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裂缝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雨水中看风云
  • 3284字
  • 2022-06-20 01:24:09

夕阳西下,金红相交的光辉宛如一片即将凋零的盛世,在这将要落幕的时光中,燃烧着最后的倔强,像是回光返照般,将一片石谷笼罩。

石谷不是很大,连地面都是石质的,坚硬而冷冽,带着金属般的光泽,像是一连片石山,被雾霭笼罩,朦朦胧胧,但每一座都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秘力。

若仔细看的话,总觉得这些石山是浓缩的,仿佛蕴含着大宇宙的力量,但在其中最高的一座山顶上,却有一道幼小的身影。

他穿着粗糙麻衣,个子瘦小,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独自抱膝仰望着远方的天穹,平静而自然。

在他的周围,有成片的光华流动、游走,它们像是透明无瑕的符号,又像是大道河流,即梦幻,又缥缈。

“你看了数天,看出了什么……”一道苍老的人影登山而来,他背负着双手,身材很高,十分魁伟,满头淡金色发丝梳的一丝不苟,虽晶莹,但却失去了应有的光泽,反而略显发白,像是一个走向暮年的老人。

“看到了凡人的一生。”

“说说看……”

山顶的孩童回首,面孔清秀,眸子乌亮,像是两颗黑宝石,他看着脸上留下不少岁月痕迹的老人,面无表情开口,“一天的清晨,像是现在的我,充满了生机与朝气,现在的夕阳,就像爷爷您,生命将走到尽头,一切都将在黑暗面前落幕。”

“很恰当的比喻,但一切真的会在黑暗中落幕吗……”

老人微笑,也在看着远方,一双眼睛很深邃,如同星空一般。

“落幕是必然的,天地轮转,日月交替,反反复复,落幕之后是新生的开始,亦是天地的自然轮回。”

老人没有反驳,目光依然平静,甚至根本没有过任何情绪波动,“你走吧,我这里不适合你。”

“去哪里?出去当奴隶,还是送入兽口?亦或者是被当成血食?”男童抬头,乌亮的眸子中,散发着一缕波澜。

穿越到异域已经六年了,他认识的人不多,除了这个收养他的老人,就只剩下一个名为蛄易的人了。

他不知道这一世的父母是谁,老人说他父母死了,路过一片大荒时,被凶兽杀了,那时他刚刚出生,就躺在朝阳与黑暗的交汇处,被神游的老人顺手救了下来,因此他也有了新的名字——白夜。

“回九天,回你祖先的故土,回到那个曾经战败过的世界!”

“九天?”

“这些年,我从未教导你,也未让你修炼,或许你心中有怨,但无论你在这里留多久,我都不会教你任何神通与修炼方法,你在我这里成长不起来。”老人背负着双手,目光看向远方,在那山谷的尽头,一个矮小的老人无声无息出现,正向这里而来。

“我没有怨过您,能平安无事六年,对我而言,这六年里的时光虽然枯燥乏味,但它却是我最难忘的记忆。”

一老一少四目相对,一个古井无波,一个坦诚真挚。

这是实话,自从穿越以来,出生之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面前的这个老人,是对方把他养大,也是对方收留了他,给了他最基本的庇护。

“昨夜,异域与九天之间出现了一条特殊的空间裂缝,机会难得,你可以去试试。”

“空间裂缝?我?”白夜指着自己的小脸,不敢置信道,“您老人家确定我不会被乱流切的渣都不剩?”

老人闻言,目光在白夜周围密布着的大道符文上瞥了一眼,转身的刹那,眼角微不可察的抽动了两下,“你在时空一途,勉勉强强也算是有点天赋,说不定可以通过……”

“我怎么感觉你在忽悠我?”

“不过是一个投食了几年的小童而已,死了就死了。”老人背负着双手,身影却越发的暗淡了,“这个世界很残酷,也很黑暗,去了那一界,就不要再回来了……”

“为什么不回来,我若大难不死,早晚还会回来,你自己曾经说过,要给我发老婆的!”

忽闻那清脆的童音,老人的身影微微一顿,额头上瞬间升起了三道黑线,同时,他万古不变的心境都升起了波澜。

“还老婆,你这小胳膊小腿,就算给你一头母猪,你都猴不住!”

地平线尽头的矮小老人来了,熟练的拍打着白夜的后脑勺,此人名为蛄易,是一位强大的至尊。

“谁说的,你把你孙女给我,你看看我能不能祸害!”

“给你你也破不了防。”老人抬着眼皮,瞥了白夜一眼,眉头一皱,似想起了什么,惊呼道,“你小子很不对劲,我把你当祖宗,你却想当我孙女婿,小鬼头,你几个意思?”

