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431字
  • 2022-06-20 01:49:16

“你这个混蛋,我杀了你……”

轰的一声,一道身影被不可抗拒的黄金光束带飞,让开口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

“小鬼,老夫乃银翅天神,今天我就站在你面前,你敢捅我一下试试!”一个银发老人站在一座大山上,双目跟两盏银灯似的,威严而慑人。

这是银翅族的大人物,虽然只是个天神初期,但却是个爆脾气。

然而,他的爆脾气,换来的依然是一道流光。

“天神在这里也只是一个大点的蝼蚁。”

车辇隆隆而过,载着其上的人影远去,留下了成片的石化人群。

那个瓜娃子的天赋神通像是没有上限,强大的令人发指,偏偏那瓜娃子一路捅来,反而畅通无阻,一个能扛的都没有,哪怕是天神。

“这都第四个天神了吧……我滴乖乖,这真的是要逆天的节奏啊……”有老辈人士惊叹,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原本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一场闹剧,谁能想到,对方真的杀穿了,连越上百座圣山,无一合之敌,谁挡谁死!

神见了,都要骂骂咧咧的躲的远远的。

“他就不会别的吗,那一枪枪的,看的我心窝子疼!”也有人暗骂,总感觉自己的屁股都是紧绷的。

但事实证明,那瓜娃子好像就会那一枪,截天教的各种秘术,连用都不用。

“我就好奇,他那神通到底是什么构造,好像完全不会消耗一样。”也有人发出了疑问。

天赋神通大多为上苍所赐予,强大是必然的,往往可以决定一场势均力敌的大战胜负,很多初代都将其当成压底宝箱,这并非是不想用,而是消耗太大了,还有就是打个措手不及,实现关键性的一击必杀。

但那个瓜娃子简直无所顾忌,一直在用最强的神通,偏偏还面不红气不喘。

“咦……他竟然被挡下了!”突然,有人指向远方对峙的两人开口,让很多观看者都露出了惊容。

那是一个身穿火红色甲胄的女子,她全身都被包裹进了盔甲中,唯有一双红晶晶的美眸露出,可谓是防御的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弱点。

“你不讲武德!”白夜皱眉,面露难色。

“哈哈哈,这瓜娃子,终于要栽了吧,叫你肆无忌惮,现在好了,自己的神通被人找到了破解的方法。”有人幸灾乐祸大笑。

“确实,他的强只体现在这个境界的极巅,不是看不到那杆枪,而是防不住。”有人分析道。

“这个世界上,天才多如牛毛,每个时代,总会涌出数不清的骄子,但一时的同境界取胜,并不意味着你有横行无忌的资本,出了这片天,有的是人能治你。”

一道慢悠悠的女音从甲胄中传了出来,冷漠而平静,像是在看一个愚昧无知的人。

“你知道吗,有些人在自以为是的指责他人时,事情的发展往往会超出他们的预料……就像现在。”

白夜缓缓抬起了手指,指尖大道符号弥漫,透明光晕如波澜荡漾,让所有看到者,都纷纷皱起了眉头。

“定!”

突然,一个字体吐出的瞬间,那根手指上出现了漫天飞舞的大道符文,像是被打开了的闸门,汹涌而出,整片天地间都被炫丽的晶莹光雨所充斥,美的惊心动魄,看的人们心神恍惚。

这让很多人都意识到了不妙,定目看去,那个女子不知何时起已经被定在了那里,宛如变成了一幅画卷,一动不动。

但也有老人都若有所思,他们看出了别的东西,那个瓜娃子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他掌握的绝对不止一种可怕的神通。

“再强的防御,终究只是外表,当你出现在我面前时,就注定了此途的无效。”

“噗嗤……”

黄金长枪再出,直接顺着那红晶晶的美丽眸子插了进去。

“那是什么……也是天赋神通吗?”有人惊悚,被吓到了。

“是空间法则,化成了秩序链,短暂的束缚住了敌手,并非神通,你们没有神眼,看不到那一幕而已。”有神明解释道。

但这也足以说明,那瓜娃子对空间的造诣绝对可怕,差点连他们都给糊弄了过去。

“前面就是火蝎族了吧,那里可不简单啊……”人们看着一路无阻进入城中传送阵的车辇,纷纷议论。

火蝎族是一个极其强大的种族,极度可怕,由其是他们的种族天赋——毒!

在二十多年前,那一族曾出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女初代,号称九尾天蝎,身在尊者巅峰时,曾以尾钩刺破真神的皮肤,而后成功将其毒死。

这种跨两个境界的超然战绩,在当时不知惊呆了多少人,那种毒素太过变态了,堪称无解,因为那位初代的天赋毒素能腐蚀元神,可伤大道根基,阴毒的骇人。

后来那位初代消失了,有人说对方在蛰伏,等待仙古开启,也有人说,那个初代疑似出了问题,未能成功点燃神火。

但如今,一片片生灵都跟了进去,他们想知道,那个瓜娃子面对那个可怕的强族时,是否还能依旧横扫。

传送阵很大,一次可以容纳数千人,密密麻麻的生灵从城中消失,再次出现时,人已经到了一片火红的山脉中。

大地赤红,热气蒸腾,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刺鼻的味道,就像是进入了一片火山区一般。

但在那远处,却一个又一个赤红色身影浮空,它们有半人形,也有兽形,无一例外的是,每一个都很强大,在这夜色下,像是一片赤色洪流,铺盖到了天际尽头。

这是闻讯提前等待在这里的火蝎族大军,数量之多,足有上万,密密麻麻的立在大地上,只是扫上一眼,就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要动真格的了……”有人看到这一幕后,忍不住低语。

“让开,此事只为莽牛族,与你等无关。”白夜看着前方的人群,目光渐渐变得乌黑了了起来,像是两团两可葬下万千生灵的黑色深渊。

“你说让就让?我们的族地,我们凭什么退?”一个身穿赤红甲胄的男子冷笑,他站在大军的前方,手持一杆长矛,直指天穹,“自古以来,十万圣山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让我们很没面子。”

“你们的面子算什么,与我师姐受到的委屈所相比,别说是你们,就算是教主亲至,我今天也要弄死他!”

轰隆隆,黑色的闪电蓦然出现,伴随着一句话音划过天地间,回荡在众多生灵的脑海,震的每一个生灵都在颤栗,这是何等的自负才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所有人都在看着那个走出车辇的少年,他第一次从那里离开,立在上万火蝎的前方,身体挺立,虽幼小,却有种让人无法形容的霸气。

同一时刻,一轮明月缓缓从对方的背后升了起来,圆月透明,如虚空上的倒影,悬浮在少年的头顶,浩大而神圣,始一出现,就让整个天地都在荡漾。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挡我者死,为了师姐,没有什么是不能灭的!”

众生皆可灭,唯我独尊天地间,舍我其谁的气势浩浩荡荡,让观看者心中难言,让上万大军心神恍惚,让车辇中的少女心脏砰砰直跳,美目荡漾,眸波迷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