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十万圣山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701字
  • 2022-06-20 01:46:00

“白……夜!”

甄仑瞳孔一缩,身形巨震,那是怎样的一个可怕少年,只是从他身边飞过时,透过纱幔瞥了他一眼,就让他发自灵魂的颤栗,就连他身下的魔禽都在摇动,似乎要不由自主的向下坠去。

明明没有任何威压,但那种与整个天地共鸣的韵律,仿佛就是最为致命的场域。

相比近两年前,那个少年更加内敛了,却也更加的恐怖了,让他有种面对自己兄长时的那种感觉,高高在上,无法直视,根本难以生出战意!

“师兄,原来你在这里,我正准备找你参加今天的晚宴呢。”车辇飞过,全程都没有理会过甄仑,反而落在了千疮百孔的大地上,停在了一个眨巴眨巴眼睛的黑裙少女面前。

“哪里能让师弟请客,我请,今天的晚宴,师兄包了!”苏天云恢复了人形,拍着胸口,一脸豪爽,哪里还有半分杀神的模样。

“那就有劳师兄了,师弟稍后就到。”白夜微笑,将少女拉上车辇,温和问道,“被谁欺负了?是他吗?”

说着,白夜的目光不经意间一抬,看向魔禽上的身影,扫去的刹那,眸光中的温和尽散,反而变的凌厉了起来,缓缓开阖间,像是有开天闪电划过,让甄仑颤栗不已。

“呜哇……”

魔禽颤抖连连,宛若被天敌盯上了,在发出一声似婴儿般的啼哭后,竟然直接带着其主栽了下去。

这样的一幕,让整片天地寂静一片,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什么是威势,什么是初代,一个眼神就可让敌手颤畏,让魔禽不敢浮空,这就是最好的诠释。

魔女没说话,微呆一下后,眼睛眨了两下,灵动而慧黠的眸子瞬间变得水汪汪的。

此时的她,眸光楚楚,柔柔弱弱,祸水容颜的面孔上泪痕无声滑落,让任何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疼。

“师姐别怕,有师弟这个插秧王在,神来了咱都捅死他。”白夜轻声安慰,多次的合作,让他们之间的配合已经非常默契,一个眼神就足以传递很多信息,这说明生意来了。

“他说……他说……他说我是个祸害,还要将我抓走,送给一头牛当丫鬟……

我不愿意,他就带人堵我,呜呜呜……”魔女低泣,白净的手指着甄仑,欲言又止,胆怯又柔弱,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一众师兄弟瞬间火冒三丈。

“她胡说,我只是说她天生媚骨,红颜薄命,生下来就注定了要祸乱众生……”甄仑想解释,但却被一道冷漠的咆哮打断了。

“甄仑、我要杀了你全家!”

“你……”

甄仑脸色滚烫,双目赤红,手中的血色战矛不断闪烁,锋芒吞吐,直指天空。

气势虽足,但他的手却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矛指初代,需要勇气。

“白夜,你当真以为我怕你!”

甄仑脸色胀红,他手持凝血战矛,全身上下金黄光辉弥漫,抬头的刹那,像是要捅破天穹。

轰的一声,血色战矛快若闪电,被投掷而出,带着惊人的杀机,直奔大地,似乎要将那车辇连人一同洞穿。

但,此时,在那上方的车辇中,却有一滴水珠忽然飘了下来。

它像是一枚透明的符号,又像是一滴无根之水,然而,下一瞬,它化成了一片滔天大浪,直接卷了下去。

这太突兀了,大浪卷天,扑盖而来,像是数不清的洪荒猛兽,一重接着一重,卷动的刹那,将赤红色战矛都硬生生拍的符号暗淡,光辉全无。

很多人都在看着这可怕的一幕,浪花盖过天际,高有数千丈,呼啸而过,直接盖向甄仑。

“你的天赋神通为何不用,是看不起我吗!”

甄仑怒吼,他整个人光辉万丈,像是一堵黄金巨墙,同时,一柄大刀也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轰!”

