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降临九天十地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3175字
  • 2022-06-20 01:25:18

确实,此时的白夜还活着,但与其说活着,不如说他只剩下了一口气,他默然的看着一个个形似种子的长枪烙印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了他的右臂上,与之融合。

这是死在里面的生灵烙印,他们的烙印并没有消散,反而在向白夜汇聚,甚至,在那些烙印中,还有一个半透明的人影,若从轮廓上来看,和外界的那位不朽十分相似。

“原来如此,我猜错了,竟然漏掉了这个关键点……存活的可能是没有经过修炼。”透明人影开口,语气和蔼可亲,极其温和。

白夜没说话,此时的他浑身都被撕的近乎支离破碎,只能强撑着意志不散。

“或许你有机会可以通过,但你进入那一界后,你要给我去找一样东西和几个人的下落。”

“东西?”

“具体是什么,你不用知道,你靠近后,印记自然会有反应,它会提示你怎么做。”

“你觉得,就我这天赋,就算去了那一界,又能帮你做什么……”白夜反问。

“我花了这么大代价送人过来,不是想让你们死的,而是让你们隐藏在那一界,找一些东西的同时,顺便了解一下那边的局势。”透明人影说道。

“这不就是……卧底吗……”

“卧底?没错,就是这个意思。”透明人影很有耐心,有问必答。

“至于天赋,你也不用担心,我父之术世间无敌,可助你横扫九天,平推任何敌手,什么盖世天功、仙道传承、无敌神通,在我族祖术下,一切都是土鸡瓦狗。”透明的人影极其自负,似乎对那黄金长枪拥有着极大的信心,让白夜一阵无言以对,整个人都走神了。

异域要找的东西,无非就是开启起源古器的钥匙,那种东西肯定是没有的。

但是,有烂木箱啊,等以后两界大战开启了,找到烂木箱上交,回去以后顺便迎娶个贵女,这人生不就好起来了吗。

然后,异域集团被石昊干废,彻底倒闭,蛄祖自杀式死亡,他这个卧底再打个大写的gg,宣告自己被清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界灭成灰……

你大爷哟!

这是正常人干的事儿?

别人穿越起码有个金手指,再不济还有个系统,而他两袖空空,除了对时空一途有着比常人多了那么一丁点的亲和力,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偏偏这个疑似不朽分身的家伙还信誓旦旦说,“我族祖术可以让你横扫同代,一术打遍天下无敌手,等你做到了九天领军人的位置,我可以考虑把自己的后人嫁与你。”

帝族公主,多大的诱惑啊,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就像是全村最后的希望,来的人死的就剩他这一个独苗了,哪怕是这位不朽都捏着鼻子认了,要不然,最后也不会选择给他弄了这样一个加强版神通。

天赋不行,神通来凑,不知是不是出于对自家祖术的信心,反正这个不朽对他确实是抱了一些希望。

甚至,就连这道分身,到了最后都化成了本源力量融入了他手臂的烙印中。

……

时空无序,像是没有源头,也不知终点,他一个人漂在这些光怪陆离的乱流中,散发着微光,没有丝毫动静。

这里像是特殊的空间,一息宛若过去了上万年,但下一瞬,他又恢复了正常,似乎时间在这里并没有意义。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停留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活着出去,但这里很暖,像是躺在大道的海洋中,时、空两种至高无上的伟力将他包裹,冲刷着他的身与魂,让他整个人都仿佛要升华了。

这种感觉他说不上来,很舒服,宛若同根同源,甚至,周围的时空之力也不在排斥他,反而会随着他的手指而动。

身为一个穿越者,没有金手指,没有外挂,他一直以为那些前世的记忆,就是他最大的外挂。

但没想到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越的缘故,他起码在时空一途中,确实有着惊人的亲和力。

“蛄祖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白夜沉默,作为一个先天掌控时、空两大伟力的仙王,又岂会看不出来。

但蛄祖的真正用意是什么?真的是想让他来九天?还是推演到了他未来会出现在九天?

白夜猜不出,那种人物的心思也不用猜,反倒是在他右臂上的那个闪闪发光的烙印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把金色的长枪,神圣中充满了威严,像是浑然天成,与他一体,又像是一个纹身,活灵活现中,散发着让人压抑的不朽之力,极其恐怖。

但,这应该不是安澜一族的血脉祖术,他无法从中借到安澜的力量。

这反而像是一种特殊的祖术,脱胎于那个不朽,对方应该是将祖术形成了种子,种在了他的身上,随着他的成长,这道烙印也会越来越强,至于以后会不会成为长枪的养分,他倒不是很在意,为了防止意外,他的脑海最深处已经被下了禁制,生死不由己。

“我这算是凭空多了一道神通吗……手持比王枪,抬臂捅遍万千敌?”

