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出手即镇压一切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063字
  • 2022-03-11 00:00:31

“他太自负了吧,竟然要以一敌二!”

“李云聪的境界绝对已经到了化灵的圆满,甚至超越了化灵,进入了铭纹境!”丰宇抬头,努力的睁着眼睛。

这个小世界存在着压制之力,将他们这些外来者的力量都压制在了铭纹境以下,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败的那么惨。

“轰!”

那个白夜动了,在他的背后,金黄色长枪锵锵而鸣,一根接着一根飞出,没有丝毫留情,上来就动用了绝杀。

李云聪面色不变,双手轮圆,成片的银符在他的身前出现,像是两团交织的漩涡,让来袭的长枪失去了应有的速度,而后被他牵引向了远处,将一片大山都轰的粉碎。

“杀!”

白夜伸手一指,背后的长枪铺天盖地涌出,初始的试探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必要,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是一枪捅不破的,如果有,那就给对方一个新的死法。

“你先退开!”李云聪大喝,初代间的战斗,极为危险,他们大多拼的是最强的天赋神通,这种碰撞,可能会瞬间分出生死,根本就没有持久战一说。

月婵并没有退后,反而主动出击,张口一啸,凤音浩荡,音波滚滚,扰乱了天地,动乱了成片的长枪。

这是真正的凤凰之力,似大道之音扩散,所过之处,一切都在音波下粉碎。

“太嫩了,补天教的真凰法残缺不全,你还没炼到家!”

“哧!”

一道银色剑光力劈,仿佛要切开天地,斩落域外星辰,剑光煌煌,摧枯拉朽,切开音波的刹那,直接力劈在了月婵的身上,将她掀飞了出去。

但下一瞬,她又出现了,完好无损,同时,她的双手在快速捏诀,要打出绝杀一击。

“早就在等着你了!”

白夜的手臂发光,安澜之枪出现,这是真正的祖术,不管是威力还是速度,都不是先前的那些长枪所能比的。

“轰!”

金色长枪飞出,像是一道永恒之光,太快了,在这个层次,根本无人可见其影,难寻其迹,瞬间贯穿了前方的人影。

月婵身体一震,浑身凝聚的符文都被彻底的瓦解了开来,同时,那柄长枪带着一种极为特殊的力量,震散了她的补天术,竟然让其失效了。

“师妹!”

一众人眼睛都红了,这才刹那功夫,圣女竟然被打落了下来。

要知道,那可是天资无双,出生即震动三千州,被称为女仙转世的圣女,这并非不敌,而是境界上存在着差距!

“轰!”

一道璀璨夺目的光束此时也冲了出来,那是李云聪的天赋神通,号称上苍所赐,威能惊人。

光束巨大,闪烁着漫天雷霆与复杂而古老的符文,伴随着无匹的神能,像是要湮灭前方的一切。

黄金长枪再起,依然摧枯拉朽,无可匹敌,它像是仙道之矛,贯穿世间,所过之处,切开一切阻碍。

这一刻,金束像是被冻结了,神能一滞,雷霆停立,符号静止,下一瞬,一杆长枪从中冲出,伴随着崩溃的光束,径直撞向了李云聪。

这可怕的一幕,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甚至,就连李云聪都是如此,那杆黄金枪有种说不上来的可怕,出现即镇压一切,刺穿一切,明明还在化灵这一层次,但却好像超出了人世间的所有术与法,独自高高在上。

就好比明明是同境界的生灵,但对方生活在仙界,而他们却在凡间,法的本质与层次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开玩笑的吧……他这么变态的吗……”下方的山谷中,一从生灵望着那个立在天空中环视的身影,震惊的直咽口水。

对方就像是一尊幼小的神明,只眸睥睨四方,身镇乾坤,唯我独尊。

这哪里还是之前的那个悠然欢快的小屁孩。

此时,天空寂静,所有人都在看着天上那个崩成光雨符文的人影。

“移形换影术?”有人猜测,李云聪极有可能是通过这种方法在关键时刻避开了一劫。

“逃不掉的!”

白夜看着化成光雨向一处方位汇聚的空间,抬手就是一枪,隐约可见,那里有一道人影从中栽落,但瞬间,他又捂着胸口快速远去。

但,白夜却知道,李云聪其实很强,不管是肉身还是神通,毕竟境界在那里,对方之所以败的那么快,完全是因为安澜之枪太过超然,出手即镇压了对方的所有手段,让李云聪有力无处使,换个与李云聪同境界的初代,还不一定能打的过李云聪。

“完犊子……全军覆没了……”

“圣女……”

丰宇等人看着那个坠落在一片花丛中的女孩,鲜红的血染红了那片区域,让周围的晶莹花朵,都变得鲜艳夺目了起来,像是一个凄美的凋零仙子,让人忍不住怜爱。

这样的一幕,让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悲痛,他们挣扎着想要动弹,但在这片花海中越久,自身就越使不出力气。

“我师姐常说,要镇压你一生一世,但现在看来,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白夜站在花海中,平静的看着月婵,并没有靠近。

这也是个腹黑的主儿,只是不像魔女那般将我是个妖女直接写在了脸上。

魔女是那种随心所欲的,想做什么全看心情。

对于月婵,他并不了解,不过,不难看出,能和魔女天生是怨家的月婵,肯定也有相似之处。

正所谓,惺惺相惜者,可为敌,也可为友。

“现在杀我,是最好的机会。”月婵开口,声音很动听,似乎有意让他动手。

同时,她的目光也若有若无在白夜的右臂上徘徊,但那里都被臂甲护盖,根本看不出什么。

然而,她却知道,对方的天赋神通就是从那里出现的。

“我是个善良的人,杀人并不在我的计划之中。”白夜远去了,继续提着竹篮在这山谷中徘徊着。

但他的话,却让一众人心中诽谤不已,有哪个好人会将善良二字挂在脸上。

然而,谁都没有发现,躺在那里的月婵,右手的袖口中,却有微弱的光晕在闪烁。

她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但无疑,她想反杀的计划并没有成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