大刀力劈,斩过千重浪,光芒四射,符文飞舞,汹涌澎湃的海水都被硬生生劈开了。

“甄仑也不简单啊,曾经得到过西方教的赐福与洗礼,虽然没有修成金身,但也鲜有比肩者。”不少人都在惊叹,这绝对是一个天之骄子,能完胜很多人。

但,甄仑的面上却没有丝毫喜色,反而凝重无比,海水一分为二后并没有消散,而是化成了两条栩栩如生的水龙,相互交织着,继续扑向了他。

“你以为这样就能对付得了我吗!”

甄仑猛力一踏,躲开了一击,同时,在他的背后,一双翅膀像是两柄天刀,锋芒无匹,横空而过的刹那,天空都仿佛被切开了。

但,当他靠近的那一刻,那两条水龙却产生了变化,它们被一层层蓝冰包裹,散发着万丈寒气,竟然化成了两条旋转的冰龙,狠狠的撞了过来。

“轰!”

这一刻,大地颤抖,草原震动,成片的光辉在那一片区域冲起,让人们看的瞠目结舌。

两条巨大的冰龙被宝术穿透,被刀光斩断,砸在大地上,发出震天响,将那一片区域都彻底堆了起来。

依稀可见,甄仑还活着,他扔掉了手里的断刀,也没有管背后的断翅和身上的伤势,目光如炬,死死的盯着远处的车辇,只见那里似有一双手在动。

对方捏着诀,又开始了结印,速度不快,却十分自然。

但,这一刻,所有人都发现,甄仑的周围,不知何时起,那些冰龙碎片已经彻底融化,它们隆隆而动,像是回到了最初的状态,化成了一滴由符号组成的水珠。

“这是……水牢!”人们被惊到了,惊悚的看向天空中漂浮的水滴,依稀还能看到那被困于其中的甄仑。

“万变不离其宗,大道至简,纵有千变万化,终究还是会回归本质……”城墙上,有神辉弥漫的人影低语,带着七分赞赏,三分感慨。

能以十岁之龄,就可以领悟出来这种事情,天赋当真可怕。

“放了他吧,看在我的面子上……”

就在所有人都还在惊叹时,远方大地上始终没有动静的黄金战车中却传出了一道低沉而浑厚的声音。

“他到底会是谁……是一个初代?还是一个当世妖孽?”

没人知道,但那可是十万圣山,在上古时,也不知道走出了多少巨擘,掀起了数不清的腥风血雨!

“你说放就放?你的面子是面子,那我们截天教的面子难道就不是面子了吗,欺我师姐,等同欺我,该死!”

“轰!”

那滴水直接在空中爆炸了开来,伴随着漫天尸骨,让观看的所有生灵都忍不住呼吸一窒。

是了,截天教本身就是庞然大物,上界最强大的势力之一,又曾怕过谁,且这一教,从上到下,都极为护短。

“年轻人,天很高,地很广,在这世上,初代也不代表可以横行无忌……”

随着一道沉闷的男音的落下,黄金战车终于动了,一只纤纤玉手探出,修长而白嫩,紧接着,一个十分美丽动人的女子从车中走了出来。

她恭敬的跪在车前,小心翼翼的掀开车帘,依稀可见,在一片混沌光雾中,似乎还有人影。

“女人?”

“不对……还有一个牛头人!”

确实,那是一个拥有一对黄金牛角的男子,他身居混沌雾中,侧枕在车中女子白嫩的大长腿上,目光幽冷,面无表情的看着外界。

“初代也有强弱,我家主人横扫上万圣山无敌手,初代也不是没击杀过。”外界的美丽女人开口,声音很动听,言语中似乎充满了自信,但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族。

“确实,初代之间也有强弱,这一点我始终认同。”白夜目视着眨眼睛的魔女,幽幽开口。

但下一刻,他语气一变,直接开骂了,“一头牛而已,你装什么大尾巴狼,想让我师姐当丫鬟,你也配?今天不捅死你,我跟你姓!”

这一刻,全场愕然,哪怕魔女都是一呆,晶莹的额头上,瞬间被黑线布满。

所有人都满脸怪异的看着那车辇中的人影,这还是之前那个温和有礼的少年吗?怎么就那么想笑呢。

但,下一瞬,所有人都笑不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