还别说,逼格满满,力量感十足,只是轻易的摧动,就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浩瀚的伟力。

就像那位不朽说的,祖传神枪,耗能小,威力强,实战有保障,经得起考验,谁用谁知道。

……

……

两日后。

一片浩瀚无边的山脉中,林木参天,烟雾缭绕,原始的莽荒气息扩散,让这片区域充满了寂静。

其上方,隐约可见,一团被亿万符号包裹的明亮物体正以惊人的速度从空中坠落。

它很突兀,像是从空间中出现,带着漫天飞舞的透明符文,落下的刹那,让它方圆数百米内的树木、植被、生灵,以一个难以想象的速度枯萎。

“轰!”

那道物体坠落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一片空地上,激荡起成片的烟尘。

这种突如其来的声音,对于这一片寂静无声的区域而言,完全不亚于一场大地震,动静太大了。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动静,让远处的一座大山上的一头生灵睁开了闭合的眸子。

同时,也让大荒深处的一道模糊的人影抬起了头。

这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个子不高,很瘦小,穿着一身灰袍,抱着一头白狐,童颜鹤发的面孔上,目光深隧,像是两团深潭。

“大道的气息…很浓郁……”

老人低语一声,身影缓缓的暗淡了下去,就那般消失不见,像是没有出现过一般。

此时,在另一片天坠奇物的区域中,却也在发生着变化。

“咚!”

“咚!”

“咚!”

一头小山般的庞然大物从一座大山上而来,所过之处,大地不断震动,林木倒塌,烟尘滚滚。

这是一头足有十余米高、三十多米长的银色生灵,形似穿山甲,四足有角,浑身鳞片密布,背生骨刺,走来的刹那,银光灿灿,极其耀眼。

它像是这片区域的霸主,目光冰冷,漠然而无情,目视着前方的腐朽区域。

那片地区太诡异了,透明而炫亮的符文不时飞舞,像是光雨一般,将一个半残的身影包裹,让方圆数百米都仿佛成了绝对的生命禁区。

“终于出来了吗……”

白夜躺在地上,看着自己仍在修复的身躯,强行抬起的头又重新躺了下去。

这种修复他已经经历了很多次,多的早已记不清了,时空有序,在他的身体中游走,像是水流般,充斥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渐渐的,就连周围的亿万本源符号也开始了收缩,像是要回归属于它们的地方。

“吼!”

突然,一道巨大的咆哮响了起来,震的群山摇动,飞鸟颤栗,冰冷而凶猛的气息像是洪水一般,涌进了这片天地间,让白夜的眉头都挑了起来。

“别急……你先允许我躺一会儿……”

“吼!”

银色巨兽闻言,瞳孔中的凶意更甚了,下一刻,它猛然冲了过来,像是一道流光,速度惊人。

但,就在它冲来的刹那,身体却莫名其妙一僵,整个巨大的身体都停在了白夜的身前几米外,一动不动,像是静止了一般。

下一瞬,诡异的事发生了,在那凶兽恐惧的眼神中,它的身体竟然直接腐朽了。

这种力量太霸道了,无视防御,直接作用在它的肉体与神魂上,强制让它活生生老去,就如之前的树木一般。

“可惜了……”

白夜低语一声,缓缓站起了身体,在他周围,时空符文已经彻底融入了他的体内,就连他的身体都已彻底恢复。

他打量了一下自身,全身晶莹剔透,明亮有光泽,每一寸肉体都像是独得上苍专爱,通体无垢,完美无瑕,哪怕没有经过修炼,依然流动着惊人的道韵,就仿佛,他是天然的道体。

但,他并不是道体,而是从小被蛄祖投食,所吃喝玩乐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普通的,甚至,就连蛄易都忍不住的要隔三差五的抢他的食物。

其次,他这次经历了时空本源的洗礼,在一次又一次的蜕变中,他整个人由内到外,都仿佛彻底的升华了。

但……

“咕噜……”

突然,一道响声传出,让白夜脸色一僵,整个人都仿佛要无力了。

俗话说,人以食为天,什么卧底,什么不朽,在空着的肚子面前,都统统见鬼去吧。

“貌似还要找衣服穿……”

但,就在他准备动时,目光不经意一瞥,竟然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生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