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一吼万人碎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401字
  • 2022-03-16 00:02:47

白夜目不转睛,认真而仔细的看着自身周围那些碰撞的时光大道符文,它们每一枚都不相同,也没有规则可言。

但是,因为外界音波的干扰,在彼此飞舞碰撞到神曦小钟的那一刹那,产生了十分神异的纹路,像是两者融合了一小部分,竟然发出了极其清晰的音曲。

浩瀚、悠远,仿佛天地在老去,万物在消散,那是真正的时光之声,是禁忌的音序,若成功将其汇成曲子,或许将产生无法想象的力量。

符文仍然在撞击,像是在敲响岁月之钟,每一枚符文,每一口神曦小钟,每一次在外界音波下的撞击,时光符文与小钟都会产生不一样的纹路。

这像是一种结合,也是一种演化,虽然只有那一小部分,但白夜还是捕捉到了。

此时,他没有急着将那些特殊符文刻进体内,而是静静聆听,仔细看着每一片纹路。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没有在意外界的一切,一心沉津在了时光的海洋中。

但,此时的外界,却有诡异的事情在发生着,音波还在继续,但那个少年从最初时的流血,到了现在,反而像是免疫了。

事实上,这并非免疫,而是被一种奇异的声音挡住了。

且渐渐的,那个少年的身前,那原本浓郁的时光符文不知发生了什么,很多都在缓缓消散,同时,还有一小部分更加明亮的符号冲起。

它们在少年身前汇聚,渐渐的化成了一口口内蕴单枚符文的小钟,明亮夺目,烙印着朦胧的纹路,像是第一次出现在天地间,每一口都动荡着一缕缕可怕的伟力。

“那是什么……他该不会真的在创神通吧?这怎么可能!”就连三族中的统领也开始慌了,甚至抬手制止了音波的释放。

“我们该不会杀敌不成,反而成了人家的推手吧?干这事的都他娘的是反面教材好吧!”

一瞬间,三族中的头领人物,脸都绿了。

对战之人最怕的是什么?

不是打不过,而是打着打着对方晋级了,打着打着对方领悟了。

这万一要是真有了,那以后恐怕人人都会说,好家伙,上万人去杀一个,没打过不说,还助敌手成就一道神通,这是佳话吗?

不,这只是活生生的耻辱啊,足以将他们钉在他人成功的基石上,供一代又代人调侃!

但,往往最怕什么,它偏偏来什么。

那个少年醒了,目光中一缕白光一闪而过,下一刻,他猛然张开了口,发出了一声长啸。

这一刻,数不清的小钟被内部的符文颤动,像是在与其主共鸣,齐齐发出了一声让天地都为之一振的特殊声波。

这一刻,成片的生灵在老去,数不清的狮子与莽牛在消散,音波扩散,天上地下无处不存,无处不在。

什么是时光?

时光无形,存在于天地间,存在于天地外,是世间最可怕的伟力之一,谁人可抗拒,不成仙,皆腐朽,就是最好的诠释。

没人敢想象,也无人敢相信,少年一啸,石破天惊,伟力惊世骇俗,让成千上万的生灵都在一瞬间老去,而后烟消云散,就连整个天地都开始在声音中老去。

“我的乖乖……这还是我师弟吗……”魔女揉了揉眼,小嘴微张,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可怕的一幕。

一啸万人碎,音波动世间,宛若天荒地老,纪元更迭。

“草率了……应该不是这种状态才对……”白夜凝眉,他觉得还能改善,时光的力量不应该这样运用,太粗糙了。

他觉得应该重新排序,让其成为一种音曲,由体内的神曦小人诵读,内可洗礼自身,外放可以直接杀敌。

“这……”

很多人都无言了,猜测成真,对方真的在草创神通,且威力大的简直令人发指。

“他娘的,竟然还是时光神通,你怎么就没迷失自我!”有老人暗骂。

正所谓,你有的我没有,这让很多人的心态瞬间崩了。

“道友教出来了一个好徒弟啊……”有人轻叹,看着天狐老人,满脸羡慕。

这话说的,哪怕是身为虚道小教主的大长老都在抽动着发红的老脸,他教个鬼哦,除了平日里提供了经文、宝术、药物等,十天半个月也没去过一次,到现在对方怎么成的那种洞天,他都不知道。

“果然,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存在着机遇,古人诚不欺我。”

白夜暗自点头,重新回到了车辇上,但迎接他的却是无比怪异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变态男,辣眼睛的那种。

“师姐?傻了?”白夜在魔女面前晃了晃手,但却一巴拍开。

“你……你离我远点,我想一个人静静。”

魔女像是受到了刺激,心态彻底的爆炸了,一张小脸紧绷,在那里一会儿磨牙,一会儿哼哼唧唧,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没事,我知道你笨,但我不会嫌弃你,毕竟师姐的天赋技能都生在了美貌上。”白夜笑语。

魔女闻言,目光更抑郁了,白眼直翻,她是花瓶吗,她很强的好吗!

白夜只是笑笑,重新当起了车夫,没有一丝天之骄子的自觉,这让魔女心中十分复杂。

这个师弟什么都好,就是太随性了,他有着自己坚定不移的意志,天塌不惊,万事不变,意志所向,披荆斩棘,也有着敢与天下为敌的勇气。

唯一让她失望的是,她当年是想实施少男养成计划的,但养着养着,她却发现,自己好像成了被养的那个人,这让她心里十分不得劲。

于是,魔女开口了,声音娇滴滴,柔中带着哼音,像是一只忍不住爪子的骚动,想要挠两下的猫。

“师弟,要不……我们一起坐吧……”

“嗯?”白夜回首,看向车辇中的身影,俏脸明媚,眸闪慧黠,粉唇开合,欲言又止,扭扭捏捏的模样,着实让白夜摸不着头脑。

“做什么?”

“做?”魔女一怔,看着那将要凑过来的面孔,目光瞬间放大了,“你…你……想做什么?”

“我警告你……我有心上人的……他天下无双,冠绝当世,风华俊美,无人能敌,你打不过的,你千万不要乱来呀!”

“我能做什么?”

白夜翻了个白眼,驾着天狐远去,让紧张的一批的魔女一阵发呆,随后不由自主的缩了缩可爱的小脑袋。

这货其实就是个嘴强王者,看似整天唯恐天下不乱,实则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小女孩,真到了关键时刻,她比谁都怂。

至于她说的心上人?八成是梦中的理想型,毕竟才十岁,正是做梦的年纪。

“此子天赋恐怖如斯,截天教真是捡到宝了……”远处,一个个老人均是一脸感慨。

“可惜了,不该生在这最后一世。”也有人摇头轻叹,不是不看好,而是看好也没用。

仙古还有十年左右就要开启了,这是最后一次,也是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一次,各种蛰伏的古代怪胎、隐藏的前代英杰、当世等待的骄子等都将出现。

所有人都将汇在一起,形成古往今来的最强碰撞,到时候,谁能夺得一世之尊,位列天下第一,哪怕很多大人物都说不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