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马栏辉的城府

  • 港综之被靓女追
  • 吃点饭
  • 2016字
  • 2022-04-24 18:59:00

丧狗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丧狗想着这一切都得怪那个死条子,想到这,丧狗,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一个机会,那就是解决那条子,只要解决那条子,帮龙头报了杀子之仇,那龙头肯定还会看重自己的。

想到这,丧狗连忙抬头看向段严道:“段爷,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下次一定能干掉那条子。”

丧狗这话刚说完,段严旁边的师爷马文焘连忙制止道:“严爷不行啊!这事已经闹大了,我们这个时候要是再动手的话,那就等于跟条子正面开战呀,我看这事不如先放放,等过段时间,等风声没那么紧了,我们再替坤少报仇。”

马文焘刚说完,这时辈分最老的堂主富爷的也说道:“对啊阿严,这事我们还是先放放吧!”

其他堂主见状,也连忙附和。

段严看着众人这架势,他心中很是愤怒,他现在很想不管其他堂主的意见,直接派人去解决那条子,但他知道,他不能这么一意孤行,虽然他是龙头,但他要是非要一意孤行,不顾众人的意见的话,那他这个龙头也就当到头了,段严最终为了大局着想,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怒气道:“好,那我就先放放。”

众堂主见段严松口了,他们这才放心了。

丧狗见众人都否决了他的意见,他也没办法,只能无奈的低下头。

此时坐在丧狗对面的马栏辉看丧狗这垂头丧气的样子,心中很是得意,虽然丧狗现在已经很惨了,但马栏辉觉得这还不够。

马栏辉看向段严道:“严爷,我觉得我们现在最首要的是解决当前的危机,如果条子一直这么扫场子的话,那我们就没得捞了,要是没钱给兄弟们发工资的话,那底下的兄弟会造反的。”

马栏辉这话倒是说在点子上了,他们这次召开堂主会,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

段严一听也有些头疼,他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解决这件事。

其他堂主们则是在底下议论纷纷。

这时富爷觉得马栏辉既然提起这事,那说不定他有什么主意,所以富爷就看向马栏辉问道:“马栏辉,你是不是有什么主意?要是有的话就说出来听听。”

马栏辉见富爷问到他,他顿时就露出微笑道:“主意我倒是有一个,只是怕有些人不会顾全大局呀!”说着,马栏辉还撇了他对面的丧狗一眼。

丧狗看马兰辉那眼神,顿时就感觉不妙。

富爷开口道:“有什么主意你先说出来看看。”

马栏辉见富爷都这么说了,这才开口道:“我的主意很简单,那就是这事是谁搞出来的,那谁就去认罪,我想如果有人认罪,那条子那边应该也会见好就收。”马栏辉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紧盯着丧狗说的。

众人一下就明白了,马栏辉这是想让丧狗去顶罪呀!

众人听完马兰辉的主意后并没有说话,他们虽然也很想让丧狗去顶罪,但丧狗怎么说也是个堂主,跟他们是同级的,他们不能开这个口,这件事最终还是得龙头老大段严来决定。

众堂主都目光看向段严。

段严看着众人这目光,这明显是想让他来做决定。

段严此时也很是犹豫,他很想把丧狗推出去,但他一想到丧狗是为他做事的,如果他就这么把丧狗推出去,那他以后就很难指挥下面的人了。

毕竟一有事就推手下身上的老大,那谁还会替这种老大卖命?

丧狗此时很是害怕,他很怕龙头会推他去认罪,他可不想认罪呀,指使他人谋杀警察可是大罪,这要是认了,起码得蹲上几十年。

丧狗心中很不满,他很想大吼一句,“顶你妈个罪”,但他不敢表达出来,这时他要是敢表达出不满的话,那龙头很大可能会让他去顶罪,丧狗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问候马栏辉的18辈祖宗。

段严思索了良久,最终还是决定不推丧狗出去。

段严看着众人说道:“这事不行,如果因为这点事我们就推一个堂主出去的话,那其他社团会怎么看我们?那我们以后还怎么混?”

丧狗一听,顿时就大松了一口气。

众堂主见段严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再反对,毕竟段严说的也有道理,如果就因为这点事就推一个堂主出去的话,那他们以后在江湖上也真的很难混下去。

这时富爷开口问道:“阿严,既然你决定不推丧狗出去,那我们也同意,可这件事还是得解决。”

段严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丧狗,这事是你办事不利而引起的,所以这结尾还得你来做。”

丧狗连忙说道:“严爷你说,我一切照办。”

段严点头道:“好,你等一下派个兄弟去把这事给认了,然后你再拿100万出来,给那反黑组组长,让他停止扫场。”

“好的严爷,我等下就去做。”丧狗连忙答应道。

丧狗虽然心里很肉痛,但比起让他去认罪,他还是觉得肉痛好一点。

众人听完段严的主意,他们觉得这事应该能平息下去,毕竟他们已经让人认罪了,再加上100万的封口费,反黑组那群人应该会停止扫场的。

这件事议论完之后,就在大家以为要散会的时候,这时马栏辉却突然开口道:“严爷,之前你说谁替坤少报了仇,那条美食街就归谁,可现在既然不急着替坤少报仇,那这美食街该归谁管理?”

众人一听马栏辉这话先是一愣,随后就反应过来,马栏辉和丧狗争的死去活来,不就是为了这条美食街吗?

丧狗搞出这事,现在哪里还有资格更马栏辉争,这美食街岂不就是马栏辉的了。

这时众堂主突然一惊,他们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的经过,丧狗拼死拼活,不但什么都没得到,反而是赔人赔钱,而马栏辉什么都没做,只是动了动嘴皮子就得到了这条美食街。

想到这,众堂主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此时他们都对马栏辉的城府感到心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