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防火防盗防师姐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105字
  • 2022-03-06 10:15:39

半年后。

上界。

截天教中的一座仙山上,一道白衣身影静静盘坐,在他的身下,是一块以木枝干草编织而成的蒲团。

道韵弥漫,药香飘飘,汇合着四方的天地精气,让整个仙山之顶都为之朦胧了起来。

小少年闭目,在他的体表,一口巨大的洞天陈放,像是一轮透明的太阳,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隐隐约约可见,在那洞天中,有一个繁奥而又简朴的道纹“空”。

但若细看的话,可以透过那洞天,看到内部的人影,在对方的眉心处,同样有一个形似太阳的洞天。

这口洞天很虚幻,像是虚无缥缈的,又像是不存在于世界,只有透明的波纹荡漾。

同时,那里亦有一个古朴无华的道纹“时”。

一时一空,一内一外,一个笼罩了精神,一个笼罩了肉体,像是两个连接体,有彼此间的共鸣,这着实有些古怪。

正常的洞天,形似火山,有人开在体内,也有人开在体外。

也有些人的洞天形似世界,呈光团形,因为洞天的本意就是世界,这都算正常。

但这个小少年的洞天却形似透明的大日,诡异无比。

“肉身与精神就如时空,本为一体,何来分开一说……”

随着一道轻吐,整片山顶都在荡漾,时与空两种本源力量沸腾,大道碎片纷飞,原始而又浩瀚。

这是世间最基础的力量,是秩序与规则的基石,同时也是至高无上的大道,但凡牵扯到其中的任何一种,都是逆天的。

然而,这个小少年却同时被两种本源力量青睐,若传出去,一定能吓死人。

这种力量太强大,也太难修,多为天赋术,而鲜有创造者。

但现在,那个小少年就在进行着一个震古烁今的融合。

两大洞天缓缓相融,时之力与空之力不断交织、融合、分裂、重组,万千古符都进行着最契合的排序,这种速度很慢,但他却很有耐心,仔细认真的控制着每一个步骤。

一连数日过去了,这片山顶的人影已经不在,唯有地上的血渍,证明过曾经发生了什么。

这不是一片,而是数片,显然那个小少年经历过不止一次的尝试。

修道之途,没有捷径,唯有一点一滴的积累,一步又一步的尝试。

这种尝试,在灵界时,白夜就进行过很多次,可就算如此,他依然把自己差点折腾死。

这种融合涉及到了神魂,太过艰难,一个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但,这一日,他推开了尘封的宫殿大门,从中走了出来。

此时的他,目光依然深隧,精气神内敛,但若看向他的瞳孔深处,就会发现,在那里,似乎有无边的虚无。

没有大地,没有天空,黑暗、幽冷,仿佛是永恒的主题,但下一瞬,一轮透明的大日突然升了起来。

水波荡漾,光芒普照,不刺目,也不璀璨,像是无声无息的清风徐来,无法触碰。

白夜背着双手,站在宫殿大门前,在他的周围,绿草枯萎,大地破败,仿佛在腐朽一般。

但下一瞬,那里的草地又恢复了正常,生机勃勃,弥漫而出。

隐约可见,在他的脑后,有一轮透明大日一晃而过。

洞天者,九为王,十为尊,但在这极限的背后,还有一种特殊的洞天。

上界的大人物分析,还有路可走。

因此,十洞天也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的十洞天,一种是特殊的十洞天。

就像是魔女,她也在打磨自己的洞天,将来必然也要修成特殊的十洞天,就连她的死对头,也不例外。

这并不是特例,在这广阔无垠的上界,十洞天者并非罕见,初代都有一大堆,年轻至尊更是层出不穷,不是每个人都像下界那么艰难。

他们有方法,有资源福地,有长辈护道,可以进行一次次的尝试,达到十洞天,虽然难,也不是没有。

真正难的是特殊的十洞天,以及外人所不知的一洞天,就像如今的白夜。

他原本也是十洞天,但后来,他打碎了自己的洞天,重新开僻,形成了五时、五空洞天。

而后五时合一、五空合一,产生了数日前的两洞天,到了如今,两洞天再次融合,形成了现在独一无二的时空洞天。

“果然,我在时空一途上,确实小有天赋,怪不得蛄老爷子愿意收养我。”

“砰砰砰!”

突然,远方传来了一道巨响,打断了他的自恋,抬目看去,依稀可见,远处有一个不高的人影正握着一个大印,用力拍打着他的护山光幕。

“白夜,你什么意思,怎么又换阵纹了!”

“我防贼呢。”

“防你大爷,开门!”

魔女相当粗暴,在那里掐着腰,气不一处来。

防狐狸、防仙子,天经地义,但在这防着自家师姐是几个意思,她不过是一个刚满九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什么风,竟然把我这美丽而又善良的师姐给吹来了。”白夜笑语的刹那,将魔女放了进来。

“还能什么风,得意的春风呗!”

魔女笑的很狡黠,像是一头小狐狸,“你猜猜,我昨天在灵界碰到了谁?”

“月婵?顺便打了一架?还取得了不小的战果?”白夜心语,但嘴上却笑道,“不会是甄仑吧?我听说他还在截天州找我。”

“真笨,是月婵啦,你不知道,那小可爱当时又惊又怒的眼神,要不是她跑的快,我怎么也要将她摁在地上附着石头摩擦!”

白夜:“……”

“看来师姐的剑诀应该有了不小的进步。”

“那是,咱是谁?”魔女今天确实很开心,不止带了美食,就连美酒都带来了。

甚至,还有一只不知从哪顺来的八珍鸡。

上次去下界时,白夜与魔女在下界的截天教中打劫了三只母鸡,吃了一只,剩下的两只给了石云峰当谢礼。

就是不知这只是魔女从哪儿顺的。

“嘘,大长老的,别乱说,要是被发现,记得背锅。”

白夜:“……”

“以后你喊我师兄吧。”白夜轻叹。

“那可不行,师兄是用来疼的,是用来爱的,而师弟却是可以名正言顺欺负的。”魔女振振有词,小嘴巴拉说个不停,像是一只欢快的百灵鸟。

但她却没有看到,在她后方的天际,有一个人影正在逐渐放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