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节操为何物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224字
  • 2022-03-11 00:01:03

两天过去了,这片山谷依然平静,幻灵花除了可让人沉睡外,还可以让人悟道。

这里是一片天然的修炼宝地,若是放在平常,每一个人都不会放过,但这几天以来,他们每个人都过的提心吊胆。

“那小王八蛋,只会在早晨过来,其他时间应该是在修炼。”有人低语。

“那片阴阳潭里到底有什么,他的修为怎么会进步那么快。”

“他没有进阴阳潭,那里他一个人使用不了。”

清净的声音传出,让其他人猛然一怔。

同时,他们也看到了一个亭亭玉立站起的人影,洁白的衣裙依旧染血,但她似乎已经没有了伤势,且就连气息都强了不少。

“天地演化出的阴阳地,是造化,也是绝地,若是大神通者,自然无恙,但他的境界太低了。”月婵开口。

“难道是……”一众人想起了李云聪,圣女向来独来独往,又怎么会在这次的行动中与李云聪结伴,这不止是一次联手,更重要的是,要共享造化。

有大人物曾言,人体乃是大道之体的一种,与鼎、钟、塔一样,是世间最适合承载大道的体质,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种族都选择化成人形的原因。

但也有人说,人的本质就是阴阳,男为阳,女为阴,这是天生的互补,两者合一,才是完整的道体。

一粒粒丹药飞出,落在了每一个人的口中,让他们快速的恢复了过来。

“你们去其他地方寻找自己的造化吧,他伤不了我。”月婵很自信,大眼飘动,黑白分明,充满了慧光。

甚至,她主动前往了迷雾深处。

……

……

这里是一片特殊的区域,拥有着这个小世界中目前已知的最大造化。

事实上,这个小世界很大,但大多数区域都有着强大的凶兽和可怕的原始种族。

目前补天教只开发了一小部分,因为天地的压制,很大的区域他们都进不去。

一路快速穿过幻灵花所在的山谷,依稀可见,一片黑色的湖水边,一个不大的背影正在趴在一块岩石后,鬼鬼祟祟的看着微微动荡的湖水。

那里巨大的身子翻滚,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庞然大物正在甩动着尾巴,似乎是吃饱了,正准备向湖底而去。

月婵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胆子很大。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白夜没有回头,但却有声音传出。

“你不会的,这里需要我。”

“换个人就可以了,是母的就行。”

月婵闻言,晶莹的额头顿时生满了黑线。

纵然之前被措不及防的捅了一下,她依然有着足够的自信,可以说,这个女孩生来就具有非同寻常的气质与底气。

她不像别的天之骄子般动辄追求无敌同代,傲视天下,甚至,她的眼里并没有丝毫争霸,有的只是一心为道,寻求超脱。

这不是挂在嘴边说说,她生来就是要一心为道,为道而生,为道而存,眼里只有道,没有它物。

不管是情感,还是喜好,一切都要为道让路。

“你想做什么……别杀它们,留着它们可以镇守那阴阳池的。”

眼见白夜要下水,月婵连忙开口阻止。

“那你拿什么补偿我的损失?”白夜回首,目光不变,在那洁白的面纱上看了一眼,不为所动。

他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卧底,早晚有一天要回归异域,早晚有一天要背负无边骂名,在九天生灵的怒吼中干死一帮二五仔,在异域生灵骂骂咧咧的浪潮中送上王墓。

王者终将成亡,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尚未开始挥动铲子的埋葬者,葬仙、葬王、葬世界!

“它应该足够了吧。”

就在白夜做着白日梦的时刻,面前飘来了一株紫色的物体,它形似胖娃娃,通体紫晶,刚一临近,就充满了药香和浓郁的生命气息,甚至,还能在根须上看到一些晶莹的沙土,显然是被挖不久。

这是一株紫金参,年龄已达到了圣药的层次,也算难得,若要相比的话,参内的大道碎片,肯定要比那两条大鱼强大的多。

“这算是贿赂吗?成交。”白夜点头,异常的爽快,但他那副见药眼开的模样,着实让月婵惊讶,似乎,这个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节操。

“早这样,还打什么架,你选黑池还是白池?”

“白……池……”

看着那个咧嘴前往湖中心的背影,月婵突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对方的主动与热情,让她有些吃不消。

甚至,她都有种感觉,那货似乎很好收买,只是,这个代价有点高,一株圣药还没捂热就送出去了,哪怕是她,都在心疼。

“来啊,一起洗啊,客户至上,咱保证不多看一眼。”

月婵:“……”

这家伙还很不着调,鉴定完毕。

“你和魔女的关系似乎很好,一年前和她一起在灵界追杀我的那个面具人应该是你吧?”月婵走了过来,主动开口。

“陪聊……要加钱!”

看着那一本正经的人,月婵不知为何,突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但她还是抛出了一个小瓶,“补天宝液,可药浴。”

“月仙子真慷慨!”白夜笑了,很灿烂,露出一口小白牙,且竖了个大拇指,“好人一生平安!”

月婵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知是不是在缓解自身的别扭与尴尬,毕竟长这么大,她第一次要和异性泡在一个池子里,虽然这个池子的直径有六丈,已经不小了。

“你和魔女什么关系?”

“正儿八经的师姐与师弟,同时兼职她座下的头号打手,师姐出钱我出力。”白夜知无不言,仿佛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打……手?你?”月婵彻底愕然,半晌无语,但对方确实不像在说假话。

但当她还想问时,对方却不说了,整个人直接沉入了黑池中。

“咝……”

刚刚进入的刹那,哪怕是月婵,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片阴阳池的神性精华太浓郁了,像是天地间的母胎神液,让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发出莹莹之光。

同时还有一种可怕的撕裂感,仿佛要将她的肉身与神魂彻底分离,而后溶解。

但对方却一声不吭,小脸冷俊而坚毅,闭目不动,静静体悟着天地神液中的大道碎片。

隐隐约约,透过那黑色的甲胄,她甚至能看到对方晶莹的肌肤间,似乎有数不清的符号在闪烁。

那是一种很可怕的秘力,遍布着每一寸血肉,像是在开启人体潜力之门,古怪而诡异。

但接下来,她也沉寂了下去,脑海空灵眉心闪闪发光,似有难言的仙韵在荡漾,让她整个人都有一抺说不出的出尘与超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