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烂大街的神引篇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553字
  • 2022-06-20 09:19:17

截天教位于截天州,北方是祈州,南方是天陨州,与东方的补天州遥遥相对,两个庞然大物中间隔着一片无边大荒,而白夜就怜好落在了那片区域。

何为截天?

打开的正确方式,应该是截天之意,借天之机,夺取天地造化,成就己身。

或许对天狐老人而言,截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截下了一个人。

就像是一只小蝴蝶多动了一下翅膀,就有可能让原有的人偏离了时空原本的轨迹。

……

白夜坐在自己的宫殿中,放下了一本奇闻异事,拿起了一本手札,烛火摇曳,将他的眸子照的闪闪发亮。

来到截天教已经数日了,他见过截天教的教主,也见过数个长老。

但让他意外的是,天狐老人竟然还是个大长老,实力更是达到了虚道初期,虽然只是个小教主,但是这老头懒啊!

是的,老人自从将他带回了截天教后,就将他安置在了天狐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山是仙山,殿是天神殿,不管是防御力,还是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这里都是屈指可数的。

饿了吃灵果,渴了喝灵泉,想洗澡了泡宝液,外面还有专属的灵泉小湖。

这待遇,绝对是没的说,但问题是,他出不去了。

他被限制在了天狐山,一连数日过去,除了大长老,他谁都见不到。

这里和蛄族祖地太像了,但那个时候,陪着他的是仙王,他吃的用的全是至尊都要望眼欲穿的仙珍。

白夜抬头,小脸都囧成了一团。

前六年,他无可奈何,毕竟那里是异域,那些人虽然接纳了蛄族,但不可能完全没有防备。

蛄祖最初时出于什么用意,他不知道,但后来蛄祖确实把他当亲孙子养,给了他一个足以与真仙后人争霸的基础。

就像现在,他轻轻一动,浑身上下都是澎湃的力量,血气隆隆,滚滚流动,声若雷霆,响彻整个殿内。

他以前确实没有经过修炼,但他的身体早已不知蜕变了多少次,看着不显,实则潜能惊人。

……

……

翌日,清晨。

初升的阳光照在了山巅,为万物带来了一缕缕生机。

金中带白的光芒映照而来,落在了一个盘坐在一块青石上的白夜身上,让他整个人多了一缕神圣。

什么是修行?

初始的修行需调动全身精血,熔炼骨文,在血液中催发出神曦,从而达到淬炼天地造化,滋养肉身的过程。

这是第一个层次,说难也不难,难的是如何熔炼骨文。

白夜闭目,宝相庄严,全身晶莹剔透,他试着将数枚昨天晚上领悟的符号熔入血肉中,但换来的却是血液沸腾。

同时,他的血肉中猛然冲出了数不清的繁奥符号,瞬间将他好不容易凝聚的符号给冲的一干二净。

符号透明,每一个都像是一个大道碎片,但这些符号太多了,密密麻麻,轻易的就将整个山巅包裹,且还霸道的过分,极其排外,神来了,估计都要头皮发麻。

白夜揉了揉眉心,一脸的蛋疼,他知道自己有时空一途的天赋,但蛄祖说,他这方面的天赋只能算勉勉强强。

毕竟是一位掌控时空两种力量的仙王,他对蛄祖的判断深信不疑。

可问题是,他想修炼,就必须先借骨文炼体,这是基础,总不能,他直接跳过,用这些时空符文就可以吧?

白夜犹豫了一下,尝试调动周围的透明符文,然而,他只是轻轻一动,漫天飞舞的符号就彻底的安静了下来,且随着他的心念而动,好像很好操控的样子。

“这也叫勉勉强强?”

白夜顿时纠结了,那位不朽说他天赋一般,蛄祖说他勉勉强强,天狐老人说他前途无量,截天教教主说他通体无垢,道韵天成,是颗仙苗。

前者,一个真仙级,一个仙王级,后者一个虚道,一个遁一,换了谁,都会相信前者。

白夜试了一下,继续调动血液,里面依然有密密麻麻的符文在出现,仿佛他的体内存在着他不知道的门,里面存在着数不清的力量。

就像现在,符文的出现,不经他熔炼,就在自主沟通天地,吸取天地精华。

道韵如瀑,从天而降,精气如海,从四面八方汇来,让他全身上下都在自主吞吐。

这是可怕的,他像是抬手可触时空大道,可融入天地间,遁入虚空中,尽情体验那玄奥而神秘的本源力量。

这种感觉,就像他成了时空的一部分,大家都是自家人,想要什么自己拿,别客气。

虽然是比喻,但却丝毫不夸张。

“难道,我其实也算是个天才?”

白夜不知道,他也懒得纠结,而是遵从自己的本心,在时空中静静体悟。

慢慢的,一上午过去了,几天没见的大长老也终于出现了。

他看着盘坐在青石上闭目养神的孩童,面露笑意,背着双手而来,“这么快就找到了方法?熔炼了多少符文?”

白夜缓缓睁开双眼,一缕白光在他的眸子深处一闪而过,他感觉自己并不需要再去熔炼符文,而是如何利用自己在时空一途的天赋,这才是最正确的打开方式。

“其实你不用太着急,你的底子太好了,搬血境对你而言不难,难的是如何达到极致。”

“极致?难道不应该超越极致吗?”白夜抬头,看着大长老问道。

“确实有超越极境这种说法,但等你到了后面你就会明白,其实就算搬血境超越了极致,意义也不大,反而浪费时间。

人体终究有极限,天生不如其他种族强横,多出一些力气,也改变不了什么,达到极境就足够了,这是第一阶段初代的标准。”

“那第二阶段呢?”

“洞天吗?九为王,十为尊,要想称尊一州,非十洞天不可。”大长老笑道,“你也不用着急,等你到了洞天后期,我会给你安排护关人。

至于第一阶段,你可以先观摩这个。”说着,大长老递过来了一块符骨。

符骨不大,只有一尺长,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图案,像是一块原始宝骨,看上去极其复杂繁奥,但再一看,又有些普普通通,很是古怪。

“这是……神引篇?”白夜一怔,抬头的刹那,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大长老。

“咳咳,虽然烂大街了,但这东西很不凡,有很多大人物都通过它,从而得到了不小的启发,你先研究着,没有成果,咱再换。”

白夜:“……”

整整一个下午,大长老都在给他讲解原始真解,以及修炼上的问题。

事实上,这个时期的修炼,和遮天世界不同,完美里并没有明确的经文让每个弟子按步就班,大多数人初期都是依靠自己去研究,去琢磨那些符号,从借鉴到自我创造的一个过程。

大长老并没有要求他必须达到哪种程度,也没要求他每天必须做什么,只是临走前,给他留了一面古朴的镜子。

“您老人家还真打算把我一直关在这儿啊!”白夜无语。

“这是为你好,如果你能达到铭纹境,我就放你出去,如果你能达到尊者,那么,你就彻底自由了,上界任你游,现在你还小,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白夜盯着老人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看来,截天教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存在人的地方,就存在争斗。

就像石昊老妈,堂堂不老山圣女,差点没被自家人害死,最后躲到了下界,同一族之人,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截天教这种有教无类的道统了,内部争斗,绝对可怕。

“看来要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呆在这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