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扎心了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130字
  • 2022-06-20 01:37:29

一头灵兽,转眼被拍出了一个让白夜都咋舌的天价,最终是谁得到,他也不知。

相比较冰封千里,他更加在意的还是雪魂莲,那种圣药对现阶段的他,作用不小。

“这是一块烙印石,机缘巧合之下,记录了一位初代的部分天赋神通。”拍卖行的老人单手托着一块直径一尺有余的黑色圆形石块,直接激活。

顿时,在拍卖行的天穹上,一只巨大的手印突兀的出现,它完全以纹路和符文构成,像是一个投影,静立在天穹上,但除此之外,再也没了其他的动静,这让很多人嘘吁。

这意味着,烙印石也只是记录了一个神通的展现式,而非起手式,与其说它存在价值,不如说,它是一个鸡肋。

这就像是观影,总长就那么一两秒,没头没尾,看了也等于没看,哪怕是依靠其上的符号进行复制,也做不到让其再生,甚至难度之大,不亚于重新创法。

“上苍之手吗?不太像……八成是糊弄傻子的。”白夜摇头。

那种东西,少说有数万年以上了,肯定不属于这个时代,至于用处,他确实没看出来,若是能研究出成果,拍卖行也不可能拿出来。

“咳咳……起拍价五万晶璧。”主持人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

但他话音刚落,就有人出声了,“十万。”

一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天幕中心的月亮下,而后整个拍卖行寂静一片,没有一人敢竞争。

“声音好耳熟……不会吧……”

“你在说大长老是傻子……”鹰老咧嘴,补上了一刀。

片刻后,白夜看着被送来的黑色石块,脸皮不断抽动,他又不是真的初代,就算是初代,还能与一个烙印石有所共鸣?谁信啊!

拍卖还在继续,鹰老直接将烙印石催动,让投影展现,以供白夜研究。

但让他犯难的是,他研究了半天,却没有丝毫头绪。

“不对,这是空间神通……”

突然,盯着繁琐符文的白夜眼神一亮,眸光深处渐渐升起了变化,像是有两个透明的大日在缓缓浮现,察觉到了一息天机。

同时,那道掌印在他的眼中也开始活灵活现了起来,符文排序、道韵重组,空间纹路浮现,一切都像是在重新演化,渐渐的形成了一个透明的手掌印记。

这才是那只手掌的原型,属于一种空间神通,但却是残缺的,少了最重要的起手式与最后的攻击式。

两个老人面面相觑,他们看着那个陷入了沉思中的小少年,心中震惊根本难以掩饰。

但这还是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白夜似乎陷入了忘我的境界,一缕缕空间碎片飞舞,将整个包厢都填满了。

它们不断的变幻,不时化为手掌,不时融入空间,进行着各种非凡的演变,让远方不时探来神念。

“恭喜道友啊,截天教有这样的麒麟子,何愁不兴。”最中心的一片区域中,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袍老人脸笑肉不笑开口道。

“我截天教何时衰落过!”大长老笑的很灿烂,老脸红润,眉毛飞舞,白夜那个小家伙,给他的惊喜是越来越多了。

“初代这种生灵,每个时代都会有那么一些,但真正能走到你我这种层次的又有几个,言下尚早啊。”白袍老人开口。

然而,他的话刚落,白夜就睁开了双眼,一缕白光像是天开辟地划出的第一道光,明亮而夺目,在他眸子中一闪而过,顿时,包厢中的所有符号都汇聚一堂,在上空凝聚了一个透明的手掌。

下一刻,手掌无声无息,落在了烙印石上,重重的拍在了上面,让其瞬间解体。

这突然的一幕,让两个老仆瞪大了双眼,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那个重新闭目体悟的小少年。

甚至,就连远方的补天教白袍老人都忍不住直接从坐椅上起身。

“还真玩出花了啊……”哪怕是大长老都在忍不住揉眼。

截天术可截天之机,夺取造化,虽然大多数时候是没用的,但有时候却能福至心灵,偶尔一次的收获,就足以让任何人惊叹,就像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不是原本的神通,是重组后的初创!”白袍老人目光闪烁,有想要对那个包厢拍下一掌的冲动。

虽然只是初创,但若给对方时间,必然可以将其完善,化为一种诡异而可怕的神通,让人防不胜防。

“别忘了约定,年轻人的事,老辈人最好不要插手,若你敢不要脸,我们全教上下都会不要脸。”

“你在威胁我?”白袍老人恢复了波澜不惊,平静的面孔看不出喜怒哀乐。

“不,只是警告。”大长老笑意很浓。

但不久后,大长老却笑不出来了,挥袖卷走一朵雪白的莲花,冷哼一声,离开了拍卖行。

“多出三倍的价格,却得到一个好苗子,你也会心疼?”白袍老人目光如炬,在那空无一人的包厢扫了一眼,久久无声。

初代能成长起来的确实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就像是补天教,之所有超然,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初代。

就连其镇教宝术,都是那位初代所留下来的。

初代这种生灵,但凡成长起来一个,那所带来的影响,绝对是前所未有的,甚至有可能打破两教当前的平衡。

夜晚。

白夜看着面前的一朵宛若水晶般的莲花,微微一叹,他当时太入迷了,错过拍卖,听说有很多好东西,比如血魂草、养魂草等稀有药草。

“血魂草倒是不错,听说可以获得法力免疫……”

“听说还可以让人死亡,曾经有几个初代不信邪,结果全死了。”鹰老低垂着眼帘,但说出来的话,着实扎心。

“不是,他们不行,就代表我也不行吗?”白夜反问。

“不是不行,而是几年后,别人看到血魂草就会说,截天教的初代就是因为吃草,结果坟头草都几丈高了。”

“或许补天教巴不得你多吃点。”一旁的老妪也说了一句,两人一唱一和,极有默契。

“这就是你们只是神火境的原因,看事情,不要只看表面,不要只听传言,往好处去想,万一我成功了,那就是史无前例的开创者,青史留名。”

“那你也有可能成为开创道路上的一小块基石,默默无闻,没有人记得。”

白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