舒适,打赢了灵界,输了自由,能被一群真神、天神堵门,这也是没谁了。

当然,那些人最多在外晃荡两圈,不敢露真脸,也不敢在截天教山门前放肆,无非就是想拎着他毒打一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