白夜:“……”

按照辈分,他叫蛄祖爷爷,蛄易确实是小辈,但这能混为一谈吗,好在蛄易收起了玩笑,正色了起来。

“此途生死乃命,想去那个世界,必须要有九天血脉,要不然,会被那一界排斥。

其次,那条裂缝是偶然出现的,万古罕见,极其不稳定,连我都无法通过,你活着通过的可能更不会有。”

“老爷子既然收养了我,应该不会让我去送死。”白夜缓缓起身,整个人平平无奇,没有了之前的大道之光,他看着远方的夕阳,目光中带着一缕落幕,也有一丝伤感,但更多的还是不舍,蛄祖对他虽然冷淡,但实则很不错。

最开始,他知道这里是完美世界时,有的只是发懵,这是一个不讲道理,只讲实力的地方,动辄大世界成灰,纪元开启轮回,在真正的大劫面前,仙王都只是大一点的蝼蚁,根本荡不起一丝水花。

什么不朽,什么永恒不灭,在黑暗面前都是笑话,与真正的大劫相比,不管是异域还是仙域,都变得渺小不堪。

如今蛄祖让他离开,到底是什么用意?还是说,对方早就看到了那条裂缝的出现,认为他可以成功通过?

蛄易瞥了他一眼,将他收了起来,同时还有一道话语回荡在他的脑海中,“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通过,但我希望你能活下来。”

白夜不语,目光转动,看着周围的黑暗空间,这里的人极多,足有百来人,其中不只是人族,还有异族。

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其祖上,全部都是来自九天。

空洞、麻木、惶恐不安的情绪,出现在了每一个人身上,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也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又会是什么,更没有资格去问。

但,这种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他们就被释放了出来,全部出现在外界。

这是一片十分诡异的区域,时空本源符文如海,浩浩荡荡,密布在每一寸空间,在其上方,一条星光点点的透明河流若隐若现,像是时间长河一般,神秘而古老。

“时间不多了,裂缝快关闭了……”一道人影缓缓出现,他盘坐在透明河流旁,像是一位不朽的王者,若隐若现的刹那,威严无边。

但在他的一侧,却有一道三丈有余的黑色裂缝,那里时空秩序密积,大道符文乱飞,肆虐而暴戾,像是刀子一样,不断冲出,让那个不朽的生灵都在不断晃动,就连身形都在不断发生着变化,像是随时都会老去一样。

蛄易似乎是为了避嫌,将人送来后,就离开了,只剩下面色苍白的一张张面孔。

哪怕是白夜都是如此,他混在人群中,没有抬头,但他可以确定,那个可怕的生灵,应该是不朽,而非王者。

“噗嗤……”

突然,一道异样的声音传了出来,同一时刻,还伴随着浓郁的血腥味,这突兀的异变,让在场的百来人,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栗了起来。

同时,还有一种恐慌,在所有人的心中蔓延。

这就是命运,无力而弱小的感觉,生命的不值一提,在那道裂缝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一刻,时间是那么漫长,前面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像是在等待命运的审判,无人能逃脱。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夜突然感觉面前一空,紧随而至的是一只大手,浩瀚的神念在他的脑海中一扫而过,伴随着一个形似金色长枪的符号烙印了下去。

它太璀璨了,也太巨大了,像是一根天地支柱,又像自大宇宙之外而来,带着繁奥无比的纹路,散发着夺目的金光,神圣中充满了威严,宛若要将白夜瞬间撕裂。

烙印无声,隐藏在他的灵魂最深处,同一时刻,在他的右臂上,也出现了一个金色长枪烙印,像是纹身一般,栩栩如生。

“没有经过修炼……天赋一般……蛄易太不像话了……让你抓些人,抓的都是什么歪瓜裂枣!”

冷漠而恢宏的声音传出,带着嫌弃,震的白夜整个人都差点炸开,但下一刻,他被扔进了裂缝中,像是丢垃圾一般。

裂缝深隧,充满了时空大道碎片,以及成片的血雾,同时,白夜还看到了很多被搅的只剩下断足残臂的生灵。

时光之力密密麻麻,不断刮在他的身上,像是成片的刀子,带出一串血花,像是要将他凌迟。

“我要死了吗……”

白夜回首,看着那道渐渐远去的巨大的人影,对方很模糊,被不朽的法则包裹,根本看不清面孔,唯有一个接着一个生灵被扔了进来。

这是无比惨烈的一幕,到处都是尸骨,到处都是血雾,很多人连挣扎都没有,就被时空之力搅的粉碎。

“果然还是不行吗……”

浩大的声音响起,让天地间久久无音,实力越强,受到了反噬越大,哪怕是他的分身,都快死在了里面。

这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来多少死多少,这已经是第五批了,可依然行不通。

“看来这次计划失败了……”

“不对……那个小家伙还活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