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坐收渔翁 抢山宝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2513字
  • 2022-03-05 11:51:22

此时,大荒深处的变故仍在继续。

相比较穷奇和吞天雀,那只朱雀和朱厌伤势更重,已经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先清场吧,我们大战的太久了,那些多余的虫子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

开口的是吞天雀,它太冷漠了,双翅一震,消失在大荒深处,向外围而去。

但它所过之处,吞天噬地,不管是大荒中的凶兽,还是部落,只要是活着的生灵,无一例外,全部被它吞入了口中。

这头凶兽太可怕了,也太残暴了,双目中冷酷无比,没有丝毫情感,数不清的生灵在颤栗,连逃走都无法做到。

数不清的部落人口惨叫、哀嚎、大哭,但都无法阻止那头魔禽的肆虐。

祸乱大荒,血流十万里,这一幕让朱厌看的双目赤红,哪怕那只朱雀同样如此。

“自顾不暇,还有心思管人类的死活,呵!”穷奇冷笑。

显然,它与吞天雀已经达成了短暂的共识,如今山宝得手再即,它们为了不走漏风声,有必要进行清场,杀掉所有见过它们的人或兽。

“你们这样做有违天理,早晚有一天会自毁的!”朱雀开口。

“怪谁?这一切皆因你们而起,若不是你们争夺山宝,大战连连,别人又怎么会知道。”穷奇冷笑,双翅一震,刹那间冲了出去,要进行抢夺,顿时,三方又开始了大战。

山宝翻飞,谁都开法近身,穷奇刚想靠近,一条大棍就砸了过来,山宝被掀飞,滚动了出去,砸在了一片空中。

白夜与魔女面面相觑,因为那个山宝飞来的方向,正好对着他们,大有要落在他们头上的架势。

“天降正义,不取有违天理!”白夜伸手一招,山宝被收走,下一刻,在魔女的怪叫与三头异兽目瞪口呆的情形下,直接启动传送。

“太刺激啦,这么简单就到手了!”魔女朝三头凶兽拌了个鬼脸,笑的洋洋得意。

此时的穷奇气的浑身直哆嗦,目光冷的吓死人,两道白烟自鼻孔喷出,在大地上留下了两个看不到底的深渊,下一刻,它冲了出去。

就连远方的吞天雀都注意到了这突然的变故,它舍弃了吞噬,转身杀了过去,双翅一震,斩天裂云。

“煮熟的鸭子飞了?”哪怕是朱厌与朱雀都在倒吸凉气,感觉牙疼。

它们大战了数天,被穷奇与吞天雀插手不说,最后竟然被两个人类瓜娃子捡了便宜。

且,对方似乎在那里隐匿了不止一两天,然而,它们谁都没发现。

“乖乖……竟然是他们……”

“胆大包天啊!”石村中一众人也看到这一幕,石云峰不禁为两个小娃暗自捏了一把汗,“希望他们能逃过这一劫。”

但他们的村子要转移了,柳神已经施法,带着整个村子都消失在了这片山脉,进入了一片空间中。

到最后,他们都不知道,那两个小娃有没有事。

……

……

海洋无边,浪花一朵朵,金色的沙滩上,魔女看着手中的兽皮纸张,兴奋的都快乐出了花。

“六道轮回天功……传说中的古天功啊,我们竟然也有这样的机缘……这岂不是说,我们注定要称霸上界,威压宇宙洪荒!”

但她只是兴奋了片刻,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兽皮递了过去,“你炼吧,这种万古无一的盖世天功,注定一个时代只属于一人。”

魔女很认真,也很真诚,“等师弟以后横推三千州,一统天下,我一样可以要什么有什么,你说是吧?”

面对那双黑白分明的灵动大眼,白夜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一起修炼吧,你的天赋不见得比我低,只是太贪玩了。”

说着,那张兽皮卷被推到了魔女怀中,根本不容置疑与拒绝,“你先收好,千万别走漏消息。”

魔女微笑着点头,感觉心里暖暖的,试问天下谁能经得起这样的诱惑,哪怕是教中的亲人都不一定信得过。

何为天功?

无论是在上古,还是在那传说中的仙古,都是独一无二的无敌法门,传说中皆为仙所留,仅此一部,就可以建立一个无上大教,传承万古。

然而,这部天功,还要更强一层,被称为盖世天功,传说中为至尊殿堂的无上天功,可与九天十地经并列。

但自从至尊殿堂被灭后,这部天功再也没了消息,没想到,如今竟然落入了他们手中。

“师弟……嗯哼哼哼……”

“干啥?”白夜发懵,看着一脸笑中带泪的魔女,一时摸不着头脑。

但下一刻,魔女扑了过来,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低语,“师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先起来,我手上有大杀器……”白夜盘坐在地上,整个身子都差点被压倒,但他的右手上,却有一张字迹模糊的兽皮。

“狻猊法而已,我看过了……还想骗我……”魔女不依,赖在他身上,像是个大号挂件,她正感动着呢。

然而,下一瞬,白夜猛然一哆嗦,瞬间带着她传送走了。

遁入空间的刹那,那无边的狂暴气息,差点没把他们给活活弄死。

回首的瞬间,魔女看到了异常难忘的一幕,银色剑气纵横交错,猛烈无匹,所过之处,无坚不摧,无物不碎。

沙滩被崩裂,大海被劈开,山体被削平,虚空被洞穿,银色剑气霸道的难以想象,斩灭了一切有形之体,甚至,剑光直冲天外,将天外的星辰都斩落下来了数颗!

“我滴妈呀……”魔女小嘴直接张成了O形,瞪着滚圆的眸子,这要是反应慢一点,他们俩绝对会在一瞬间下地狱,天神都救不了他们。

可就算如此,师弟背后的数十道防御,都被一瞬间斩开了,像是纸糊的一样,脆弱到不堪一击。

“师弟,你没事吧?”魔女伸手,在那背后摸到了很多鲜红的液体,眸子瞬间都红了。

“没事。”白夜拍了拍她的后背,低声安慰,魔女的性格看似开朗,实则没人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但这一刻的她,却是真情流露,眸子楚楚,泪水不断滴落,紧张而又无措。

“收获的季节到了,你应该高兴才对。”白夜勉强笑道。

“呜呜呜……我高兴不起来……”魔女又气又笑,泪水模糊,都到了这个时候,对方还在安慰她。

“可惜,攒了两年的家底,一下子都赔了进去大半。”白夜也有些哭笑不得。

这两年来,他一直在截天教内,根本无法外出,所得的东西,除了大长老给的保命物,太多是敲诈魔女得来的。

毕竟他是个打手,深得魔女心,让她用的很顺手,可如今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应该没事了。”白夜拍了拍魔女的脑袋,确定了没有危险后,两人再次传送了回来。

如今,整片大地早已不在,就连海洋都不知道被切出了多少条深渊,反倒是那片当初的沙滩上空,停立着一张银色纸张。

当时就是它,激发出了摧枯拉朽的毁灭剑气,也是它,剑斩域外星辰,强悍的一塌糊涂。

“这是……草……”

“是吗?我看看?”白夜微笑,“十凶宝术,像是无缺的,师姐,你运气真好。”

魔女眸子红红,看着旁边脸色苍白无力却依然灿烂的小少年,不知为何,她又有想哭的冲动。

“太烦人了……你就知道哄我……”

一片狼藉的大地上,两小搀扶着离开,相比较盖世天功与十凶宝术所带来的激动,他们之间更多的是无声的默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